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章 为她穿衣哄她笑
    :

    夜睿直起身,双手环到她的身后,拉好拉链。

    “宝贝,好漂亮。”夜睿不吝的赞美。修长的喉结有些难耐的滚动着,环住左小右身子的手不由自主一紧。

    该死的,要忍不住了。

    左小右看着他眼里的炙热和迷恋,忍不住想要转过身去照镜子,却被夜睿拉住了。

    “等一下。”夜睿当她按坐在床/上,耐性的哄着,“马上就好。嗯!”

    在磨蹭下去,他可能就忍不住要了。

    左小右静静地坐在床/上,默默地看着夜睿从柜子里取出一双水晶鞋,放在她脚边。眼眶越来越湿,心里越来越满。

    这个房间她最近几乎没有再来睡过,夜睿一直为保留着。靳叔曾经玩笑地说少爷是要保留着结婚的时候当她的出嫁闺房用。

    她不知道柜子里什么时候有了一条这样华贵的裙子,不知道什么时候放了一双这样美好的水晶鞋。

    水晶鞋,夜睿,你要把我这个灰姑娘变成公主么?!

    左小右眨了眨眼睛,可是泪水太满,不但没有咽回反而被眨落。晶莹的珍珠落到白/皙的脚面,在水晶鞋子的映衬下,晶莹闪耀。

    夜睿抬头看她,似墨的瞳孔里有些紧张,“弄痛你了么?”

    毕竟是第一次这样服侍一个女人,力道或许有些不准。

    左小右拼命地摇头,甩落泪花四溅,“不,不痛,我就是,就是太感动了。”

    “笨蛋。”夜睿握住她雪白的玉/足,附唇吻去那滴晶莹,起身在她面前弯下腰,捧住那小巧的脸蛋,轻笑,“果然没见过好的,这就感动了!”

    左小右,一会你将会更感动。今天的一切,从此刻开始,我要让你记住我,一生都记住我。

    “好了,可以看了。”夜睿扶着左小右的扶站在镜子前。

    之前一个简单的妆容已经让她惊艳,而此时这一身雪色华服加那特意为她打造的水晶鞋,站在镜子前,仿佛一位真正的公主,高贵纯真,艳光四射。

    左小右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求证般地看向夜睿,“夜睿,那个人是我吗?是我吗?”

    “是,是你。左小右,你就是我的公主。”夜睿握住她的指尖,在她手背印下一吻,像童话里的王子,俊美而绅士。

    左小右垂在身侧的双手紧紧地握着,做梦也好,打回原型也好。此刻,就让自己成为他的公主,让这一刻在她心里铭记一生。

    “谢谢你,夜睿!”左小右轻轻地偎在夜睿怀里,用心地感受着夜睿会自己所做的一切。心里满足地低喃着,左小右,你的人生很值得了,因为曾经这样被夜睿用心对待着。

    “少爷!”靳叔的声音在门外响起,“东西取来了。”

    “进来。”

    “少爷!”靳叔捧着一只精致的礼盒送到夜睿面前。

    夜睿一怔,“鱼人泪?!”这是他拍下来送给靳叔的,给他一个缅怀母亲的念想。

    靳叔笑着,眼里泪花闪烁,“没有比这更合适了,不是么?!”

    夜睿曾经为左小右订制了一套珠宝,但是确实再华贵的珠宝也不足以跟“鱼人泪”这样的宝物相比。

    左小右连忙推拒,“不,不行,太贵重了。”

    戴着四亿的珠宝万一弄丢了怎么办,左小右想都不敢想。

    靳叔看向夜睿,“这是唯一继承她的方式,不是吗?”

    夜睿点点头,“好。”难道第一次,用极为恭敬地语气说道,“谢谢靳叔。”

    靳叔笑弯了眼眸,递过盒子,退到一旁。

    左小右却还是不能接受,对夜睿道,“这是阿姨的遗物,更应该好好保存起来。”

    “妈妈。”夜睿看着她认真的纠正。

    “啊?!”

    看着左小右没有反应过来,夜睿十分有耐性的解释,“我的妈妈,也是你的妈妈。”

    “那个,那个……”十分想说还没有结婚还不是妈妈,但是好像这个时候这样说特别煞风景,甚至有点不礼貌。

    “妈妈会高兴。”夜睿取过项链,站在她身后,为她扣上项链的暗扣,看着镜子里绝美出尘的女子,满意地扬了扬唇,“很好,左小右。”

    靳叔看着此刻的左小右,眼前恍惚的闪现着那张纯真俏皮的面孔,无比兴奋笑着,“好漂亮的项链,可以转让给我吗?!”

    那时的靳叔仍然少年,单细胞的脑子,耿直地告诉她,“这条项链只能送给我的妻子,你愿意做我的妻子么?”

    女孩遗憾地挎下脸,“我马上就要结婚了……”

    为什么那个时候没有不顾一切地带走她,抢走她,为什么要在意那些人言人语,为什么要执着一个继承人的身份……

    等他看开一切,放下一切,带着项链找她时,她已经油尽灯枯,黯淡的眸子看着项链时半点光芒也无。

    “是靳叔割爱,成全我们。”夜睿在她耳边轻语。

    左小右再推辞便是矫情,她明白夜睿的意思。

    “谢谢靳……叔……”左小右回身道谢,却看见靳叔不知何时已经泪流满面。

    虽然没有人告诉过她莱茵夫人和靳叔的故事,但是此刻不需要任何人讲解,她都可以感受以靳叔对莱茵夫人深深的爱意。一条项链竟然足够他悲痛成这样。

    “见笑了,见笑了。”靳叔掏出帕子擦了眼泪,露出欣慰的笑容,“我就是太感动了。”冲左小右竖起了大拇指,“小右,好漂亮。”

    明知道他在掩饰,左小右仍冲他甜甜的笑,“谢谢靳叔。”眼里同样泪光闪烁。

    这样被全世界宠爱的感觉,梦幻而不真实,是靳叔的眼泪,让她看到每个人眼里的故事。告诉她这一刻,被感动的不只有她。

    “陪我换衣服。”夜睿拉着左小右的手回到房间,余光扫到走廊的尽头,是joe和西蒙的身影。

    夜睿不喜欢别人碰他,所以只换了一身三件套正装。

    “左小右,帮我系领带。”夜睿递过一条黑色领带,站在她面前。

    “好!”左小右紧张地接过领带踮起脚尖,将领带绕在黑衬衣之下。

    她曾经无数次默默地练习过打领带,因为曾经幻想过有一天成为夜睿的妻子,每天清晨为他系好领带,送他上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