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四十四章 愤怒的靳叔
    :

    “好。”夜睿吻了吻她的唇,推开了车门。在她下车的一瞬间,问,“能不能走动?”

    一句话让左小右刚刚恢复白/皙的小/脸瞬间变得通红。她低着头,小声而害羞地道,“能,能啦。”

    看着她含羞不已的模样,夜睿愉快地哈哈大笑着。

    “少爷,少夫人!”夜睿居门口的佣人冲着夜睿和左小右鞠躬。

    “还……”左小右的“不是”两字还没有说出口,夜睿已经皱着眉冷冷地扫向门口的女佣,“靳叔呢?”

    一惯迎接夜睿回来的人都是靳叔,变了女佣,难怪夜睿要问。

    女佣吞吞吐吐了半天没有说话,就听得头顶传来一个严厉的呵斥声,“衣衫不整,成何体统!”

    那森冷的声音带着一股严厉的压迫感,左小右被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一跳。她下意识去看自己和夜睿的衣着。虽然两人在车上有过一场欢/爱,但是下车的时候都做了整理,并没有特别失礼。更算不上衣衫不整。

    夜睿立刻将她圈进怀里,抬头看向出现在楼梯口的人,不以为然地动了动唇,眸中尽是不屑,“原来是你。”

    左小右也看见了,二楼的楼楼梯着那个男人,虽然坐着轮椅,但是气势非凡,而他身后那个推着轮椅的女人,却那样风华绝代,明艳动人,而且,有种眼熟感。

    夜睿揽着左小右的腰,一步步捡阶而上,路过那两人身边的时候,眼睛都没有动一下,而是吩咐已经停好车跟上来的西蒙,“给夜先生和夜夫人开一间本市最贵的总统套房,现在就送他们过去。”

    字字句句客气而有礼,可是语气却透着疏离而冷漠。

    “是,少爷。”西蒙转身就去给酒店打电话。

    夜先生,夜夫人?

    左小右不由自主多看了那位先生一眼,依稀看确实有两分相似,但是夜睿更像莱茵夫人。

    夜睿说过父亲,就是一种想杀却不能杀的存在。

    他们之间,应该关系不那么好吧。

    这段时间跟夜睿相处,她自认比较了解夜睿。他虽然容易容易,容易发火,但是他都是有原因。夜睿,从来都不会无端的生气。

    左小右心里的天平狠狠地偏向夜睿,脚步坚定地跟在夜睿身边往房间的方向走。

    看着她眼眸里的小傲娇,夜睿满意地勾了勾唇。

    “你就是那个孤儿吧!”冷傲的男中音带着几分沧桑的压迫感在左小右身后响起。左小右足下一顿,夜睿揽在她腰间的手一用力,带着她继续往前走。

    “睿儿,你父亲听说你要结婚了,不顾身体千里迢迢来看你。你这样,太伤人心了。”温柔的女声带着一股母性的魔力,像柔软的春风抚过人的心田。左小右都被那温软的声音打动了。

    好美的女人,好美的声音。

    夜睿停下脚步,终于转过身,正式面对他们,脸上挂着公式和一惯的冷漠,眼里带着浓郁的嘲讽,“夜夫人,哦,不,还是叫克莱斯夫人比较合适,毕竟你跟我父亲至今没有正式结婚。”

    克莱斯夫人?不就是那个克莱斯艾莎,夜睿那个未婚妻一个家族的?!

    克莱斯夫人推着夜文龙的轮椅一步步向夜睿走近,唇角一直挂着优雅而温柔的微笑,仿佛一个慈祥的母亲看着自己顽皮地孩子,仿佛夜睿那嘲讽的话语她从来都不曾听见。

    轮椅在夜睿和左小右面前停住,美丽优雅的脸庞带着一丝丝疲惫,“睿儿,我们搭了十几个小时的飞机,为的就是看看你和你的女朋友。可不可以让我们留下来。”

    那娇柔的模样让人忍不住为之心疼,左小右立刻心软的想要答应。不管父子之间有什么误会,但也可以坐下来慢慢聊天,化解啊。因为夜睿的父亲看起来性格跟他差不多,都很火爆,说不定他们之间就是有什么重大的误会没有解开呢。

    左小右想都没想就接口道,“是啊,现在天都那么黑了,不如就让叔叔阿姨先住下来吧。”看着夜睿冷着脸又要生气的样子,左小右连忙扣着脸不看他,一股作气说完,“你说过夜睿居有我一半的,我想让叔叔阿姨留下来。”

    她无父无母,今天突然有了哥哥,她好高兴。她第一次体会到原来有亲人的感觉是这样的满足。他不想夜睿会有一天有“子欲养而亲不在”的遗憾。她想用自己那一点小小的力量去修复夜睿和他父亲的关系。

    夜睿冷冷地看了她一眼,森然地丢下一句,“后悔了别来找我。”

    说完转身离去,留给所有人一个华贵而冷漠的背影。

    这是恋爱以来夜睿第一次弃她而去,左小右顿时就慌了,冲夜文龙和克莱斯夫人鞠了一躬,“两位先住下吧。我去看看夜睿。”

    说着连忙转过身,冲夜睿的背影追了过去。

    “夜睿……”左小右走过去时,夜睿正和站在夜睿房间门口的靳叔说话。隐隐地听着靳叔说道,“不想打扰您和小右的登记。”还关切地问,“顺利登记了么?!”

    夜睿冷冷地扫了一眼左小右的方向,走进房门,砰就把房门关上了。

    靳叔疑惑地看着左小右,“怎么回事?吵架了?”

    新婚之夜,不是应该如胶似膝吗?

    左小右有些不好意思,“我,我自做主张把叔叔阿姨留下来了。”

    “叔叔阿姨?”靳叔脸色一冷,“你说害死莱茵的那两个人?”

    左小右脸色一变,“什,什么?”

    靳叔第一次用极冷漠的眼神看着左小右,“他们两个就是害死莱茵的凶手,你竟然……”他极失望地看了左小右一眼,文雅的面容变得激动而愤怒。正当他要发作的时候,房门打开了,夜睿一把扯住受到惊吓的左小右,将她拉进了房间。

    “对不起,夜睿,对不起。”左小右不断地夜睿鞠躬认错,“对不起夜睿,我错了,我不该自做主张。”急急地抓着他的衣袖,“我现在就让他们走,好不好,我现在就让他们走。”

    夜睿叹了口气,“今晚不管我们做什么,他们都会留下来的。”

    他让西蒙订酒店也不过让他们心理不舒服点而已,最后的最后他们两个一定会擅自住下。而现在,他也没有到跟他们彻底对决的时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