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八章 不必这样卑微
    :

    左小右好不容易止住了笑,看着辰亦梵滑稽的装扮,问江浩东,“他头上为什么戴着这个?”

    江浩东不自然地别过头,“哦,监测大脑智力恢复程度的。”

    这么严重?左小右这才严肃起来,弯下腰看向辰亦梵,苦苦思索着,“怎么会影响到智力呢?”

    明明她记得最后一刻辰亦梵还很理智地冲自己嘶吼让自己跑呢。脸色一白,“你是不是被狼咬到脑袋了?”

    手下意识就要去摸戴着头箍的地方,辰亦梵连忙歪过头避开,抬手挡住了她伸过来的手,连声道,“别这样,你男人是醋坛子,被他知道我就死定。”

    左小右正色道,“夜睿不是这样的人……”

    “我就是这样的人。”

    一个冰寒的声音骤然而至,吓得左小右刚刚伸出去的手连忙往回一缩,连忙直起身子快步走到夜睿身边,巧笑倩兮,“夜睿,你怎么来了?”

    虽然夜睿的样子是很生气,可是她现在一点都不怕,因为夜睿不会有事,她由衷的高兴,高兴到什么都不怕了。

    夜睿看着她那傻乎乎的笑脸,大眼都眯成了小小的弯月,仰着头看向自己,分外软糯可爱。心里不自觉软了七分,却仍做足了气势淡道,“不是让你好好休息了么,怎么来了?”

    左小右不满意地嘟起嘴,“你还不是说要去工作,结果也跑过来了。”

    夜睿冷哼一声,睨向辰亦梵,“看他死了没有。”

    辰亦梵连忙用那只没有抱住的手捂住眼睛,“只要你们俩别再当着我的面撒狗粮,刺激我这受伤的单身狗,我就还能好好的活下去。”

    夜睿再也没看她一眼,一弯腰弯又是一个公主抱。

    左小右连忙推他,“我可以自己走。”

    夜睿径直往外走,“为了下次能做得尽兴,你的伤必须尽快好。走路,不容易好。”

    这人……

    为什么无论发生什么总能跟那种事情联系在一起。

    一路上,左小右紧紧地偎着夜睿的怀里,双手圈着他的脖子,红通通的小/脸上两只大眼闪着兴奋而激动的光芒。

    什么害羞,什么不好意思,什么别人的目光,现在都不那样重要了。

    因为,她的夜睿不会死,真好!

    她的目光那样灼热那样殷切,夜睿无需低头就可以感受到她眸中的神采。勾了勾唇,“想要就不要再乱走,乖乖的养伤。想怎么样老公都满足你。”

    一句话劈得左小右顿时邪火上脑,别过头,喃喃地嘟囔,“都说了不是老公。”

    在左小右的看来,老公老婆有着一种分外神圣的仪式感,是一个不能随便的称呼。

    夜睿眸光深了几分,“左小右,快点好起来。这样我才能好好满足你。”

    满足你想要的一切,你要的仪式,尊重,骄傲,尊严,我全部都给你。

    明显左小右又想歪了,她将头往夜睿怀里埋了埋,轻声地哼哼着。

    夜睿不再解释,任由她在自己面前难得的展现着憨态。

    微风送拂,一天之内,同样的地方同样的场景再次呈现,靳叔站在主别墅的顶楼看着眼前这副画面,不再是平时那副欣慰满足的模样,而是看着那片黑色的郁金香田,看着那坐孤寂华贵的白色塔楼,泪流满面,略有褶皱的手捂住了已经沧桑的脸。

    一生一次,他们错过了,竟是这样的天人相隔。

    一生一次,庆幸,她的儿子遇上了不离不弃的人。

    莱茵,我终不负你所托,看着他幸福。

    半个月后,三年前由夜氏捐赠修建的sh跨江大桥正式落成通车,s城市政府邀请了社会各界名流到现场参加新桥落成仪式,而所有邀请函的封面上打的是s市政府&夜氏的logo。这就意味着,函件虽然是政府部门发出,实际上也是夜氏发出地邀请。

    活动当天,左小右仍然在夜睿的怀里醒来,只是今天的夜睿特别特别不一样。

    “怎么了?我脸怎么了么?”左小右看着他灼灼的眸光,连忙摸了一下自己的脸。心里紧张的突突跳,可别是沾着满脸的眼屎。

    到现在,明明两个人已经很熟稔,可是她还是不想让夜睿看到自己丢糗的一面。

    “很漂亮,没忍住。”夜睿轻笑着抚着她的脸,顺势握住她的手将扯着她一同坐了起来,“今天不去学校了。带你去个地方。”

    左小右凝眉思索,“今天你不是应该参加sh大桥落成仪式么?”

    虽然夜睿没有告诉她,但是他捐了二十亿完成的大桥正式通车这么轰动的大事,早就传开了。后来她也上网查过,新闻已经确定夜睿会出席今天的活动。

    看着夜睿意外的样子,左小右连忙道,“我,我不是故意想要知道你要干什么,我只是有点好奇,所以才上网查的。因为,大家都在说。”声音不自觉弱下来,“我真的只是有点好奇。”

    夜睿看着她又缩进卑微的外壳,戳了戳她的鼻子,“怎么还这样。我是你的男人,你想知道什么都是应该的。”不需要这样小心翼翼,生怕得罪自己的样子。

    左小右点点头,没有说话。因为跟他一比自己简直如在泥里,跟他一比,她要从哪里给自己找自信?!

    虽然有时候她感觉到夜睿很喜欢自己,可是听说男人都不喜欢被人约束,她不知道所谓的约束的分寸是什么,只能这样小心的试探着。

    看着左小右这样子,夜睿扬了扬眉,起身为她穿衣服,“好了,今天以后,你就可以放胆的自信起来。”

    因为今天过后,我所有的一切都是你的。

    今天的夜睿居似乎分外忙碌,从餐厅出来的时候远远地看见佣人们在忙碌什么,但是等她和夜睿一走近,所有人都又隐藏回拐角处。

    “少爷,joe已经过来了。”西蒙走过来,身旁还有一名妖/娆的男人。身后还四个提着大箱小箱的男男女女。

    “夜少,左小姐。”joe礼貌地冲夜睿和左小右行礼。虽然娘气,举手投足间却有一股子傲气。

    “左小姐,joe是业内最知名的造型师。”西蒙为她介绍,看着左小右眼里的茫然,西蒙这才知道原来少爷真的是什么都没有跟左小姐说。一时也不知道夜睿的心思,怕说错话,只好抬眸看向夜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