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四十章 漂亮的妈妈
    :

    左小右抽泣着点点头,“嗯,我知道,我知道。我很高兴,夜睿,我特别高兴。”仰头看着夜睿,泪汪汪的脸上溢出一抹灿烂的笑容,“对了夜睿,我有哥哥了,夜睿。”看向左少卿,不可思议里带着无与伦比的喜悦,“我的法语老师,他竟然是我的哥哥。”

    看向左少卿,有些兴奋,有些试探,小声而激动地叫着,“哥哥?”

    那一刻,心痛,心满……五味杂陈。

    左少卿看着满是泪渍的眼眸里那期待的亮光,捂着快要窒息的胸口,从容地点点头,“我在,小右。”

    这一声应下,从此他和左小右再也没有交往的可能;而这一声应下,他和小右从此一生有缘,是为亲兄妹。

    若森看着眼前的场景简直要哭出来。二十年的等待,竟然变成了哥哥,一生的痴情在此刻转眼破灭。

    左小右兴奋地捂住了嘴,看着夜睿,“快,快掐我一下,掐我一下。”随后又连忙摇头,捧住脸,“不要掐不要掐。做梦也好,做梦也好。”

    夜睿与她的双手外拢住她的脸,轻笑,“左小右,你没有做梦。因为,我很清醒。”

    左小右很快呜呜痛哭起来,“我有哥哥了,夜睿,我有家了……呜呜……我有家了……我的妈妈没有抛弃我,她很爱我,她很爱我……呜呜……我也听过妈妈为我讲的故事,夜睿,我不是没有人要的孩子。我不是……”

    夜睿无耐地将她揽进怀里,任她将那成把成把的眼泪擦在自己昂贵的西装上。任由她将心里的积郁与兴奋肆无忌惮地宣泄/出来。

    看着夜睿那无比纵容的模样,左少卿站起身,走到窗前静静地看着窗外。也许这样做是最好的,成全左小右的爱情,看着她幸福,以哥哥的名义守护她一生。

    左小右哭完了,那一阵激动和兴奋都过去了。才想起来问,“哥哥,那些害我们家的坏人都抓起来了吗?那个女人是谁?”

    夜睿不满地扫了她一眼,这一声哥哥叫得可真顺口。让她叫一声老公怎么这么难。

    左少卿回头看她,阳光洒在他温雅无双的脸上,纯净的仿佛天使。他点点头,“当然。”顿了顿,勾了勾唇,“那个女人是谁不重要,不是么?”

    左小右摇摇头,“她是破坏我们家的凶手,她让妈妈不开心。”

    左少卿不以为然地笑了笑,目光看向夜睿,“男人管不住自己,不是那个女人也会是另一个女人。不是么?”

    左小右咻地转头看向夜睿。

    夜睿立刻戳了戳她的鼻子,“你不相信我?!”

    左小右摇了摇头,“不,我相信你。夜睿,不管怎么样,你都不会是那种男人。”

    夜睿傲娇地看向左少卿,“那是自然。某人的离间计用得可真差。”

    左少卿顿时无话可说,左小右已经中了夜睿的毒。

    “好了,故事听完了。我们该办正事了。”夜睿牵着左小右站起身,今天无论如何都要跟左小右把结婚证办了。

    左小右有些不舍得走,毕竟她刚刚跟左少卿相认。

    左少卿也没有打算让她走,看着有些暴躁起来的夜睿,对左小右笑道,“想不想看看妈妈的其他照片。”

    左小右立刻头点得像啄米鸡,“想,想。”

    她做梦都想。

    夜睿冷冷地睨和左少卿,无声地谴责,“无耻。”竟然拿小右妈妈的照片诱/惑她。

    左少卿不屑地回之,“彼此彼此。”

    接下来左少卿做了一个动作,把夜睿气得脸都绿了。

    “小右,过来。哥哥带你去看妈妈的样子。”左少卿朝左小右伸出了手,满脸的期待,笑容温润如玉。

    “好。”左小右自然地将手交到左少卿的手里,笑逐颜开。这是她的哥哥,她有哥哥了。真好。从小,做梦都有一个哥哥啊。

    夜睿握住她的手,“不许牵。”

    左小右嗔怪地看了他一眼,“夜睿,这是我的哥哥。”用力强调,“我的哥哥。”

    说着就伸出另一只手握住了左少卿的手,“哥哥,我们走吧。”

    我!们!走!吧!

    每一个字落到夜睿的耳朵里都分外刺耳。

    他冷冷地看着左少卿,“小舅子,知不知道男女授受不亲?!”

    还不等左少卿回话,左小右就嘟起了嘴,“夜睿,这是我哥哥。”

    感受着左小右对自己的维护,左少卿毫不犹豫地报之以得意的神色,这一局他赢了。

    夜睿磨着牙松开了左小右的手,“我也拜会一下我的岳母大人。”

    于是全程夜睿黑着脸跟在左少卿和左小右的身后,看着他们手牵手的样子,恨不得一下子就把左少卿的手砍了。

    但是,夜睿唇角勾起一抹冷笑,放弃了未婚夫的身份退而当她的哥哥,左少卿能比自己好的也仅限于此。

    主别墅的二楼只有三个房间,一个是左少卿的房间和书房和左小右的公主房。还有一间,比这三个房间的总和还要大上一半。

    左小右看着那满满一屋子的油画,照片,惊讶地合不拢嘴。这简直就是一个展览馆。

    推门进去,有一面墙上挂着一幅巨大的油画。

    左小右睁大了眼睛,激动得头皮发麻。

    那是左少卿钱包里的照片,只不过那是一张不过巴掌大的彩色陈照,因为时间太久有些地方已经斑驳。这幅油画却是高强度的还原了照片上的每一个人物,每一个细节。

    左小右来到巨幅油画前,仰头望着上面的女子,缓缓地抚了上去。好漂亮,她的妈妈好漂亮。简单的发髻,没有过分明艳的妆容,素白的衣服,明媚的眸子笑成弯月的模样,干净而阳光。只要看着她就仿佛全世界的烦恼都没有了。

    “妈妈,好漂亮。”左小右含笑的眼角连不能自己的流下泪来。

    “是啊,小右的眼睛跟妈妈的一模一样的。”左少卿看着墙壁的佐依的画像,心中思绪万千。佐姨,用这样的身份守护着小右也可以吧?!用哥哥的身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