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二章 梦想成真
    :

    左小右会不会难过……

    夜睿沉默了,当初看着她被陈万青赶出孤儿院时的伤痛欲绝,他曾经有一刻后悔自己没有用手段让陈万青沉默。但是,当他再次面临同样的选择的时候,他还是选择了让左小右去面对。

    很多时候,不彻彻底底地看穿人性,就永远都会有幻想。

    欺骗,背叛,只有经历过,才能够真正的强大。

    左小右是很坚强,可是那只是一种表象,她所经历的生活之苦远不够让她痛彻心扉。如果有一天左小右的身世曝光,她将面临的就是一场真正人生对决,她的敌人远比陈万青,谢秋月要强大要恐怖的多。

    左小右,我愿意护你在我的羽翼之下,但是我更愿意你展翅翱翔。哪怕有一天我失去了羽翼你也可以自由自在。

    夜睿的手指在桌上有一下没一下的敲着,声音消失时,他看向西蒙,“明天早饭后把人带到问讯室。”

    “是,少爷。”

    西蒙脸上的那一丝犹豫也因为他的决定而消失,不管少爷的决定是什么,他只要坚定的跟随就足够了。

    第二天一早,左小右是被咕咕叫的肚子饿醒的。

    她一睁眼,就对上了夜睿那双专注的眼神,不由脸一红,但又是满心的愉悦。

    她不自觉地伸了个懒腰,可是刚一动就迁动了伤口。

    “嘶!”左小右的脸瞬间皱成一团又立刻舒展开,对着夜睿扯出一个大大的笑容,“一点都不疼,我是装的。”

    她不想让他再为自己担心。

    夜睿坐了起来,掀开被子查看她的伤口。

    左小右虽然害羞,但是也忍不住低下头去看。江浩东的药果然很管用,虽然还是感受到疼,但是才过一个晚上就已经愈合了,比之昨晚的狰狞已经好了很多。

    夜睿低头替她呼了呼,一股股温温热热的暖风扫过腿颊火辣辣的伤处也扫过那道浅浅的细缝。左小右顿时头皮发麻,身体不由自主紧绷,下意识想要收拢双/腿,可是夜睿刚好伏在腿/间,根本动弹不得。

    “我,我不那么痛了,我们,我们起床吧。”左小右咬着牙不让自己轻哼出声,压抑的语句从嗓子里断断续续的溢出来。

    修长的手指缓缓地拂着伤口周围的皮肤,缓解着伤口的灼痛感。夜睿根本不需要抬头,那轻/颤的的肌肤,浅浅的溢出的蜜/意,无一不在告诉他,她因为他的碰触在反应。

    “真的不痛?”夜睿反起头看着那娇艳欲滴的小/脸,手指邪恶地弹了弹蕊珠一点,看着左小右颤抖的如同风中的娇花,那惨兮兮的模样恨不得让他现在就将她占有了。

    左小右自为以不着痕迹地收拢了腿,绷直了身体等着那一股强烈的刺激感过去,才半带着娇/喘轻声道,“不痛。”

    “真的?”夜睿缓缓倾过身来,唇角一抹淡笑,眼里染着无限温情。

    左小右闭上了眼,双手撑在身体两侧将自己往前微送,但是迟迟不见夜睿的吻下来。她终是耐不住,睁开了眼,就见夜睿勾成唇似笑非笑盯着自己看。

    轰!

    那一团子火顿时又烧上了她的面颊。

    左小右简直羞得无地自容,原来,夜睿根本就没有想要亲自己。

    “那个,我,我起床了。”左小右胡乱地把被子一推,想也不想地往床下跳去。

    再呆下去真要没脸见人了。怎么可以这样!明明就是要亲她的样子!

    夜睿看着她要急着逃窜,一把拽住了她的小胳膊,身子再次倾了过去,俊美的面孔在她面前放大,唇角溢着一抹邪肆的笑意,“怕什么,想亲自己来。”

    左小右被迫转过身,可是当她看着他微闭了眸子,绯唇微嘟迎向自己,一派纯然无害的模样,心里一片温软,情不自禁地亲了过去,在夜睿睁开双眸的瞬间又惊得连忙退开。

    她的那恍若惊鹿的模样无一不落在眼里夜睿里。这一次,他没有打趣她,更没有嘲笑她,只是握了她的手,坚定而有力地告诉她,“做得很好,左小右,以后,都要这样,想要什么自己去要,去拿,去夺。这个世上,没有什么是你不能有的。知道么?”

    知道么?小傻瓜,这个世上没有什么是你不好意思去拿的。只要你愿意,我愿意为你奉上整个世界。以后,不要那样卑微的活着,这个世能比你更尊贵的,也只有那么几个。

    她的身世还能瞒到什么时候,他不知道。但是他必须要尽一切力量,在她的身世公开时让她有足够的力量,起码有足够强大的内心去面对父母的仇恨。

    左小右看着这样的夜睿,心里满足而感激。她也知道自己内心有些自卑,坚韧有余而自信不足。夜睿,这是在鼓励自己要自信起来。不是她以前所谓自尊和骄傲,而是从内心认定自己,让自己面对一切时都不畏不惧,理所当然。

    “好。”左小右点点头。她不会辜负他的,包括他对自己的期待。

    夜睿没有问左小右这昨天她在辰亦勋处的遭遇,怕她会多心,多想。但是辰家,他会好好回报的。

    “好了,起来吃饭吧。”夜睿先起身下床,怕她扯到伤口。在床边蹲下,握着她纤细的玉/足,在唇边轻吻,抬头看她,“我的女孩,连脚也那么可爱。”

    因为终年只穿板鞋,脚的肤色更加白得透明,根根脚趾小巧而圆润,看起来仿佛白玉雕琢,精致可爱。

    左小右下意识收回脚,“不要,脏。”

    他怎么可以轻自己脚,不管怎么说都不卫生。

    夜睿不以为然地轻笑,“昨天我帮你洗的,很干净。”说着,将掌心的小脚稳稳地放进床边的鞋子里。

    看着夜睿动作轻柔地为自己穿鞋,将自己抱下床,体贴地挤好牙膏,放好洗脸水。左小右满足又感动,不知不觉眼眸早已湿/润。

    多少年梦里想要被人温柔对待,多少次羡慕地看着别人被人细心呵护……从小到大,她要的,不过是一点点被人关爱着的温暖。

    现在,她竟然真的梦想成真了!

    :求婚现场在群里,要提前看的加群:617295573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