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七章 夜睿没事
    :

    左小右抱着他的脖子直摇头,“不痛。”

    伤口虽然被撕扯到,但是夜睿很克制。他的温柔是最好的疗伤药,因为左小右最喜欢被温柔的对待。

    看着夜睿眸中的血线淡去,左小右的心情一点都没随之轻松。夜睿和辰亦梵都没有跟她说实话。那种毒如果不解,夜睿到底会不会死。

    左小右软软地伏在夜睿的身上,任由他抱着自己到浴/室清洗又温柔地替自己抹好药,才糯糯爬下床去,“我去看看辰亦梵。”

    “不用去了。”夜睿拦住她,原话奉还,“已经醒了有什么可看的。”

    左小右嗔怪地看了男人一眼,好小气。她当时也是不想他受苦。

    夜睿淡淡扫了她一眼,当时他让她去看辰亦梵又何尝不是怕自己伤到她。

    “辰亦梵我替你去看就好了,这几天好养着。”夜睿将她抱着放到飘窗上,扔给她一本书,“好好呆着!”

    “好!”左小右应了一声。

    夜睿眉心轻轻一吻,“无聊就来书房找我。嗯?”

    左小右乖巧地应了,等夜睿一走,她就跳下飘窗向后园走去。

    她没有去辰亦梵住的院子,直接去了江浩东的实验室。

    虽然夜睿平时对江浩东看起来很凶的样子,但是左小右却在这间实验室里看到夜睿对他的器重和礼遇。

    后院的院子都是一层,江浩东的实验室例外,是两层,只不过一层在地下。

    一进门是一个巨大的客厅,极为复古的装饰,依着树根打磨出来的巨大的黄花梨原木桌上面摆着一只半残的汝窑花瓶,放着却是枯枝,桌上有茶席书卷,旁边有摇椅,阳光透过窗户照射/进来非常温暖舒适

    以大厅为界左右两边都有一道原木雕砌的拱门,珠帘微垂落,古色古香。极简,复古,每一样都价值不斐。

    进门之后才发现里面也有保镖站岗,两名保镖面无表情地看着左小右四处打量,没有通报也没上前搭话。

    他们接到的通知就是除非左小右问话,否则不准跟左小右说话。

    左小右奇怪地看着门神一样的保镖,想了想先走到左边。珠帘后就是厨房和餐厅,虽然简单,但仍是复古的布置。

    没有人。

    左小右穿过另一侧拱门,正要撩/开珠帘敲门进去,就听得里面传来一阵对话声,“辰亦勋真的对左小姐说少爷的毒不解会死啊?”

    这呆呆的声音是江浩东的,左小右没敢再动,她转头看向那两名黑衣保镖,见他们看都不看自己一眼,双。便放下心来,竖着耳朵贴着门板屏气偷听。

    紧跟着就听得辰亦梵恨恨道,“是啊,简直太可恶了。不过如果他不这样说我们也没办法逃出来。”

    江浩东呆呆的声音带着一丝担心,“你们这次是逃出来了。万一左小姐真的相信了你那个坏蛋哥哥的话,以后还找他要解药怎么办?毕竟左小姐跟少爷那么相爱。她肯定不会放任少爷不管的。”

    辰亦梵不以为然道,“不会的。我已经告诉她辰亦勋是骗她的。再说了,粟基毒液再厉害也不过是个春/药,什么时候听说过人中春/药死的么!”

    江浩东呆呆地问,“她会相信你吗?”若有所思地道,“她为什么不来问我,明明我的话比你的话更有信服力。”

    辰亦勋是骗她的?!

    左小右惊喜地捂住嘴,原来辰亦梵和夜睿真的没有骗自己。

    手碰到珠帘,发出珠子轻轻地敲打着门板的声音。

    门内立刻响起一阵脚步声以及江浩东渐渐靠近门口的声音,“谁啊?”

    左小右下意识推开门冲已经站在门口的江浩东嘿嘿地笑着。她的笑容是由心而发的,因为她还沉浸在夜睿不会有事的喜悦里。

    江浩东呆呆地看着门口那张突然出现的笑脸,心口一阵狂跳,疑惑地问,“左小姐,你怎么会来这里?”

    他捂了捂胸口,一脸茫然,为什么心脏会突然加速!?

    左小右的大脑被刚刚偷听到的喜讯占据着,难得自来熟的越过江浩的身旁,走向半躺在床/上的辰亦梵,脸上的笑容怎么都收不住。

    辰亦梵看着她笑得合不拢嘴的模样,颇有些不满意,“小右,我们好歹患难一场。看见我这样,你不用高兴成这样吧。”

    “是,是。我不能高兴,不能高兴。”左小右强迫自己压下那种心里迸发而出的喜悦,可是没有成功。因为,夜睿不会死,夜睿没有事,她真的太高兴了。

    她只好拼命地忍着笑指着辰亦梵道,“对不起,你这个样子真的太好笑了。”

    确实,辰亦梵现在的样子确实有点夸张。脖子上戴着护颈套,头上还戴着一个铁圈圈上面还插着两枚天线,手脚都绑着绷带,确实有些搞笑。

    但是如果是平时左小右看到这样的画面,顶多也就好奇多看两眼,但是现在不一样。真的不一样,因为夜睿没事,夜睿不会死。

    与此同时夜睿正坐在书房里看着墙壁的屏幕上左小右难以自制的笑脸,那打从心底里的愉悦让他满足的同时又无比心痛。

    西蒙看着屏幕上的画面,有些不忍心,“少爷,左小姐那么爱你,到时候如果发现这您……”

    夜睿立刻打断他,“那个时候她已经可以独挡一面。”

    西蒙默默退后没有说话,他隐约觉得少爷应该跟左小姐说出实情。而不是像现在这样,让人演一出戏给她看少爷编织的“真/相”。

    是的,所谓左小右“偷听”到辰亦梵和江浩东对话的这一幕,不过都是夜睿布的局。

    从昨晚辰亦梵醒来时说了辰亦勋告诉左小右他会死的时候开始,他就知道左小右一定会去找江浩东问。虽然他也在床/上告诉过左小右自己没事,但是很显然,左小右不相信。

    他很高兴左小右不相信,因为她担心自己;他也不高兴左小右不相信,因为她不相信自己。

    恋爱时不论男女,只要过于在乎对方,总会患得患失,情绪随之动荡。夜睿,也不例外。

    看着画面中的左小右跟辰亦梵江浩东嘻嘻哈哈的样子,他立刻站了起来,走出书房。

    明知道她在为自己的事开心,可是还是受不了她对着别人笑容灿烂的模样。

    :求婚现场在群里了,q书友群:617295573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