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四十八章 想吃自己做
    :

    夜睿一进厨房就见左小右在拍自己的脸,眸光一沉拉住了她的手,“左小右,我觉得你真的越来越不把我的话放在心上了。”

    “哪,哪有!”左小右松了手,满脸通红。看着他眸中的冷光,不自觉缩了缩身子。看着他有些委屈,今天的夜睿到底怎么了,明明最近都很温柔的。

    “我说过,你所有的一切都是我的。左小右。”骨节分明的手指捏住精致的下巴,迫她仰头与自己对视,温热而修长的指腹抚过她的眉、她的眼,她的脸颊、她的唇,霸道地宣布着自己的所有权,“这里,好这里,全部,都是我的。本来就一张脸能看,打肿了,看什么?看你并不存在的脑子么?”

    啊咧?!

    前面那部分听着还不错,虽然霸道但是有种甜蜜感。可是后面那说的是什么鬼?什么并不存在的脑子?

    左小右不满的抗议,“虽然我的脑子没有你好,可是我也是有脑子的。”

    毕竟年年一等奖学金也不是白拿的啊。她是有实力的。

    夜睿冷冷地扫了她一眼,“左小右,你在顶嘴吗?”

    “没有。”左小右默默垂下头去,不再说话。

    心里有股淡淡的酸涩,白天的梦幻一以晚上就变得这样尖冷。

    她轻轻叹了一口气,果然灰姑娘当不了永远的公主。

    虽然左少卿跟她说过自己是公爵小姐,但是在她的心里那些高贵的头衔还是离她很远很虚幻。她高兴的的,不过是因为自己有了亲人。

    被夜睿这样冰冷的对着,那种感觉,真的太难受了。

    “以后必须记住我说的每一句话。知道么?”看着左小右一脸低落的样子,夜睿终归不忍心,轻叹一口气,将她揽进了怀里。

    如果不让她感觉到事态严重,她恐怕一直都这样漫不经心的。哪怕被劫了几次还是心这么大。

    佐薰和夜文龙的到来,分明是冲着左小右来的。他还差最后几步才能将他们一网打尽,所以在那之前,他只能拖着,防着他们对付左小右。

    “现在吃饭吗?”左小右在他怀里抽了抽鼻子,唇角勾起一起满足的笑容。夜睿还是不舍得自己。真好。

    “吃饭吧。让人把菜传到餐厅。”夜睿松开她,正要叫靳叔。

    左小右连忙拉住他的手,拦住他,“不用不用,没几个菜,我自己端过去就可以了。”

    既然是她做的菜,她想从头到尾的就自己一个人侍候夜睿。

    厨房和餐厅是连着的,只要把中间的玻璃门拉开就行了。

    “好。”夜睿看着她眸中的殷切,眸光不自觉柔软下来,声音也不再冰冷,“好,我们一起。”

    “好。”

    于是,就在靳叔带人进来准备服侍的时候,就见夜睿正接过左小右手里的鱼汤放到餐桌上,边骂边吹着那有些发红的小手,“左小右你是笨蛋吗?你想把自己烫死啊。”

    看着他眼眸里的担心,左小右笑弯了眼,“一点都不痛。”

    磁碗不那么隔热,虽然手被烫得通红,但并没有造成实质性的伤害,没有起炮也不那么痛。可是,她没有抽回被夜睿笼在掌心呵护的手,因为,被夜睿温柔对待的感觉,真的很好,很暖,很满足。

    这一刻,她明白,所谓的公主就是被心爱的人精心呵护着,哪怕是大惊小怪的对待着,都很满足。

    心有归宿,便是王宫。

    看站左小右眼里的笑意,夜睿眸光一敛,“左小右,你是笨蛋吗?烫成这样还笑得出来。”

    左小右仰头看着他,哪怕此时被骂心里也无比温暖。她的眼眸明若星辰,“夜睿,我好幸福。”直直地看着他,“你让我好幸福。”

    因为深爱着,他的温柔就是她最大的满足。

    一句话瞬间击溃夜睿那刚刚筑起的冰墙,正要教训她的话全部消失,心里只剩下唯一的一个愿望,哄她笑,看她笑靥每日如此时。

    “笨蛋。”夜睿戳了戳她的鼻子,傲娇道,“现在才知道?!”

    左小右摇摇头,“不,从我喜欢你的时候就知道,只有你能让我很幸福,很痛苦,很快乐,很悲伤。”

    她的所有情绪都为他而左右。

    他善待她时,她满心欢喜唯愿此生都如此时;他生气动怒时,她心若死灰只愿此生不曾有,满心凄苦痛到淹没旧蜀地。

    她的深情让靳叔为之动容,夜睿更是深情不掩,“左小右,让你幸福是我一生的责任。”

    家居的餐桌旁,不远处是分侍的佣人,顶灯恍若明月。那样不浪漫的场合因着两人的深情而浪漫旖旎。当然如果没有接下来那令人反胃的人出现。

    “文龙,看来,我们见证了一段美好的爱情呢。”佐薰温柔动听的声音在门口响起。

    左小右转头看过去,脸色一白。他们的出现提醒了左小右做出的那自以是,自做主张伤害了夜睿和靳叔的事。

    左小右抿着唇看着他们,看着夜睿,她不喜欢他们。因为他们,夜睿和自己生气,连靳叔都对自己发火。

    夜睿是她最爱的人,靳叔是夜睿居第一个对她好的人,他们对她来说,很重要。

    “怎么了,睿儿,毕竟一家人,难道不一起吃饭吗?”佐薰轻笑一声,自嘲中带着淡淡的失落,“我知道你并没有当成家人。我只是送文龙过来。毕竟父子……”

    左小右呆呆地看着佐薰那温柔的笑容,听着她那温柔体贴的话语,心里毛骨悚然。

    她的话没有问题,处处为他们父子着想,可是,为什么她总觉得怪怪的。

    果然夜文龙完全没征得夜睿的同意,自己转着轮椅来到餐桌前,对佐薰道,“是不是一家人不需要他的承认。”看着夜睿声音冷酷尖刻,“要是还要做夜氏的董事长,就给我放尊重点。”

    夜睿看也没有看他一眼,对靳叔道,“给两位盛饭。”

    说着扶着左小右坐下,将她做的饭菜全部揽到两人面前,吃饭。

    靳叔真的只盛两人的饭,并没有菜。

    当夜文龙要去夹菜的时候,夜睿的筷子就挡了过去,“这是我的女人做给我吃的。”淡道,“想吃让你自己的女人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