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四章 为她铺路
    :

    从昨晚到现在她都没有去想那头狼的事,不是淡定不是遗忘,而是不敢。她甚至都不敢去看辰亦梵,害怕看到他血肉模糊的模样。

    看着她眉头紧皱,唇/瓣/紧/咬的模样,夜睿握住了她的手,虽然有心让她面对这一切,语气还是不由自主软了下来,“左小右,我在。”

    感受着掌心传递过来的温度,左小右紧紧握住那只宽厚的大掌,仿佛这样可以就可以汲取到他的力量。

    小西看着眼前这一幕,再小也明白了之前自己听到的那些都是真的,小右姐姐真的受了伤了。因为自己。

    因为以为别人骗他说左小右受伤了,所以并没有认为自己错做事的小西此刻也是小/脸惨白。他怯弱地看着左小右,小声问,“小右姐姐,是因为我受伤的吗?”

    不等左小右回答,夜睿已经接过话,“当然,如果不是你把她骗到小面店,她又怎么会被绑架,又怎么会受伤?!”冷冷地扫向小西,“这就是你喜欢一个人的方式?还真是与众不同。”

    小西毕竟是孩子,本来以左小右未来男人自居还能撑起三分勇气与夜睿对峙,此时早已气势殆尽。他不是怕夜睿,而是怕小右从此再也不理他了。

    “小右姐姐,你,会不会从此不理我?!”小西看向左小右,在看到她苍白的小/脸时又愧疚的垂下头。他错了,信了莫茵贝的话以为从此小右姐姐就会离开这个男人回到孤儿院,可是那天回到孤儿院后他不但没有看到小右姐姐却被人带到了这里。

    左小右看着他,默默地做了个深呼吸,看着他,努力地扯出了一个笑容,“不会。小西不是故意的,是不是?”

    小西摇摇头,“小右姐姐,我错了,错了就是错了。不管是什么原因。我太笨,太自以为是。”抬起头看向左小右,急切地道,“小右姐姐你惩罚我吧,不管怎么罚我都可以。只要你别不理我。”

    他眼里的迫切左小右最是明白不过,那是对被舍弃的恐惧和惊慌,一如当初陈万青带自己到田梗边时的自己。

    左小右心一软,眸光不自觉温柔,所有的伤痛都化为乌有,“姐姐当然不会不理你……”

    不等她说完,夜睿接口道,“惩罚当然也会有的。”神气一冷,“如果是要你身上的一样东西呢?”

    小西立刻高兴地点点头,但仍然只看向左小右,“好,不管要什么,只要小右姐姐别不理我就行。”

    “别高兴地太早。”夜睿顺过一旁的茶杯慢条斯理地喝了口茶,“要你一只胳膊一条腿,可要好好考虑。”

    左小右吓得连忙手连拍着夜睿与自己并排放着的腿,“别吓唬他,他还是孩子。”

    夜睿看着她放在自己腿/根处的手,淡淡地勾了勾唇,“看来你真的很饿!”眸光扫向她腹一某处,羞得左小右立刻收了手,呐呐地别过头去,小小声地嘀咕,“我又不是故意的。”

    “谁让你自己伤了那里。”夜睿顺了顺她垂在脑后的长发,轻佻地笑着,“如果是别处……”

    “我错了,我错了。”左小右连忙伸手捂住他的嘴,眼眸里尽是嗔意。当着这么小的孩子呢,就不能收敛点。

    “知错就好。”夜睿这才顺了她的手在掌心握着,有一下没一下的捏着那尖细的指尖,淡淡地扫向小西,“考虑好了?”

    小西在刚刚听到要他说要自己胳膊腿的时候真的被吓到了,可是刚刚看着左小右和夜睿的互动,心里莫名就不害怕了。好像有一种笃定,只要每天能见到小右姐姐这样开开心心的,他少一条胳膊少一条腿也没什么。

    小西坚定地点点头,“嗯。我考虑好了,只要能活着,能每天看到小右姐姐,我少一条胳膊少一条腿都行。”

    夜睿点点头,眼里闪过一抹欣赏,冲西蒙勾了勾手指,“送过去吧。”

    左小右脸色一变,惊讶地看着他,“不会真的要砍掉他的胳膊腿吧?”

    想到陈聪手脚成棍的模样,左小右又不自觉地将手扶在他的腿上,两眼直直地看着他,希望他能说点什么解释一下。

    夜睿当然不会解释什么,反而小西决然地道,“小右姐姐,男子汉大丈夫,做错了事就该为自己的错误付出代价。我不怕。”看向夜睿,“在我失去手脚之前,我想要做一件事。”

    “嗯。”

    夜睿的一声低哼,小西如遇神赦,飞一般地转头跑向房子另一端的莫茵贝处。与小西不同,莫茵贝是被捆绑着的。

    小西风一般地跑过去,对着她就是一阵拳打脚踢,完了傲气十足地看着被塞着嘴的莫茵贝,“这是我最后一次打女人。打你利用我绑架小右姐姐。”

    眼里闪过一抹神伤,这可能也是他人生中最后一次能健全的使用手脚了。

    小西走回到夜睿面前,手一伸,“拿走吧。”看了小右一眼,“只是别在这里。”

    会吓到小右姐姐。

    夜睿冲西蒙摆摆手,西蒙立刻带着小西走了出去。

    “小右姐姐,一会见。”小西冲她挥挥手,尽量让自己看起来淡定。

    却不知此时的自己笑比哭还难看,更不知道这一别就是六年。

    “她你想怎么处理?”夜睿下巴一扬看向莫茵贝的方向。

    左小右心里挂着小西,随意道,“你处理就好了。”

    夜睿有些意外,“不替她求情了?”

    左小右摇摇头,“不求情了。”

    小北,也就是莫茵贝,她已经给过她机会了。她没有跟夜睿告密说她来找自己的事,可是她却把自己送给辰亦勋,差点葬身狼腹。

    夜睿抬起她的下巴,看着她眼里的淡然,眼眸有些许满意,“左小右,你做得很好,因为伤害你的人不值得你为她求情;你做得还不够好,因为伤害你的人,不值得你伤心。”

    左小右的眼里还有一丝心痛,就明她心里还有一分对小北的情谊。

    “重情重义是好事,但是,看那个人值不值得。”夜睿拉着她的手走了出去,对守在门外的黑衣人道,“扔到海里喂鲨鱼。”

    感受着掌心里的手在不断的颤抖,夜睿指着盘旋在头顶的直升机道,“看上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