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四十五章 为他下厨做羹汤
    :

    虽然不知道到底过程是什么样的,但是能让靳叔这样温和的人变得这样愤怒,一定无法原谅。

    左小右这会又急又气又心疼,她犹豫了一下,蹭地向门口跑去。

    夜睿一把将她拽回怀里,指了指她的脑袋,“笨蛋。你现在去赶他们走,没有任何意义。如果我没猜错,他们已经在一楼客室住下了。”

    左小右狠狠地敲打着自己的脑袋,眼眶通红,“他们害了阿姨,我,我,我简直笨死了。我当时怎么会想你们之间是不是有什么误会这种笨蛋的事。那个女人跟叔叔这么亲密,肯定是狐狸精。”

    “好了,好了,本来就不聪明,再打下去真要变猪了。”夜睿握着她的手轻叹。其实今天的事并不能怪左小右,毕竟夜睿居上下没有他的允许,谁都不会告诉左小右关于莱茵夫人的一切。恰好碰到她今天捡了一个哥哥,她想当然的希望夜睿也能够跟她一样感受一样亲人给予的激动和喜悦。

    “夜睿,对不起。我是不是特别笨?”左小右迟疑地看着他,那一点刚刚从左少卿那里得到的自信又开始一点点奔坏,懊恼地垂下头,“我怎么总是做些这么愚蠢的事。”小心地从眼角低垂的余光处看向夜睿,“你会不会嫌弃我?”

    夜睿挑起她的小脑袋看着她眼眸里躲避的闪烁,轻嗤一声,“怎么?怕我不要你了?”

    左小右心里一咯噔,苍白着脸点点头,小心而试探地问,“你会吗?”

    夜睿漫不经心地扫了她一眼,淡道,“所以为什么要听左少卿的话今天不跟我登记?要是今天登记了,我们就是合法夫妻,我想不要你都不可以的。知道么?!”

    所以,赶紧讨厌你那个捡来的哥哥。

    左小右低下头,眉宇间既后悔又困扰。说真的,真有很那么一点后悔。可是她实在不想刚跟左少卿相认认就让他失望。

    看着她懊恼纠结的模样,夜睿圈住她的腰,低哑着她的耳/垂,“相比笨笨的女人,我更讨厌另一种女人。”

    左小右连忙抬头追问,“哪种?”

    她不要做夜睿讨厌的女人。

    “说话不算数的女人。”夜睿看着她还一脸蒙圈的模样,含/住她小巧的鼻尖坏心眼里往里吹气。左小右虽然难受,但是她自认做了坏事,愣是挺着没有逃,最后还是夜睿看着她小/脸憋得通红,怕她憋坏了,主动松开她。轻唤一声,“真是小笨蛋。”

    面容一肃,正色道,“某个小笨蛋是不是说今天要给我做晚饭,还要伺候我按摩么?”

    左小右连连点头,“嗯嗯。”挣开他的手,“我现在就去做饭。”

    夜睿看着她一袭礼服,头发凌/乱的样子,挑了挑眉,“这样去做饭?”

    左小右这才想起来没有换衣服,连忙冲回自己的小房间换上了便服。把鱼人泪,交还给夜睿。

    夜睿道,“这个,还给靳叔。”

    左小右轻应了一声,刚刚摘项链的时候她突然特别想知道莱茵夫人的故事。想知道靳叔和莱茵夫人的故事。

    夜睿勾了唇睨了她一眼,皱眉,“没有卸妆?”

    虽然这样的左小右美不胜收,可是他喜欢随时亲吻她娇/嫩的樱/唇而不是唇膏。

    左小右有些不好意思,“我,我不会。”而且,她觉得今天的自己好漂亮,都不舍得洗掉。

    但她确实不会卸妆,甚至连一应的护肤品都没有。

    夜睿挑了挑眉,盯着她,仿佛在在研究她,“左小右,你是不是女人。”

    不是说化妆是女人的天性么?!

    左小右不满地嘟起嘴,“我是不是女人,你不知道啊。”话说完顿时就想找个洞钻进去。这都说的是什么话啊,这种“夜睿氏”流氓话术,她怎么能张口就来。

    “我,我去做饭了。”左小右臊红了脸,飞一般地向门口冲去,然而身体没有跟上意识的脚步,门刚开到一半身体就冲出去了。

    “砰!”惨烈的撞击声,让左小右忍不住嘶了一声,连带着脖子也红了。怎么这么倒霉。明明就是不想丢脸才跑的,现在更加丢脸了。

    左小右捂着脑袋飞快的跑了出去,身后传来夜睿魔音般的爆笑声。

    “小右?这是怎么了?”靳叔在厨房里指挥着女佣们布置当晚的餐厅,看见左小右抚着脑袋冲了进来,关切地迎了上去。那温润若初的模样,仿佛之前的爆怒都不从来不曾发生过。

    左小右看着靳叔,连忙松开手,冲靳叔深深一鞠躬,“对不起,靳叔。我太笨太自以为是了,请您一定要原谅我。”

    靳叔将她扶起来,慈祥的笑着,“该是我道歉,是我的失态。小右,你不要往心里去。”

    其实回过神来,他也知道,左小右什么都知道。

    左小右正要说什么,靳叔已经打断了她,显然不想在这个话题上再聊什么。看着她脑袋上的凸起的红肿,疑惑道,“肿成这样了,该去找江医生啊,怎么到厨房来了?”压了声音,轻声道,“少爷一定不是有心的,小右……”

    左小右心知靳叔是误会了,忙摆手道,“不不,是我自己笨,我自己撞到的。我,我来做晚饭。”

    靳叔立刻会意,问,“需要厨房留几个帮忙?”

    “不用留人,我一个人可以的。”在孤儿院里做那么多孩子的饭从来都不需要人帮手,何况今晚只做夜睿的。

    靳叔冲着她满意地点点头,招呼着所有佣人在门外伺候站着。

    “少爷小时候最爱吃红烧排骨。”靳叔看着站在巨大的冷柜前犹豫不绝的左小右,温柔的提醒着,声音里有些淡淡回忆,“还有烤小黄鱼,少爷最不喜欢吃青菜……”

    看着左小右从冰柜里拿出一样样夜睿爱吃的菜,靳叔这才满意的退了出去,给她一个发挥的空间。

    夜睿到的时候左小右正在给红烧排骨浇汁,很细心地用一旁的餐盘盖盖住,免得凉了。然后转身去做别的菜。

    夜睿双手插着口袋,偏着头静静地看着左小右穿着围裙在厨房里忙碌着,寂寥的心脏瞬间被填满。这世上,再也没有比这一刻更好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