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四十六章 厨房蜜诱
    :

    然而他很快就觉得下一刻也很好。

    他的位置,刚好能看到左小右柔美的侧脸。看着她翻炒时专注的眼眸,看着以小指指尖轻沾了酱汁试着味道,小小的舌尖轻轻地舔过汁/液,微闭了眸子,用心地感受着味道。

    喉咙微咽,修长的雪/颈微微滚动出一道浅浅的弧度,美好而诱人。

    夜睿不自觉走了过去,声音微哑,“好吃么?”

    左小右正专注其中,根本没有注意到他的到来,突然听到他的声音被吓了一跳。

    她拍了拍胸口,呼了一口气,看着他眉眼微嗔,但见他头发柔软的垂落着,一身便服的帅气模样,随后又立刻将他往外推,“还没做好,回去房间等一下,这里油烟味大。”

    “左小右,我饿了。”夜睿定在原地,看着她有些不满,“你做饭怎么这么久?”

    左小右有些不好意思,“我原来都用煤炉做菜,所以适应了一下道具,所以耽误了。”赔笑道,“但是很快就好了,还有一个菜就好了。等我一下。”

    夜睿看着她试过酱汁的手指,问,“刚刚吃什么??”

    “什么?”左小右顺着夜睿的眼神看向自己的小指,顿时恍然大悟,指着料理台上的酱汁道,“小黄鱼的沾酱汁。我在试味道。”

    “我也要。”夜睿看着,霸道而孩子气,“喂我。”

    啊?!喂酱汁啊?

    左小右斟酌的拿了个勺子舀了一勺酱汁递给他,叮嘱道,“这样吃会有点咸,不要吃太多了。”

    “不要。”夜睿嫌弃地撇过头,“你怎么吃的,我就怎么吃。”

    “那,那……”只能这样了。左小右抓起夜睿的一人手,挑出小指指尖向装着酱汁的小碗伸去。

    夜睿抽回手,沉声道,“没洗手。”看着左右为难的左小右,非常不愉快地提醒,“左小右你是猪吗?不会用你的手吗?”

    “哈?我的手啊?”左小右看向夜睿,在得到他确信的眼神后。勇敢地将沾了酱汁的手指递了过去。

    很快,就被夜睿一口咬住。

    柔软的舌尖舔/舐/着纤细而柔嫩的指腹,吸吮,舔/弄。

    左小右的脸渐渐染起一层粉晕,她想要抽回手指被夜睿紧紧地抓着含在跟里,一抬头就撞见夜睿炙热的眼眸,一颗心顿砰然乱跳。

    虽然这几个月和夜睿的果呈相对的次数极为频繁,毕竟涉情/事不久还是容易不好意思。特别当夜睿用极深情的目光注视着自己的时候,她仍然会像最初刚刚爱上夜睿时那样,为之砰然心动。

    看着那一抹嫣红覆上她精致的容颜,漫延到雪白的脖颈,青稚的耳朵,夜睿漆黑的眸子里闪过明显的情动。他轻轻地啃咬着齿间的小指,眸中莹光流转让他看起来无辜又无害。

    “左小右,我饿了。”声音已经沙哑,漆黑的墨瞳看起来十分纯良。

    左小右不自然地撇过头,轻咳一声,“马,马上就好了。”

    说着做势就要去看烤箱,夜睿一把将她按住,轻笑,“时间到了自动会停掉。”将她压在自己和料理台之间,毫不犹豫吻了过去,囹圄的声音在齿间呢喃,“给我一次,餐前甜点,嗯?”

    夜睿的身上有股清草的味道,这是他常用的沐浴露的味道,让她逐渐沉迷其中。

    情动又知道不妥,左小右双手抵着那结实的胸膛应承着他的吻。虽然厨房里没有人,可是靳叔和佣人们都在外面,随时有可能会进来。

    “等,等晚上一起。”她轻轻地推他,在他怀里娇/软地喘着气,“一起按摩服务。”

    “好!”嘴里应承着,双手却越发用力地将她挤进自己的怀里,手掌固定住她的后脑勺,加深彼此间的亲吻。

    直到左小右被亲得晕头转向,以为夜睿要进一步的时候,夜睿已经松开了她,下巴窝在她的颈肩处,闷闷地喷洒着热气,“取点利息。晚上要好好表现。”

    “让开。”门口响起一个爆戾的声音。左小右还沉浸在那个甜蜜的亲吻中没有反应过来,生生被吓了一跳。

    “靳文,既然当了睿儿的管家,就该有管家的自觉。”温柔的女声同时响起,“毕竟,这里不是靳氏。不是吗?”

    靳叔的声音冰冷而麻木,“做为夜睿居的管家,我只听少爷的吩咐。”

    夜文龙暴戾的声音再次响起,“既然不想好过,那就别好好过好。”冷声道,“薰儿,立刻让外面的人进来。”

    夜睿早就知道夜文龙不会只跟那个女人一起来,他们带来的人虽然不会很多,但一旦父子丑闻弄到了台面上,一切都将被提前启动。

    夜睿看了左小右一眼,顺了顺她的头发,柔声道,“做好饭等我。”

    说着就往厨房外走去,顺势将厨房的门关上了。

    左小右担心地看着门口的方向,但是她抑制住了走出去的冲动,深吸一口气,继续做菜。

    在现在她还很弱什么都帮不上夜睿的时候,她选择相信夜睿一定可以处理好一切。

    小拳头当空一挥,“左小右,努力加油,不要再做夜睿的拖累。”

    夜睿双手袖着口袋,站在靳叔的身边,挺拔的身形居高临下地看着轮椅上的跟自己有几分相似的中年男人,冷声道,“靳叔可不是什么管家。”唇角勾起一抹讽刺的笑意,“他可是照顾了我二十年的义父。”轻蔑地扫了他们一眼,“夜睿居是我们的家,夜先生和克莱斯夫人还是慎重点好。两位身份高贵,想必也已经知道辰亦云坠崖身亡的事。再尊贵的身份,再雄厚的势力,在这,也是远水解不了近渴。”

    夜文龙本身性格就极为傲慢,从到夜睿居就一直被夜睿无视,冷嘲热讽刺,情绪早已爆走。如果不是他现在坐轮椅,恐怕会毫不犹豫冲夜睿挥起手掌。

    “逆子!”夜文龙龇目看向夜睿,吼道,“现在我就收回夜氏的股份,以后,你将不再是夜氏的董事长。”

    夜睿淡淡地看了一眼克莱斯夫人,冷冷的声音带着无尽的讽刺,“这就是你游说他来这里的目的?”不屑地勾了勾唇,“这就是我收购了克莱斯家族下面那些小企业的代价?”

    :更新时间不那么稳定了,每次更新后都会在群里通知。企鹅群:617295573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