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四十九章 什么问题都可以问
    :

    睨佐薰一眼,“食材照价算,厨房按时收费。要做的话可以尽快。十一点后夜睿居的厨房将会上锁。”

    夜文龙脸色一沉,正要发作,但是看到佐薰的眼神还是压抑下来了。淡道,“让厨子进来做饭,一应费用我出。”

    夜睿优雅地吃着左小右亲自为他做的红烧排骨,漫不经心地道,“夜睿居可不是什么闲杂人等都能进来了。”看了夜文龙一眼,“老头子,这是我对你最大的尊重。”

    佐薰压住夜文龙正要挥舞起来的手,柔声轻笑,“跟孩子置什么气。我也好久没下厨了,刚好试试我的手艺。”起身拍拍夜文龙的肩,“很快就好了。”

    她的声音非常温柔,带着一种安抚人心的魔力。如果不是夜睿的生气,靳叔的动怒。她真的不会相信这个女人就是害死莱茵夫人的凶手。明明就是很贤惠的女人啊。

    就像她曾经无数次魂牵梦绕的母亲一样,温柔体贴,贤良淑德。每一句话让人听着都无比的熨贴而舒适。

    她高贵美丽仿佛高高在上的皇后,可是细语嫣然,如阳春三月。

    如果不是之前那一番高段数的挑唆,左小右真的无法相信这样美好的女人,竟然有着那样歹徒的心。

    这应该就是传说中的借力打力,隔山打牛吧。她自己永远温和高贵,却总能让夜文龙的情绪因他而起伏平衡。

    左小右看着她那雍容华贵的背影,不自觉打了个哆嗦。

    一个真正掌握人心的人。可怕!

    “多吃点,不然晚上没力气。”夜睿一筷子一筷子地往左小右的碗里夹菜。

    想到之前说好的晚上一起伺候,左小右脸一红。轻嗯了一声,低头抱着饭碗猛扒饭。

    现场这种感觉压抑又诡异,她段数太低,还是早点吃完逃离现场。

    夜文龙看着夜睿难得温柔的模样,突然叹了一口气,道,“我知道你因为当年的事恨我,我也查过,你自己也亲眼看见佣人认罪,为什么非要跟薰儿过不去?”语重心常地道,“因为你的无法释怀,这些年薰儿没名没份的跟着我,你……”

    “你想娶谁就娶谁,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夜睿淡定地吃着饭,漫不经心地道,“我妈已经死了,谁跟你结婚都不可以是我妈。”

    他的语气能淡出/水来,面无表情的样子一点都看不出来曾经在塔楼里痛苦宿醉过。

    左小右低头吃饭,感觉此时的夜文龙跟之前的又有些不一样。

    “我想给薰儿一个名分,毕竟她也是克莱斯家族的大小姐,这些年因为你没少让她受委屈。”夜文龙接着道,“我这次过来就是告诉你,我们下个月就会正式结婚。”看了夜睿一眼,“我会将夜氏50%股份为聘。”

    夜睿淡道,“随意。”

    放下碗筷,看向左小右,“吃完了吗?”

    左小右飞快地把最后两口饭一起塞进了嘴里,鼓着腮邦子点点头,也跟着站了起来。因为嘴里还塞着饭,只冲夜文龙鞠了个躬,飞快的跟上了夜睿的脚步。

    走到靳叔身边的时候,夜睿顿了顿足吩咐,“把剩下的菜收到冰箱,明天吃。”

    靳叔勾了勾唇,点头应了,笑容温和。

    夜睿从来不吃剩菜,今天特意交待,显然是不舍得浪费了左小右的辛苦。

    “这里留两个人看着,免得有人手脚不干净又在我们吃食里下毒。”夜睿扫一眼佐薰的方向,眸光一冷,“她用过的东西,看好了,就只给他们自己用。”

    靳叔应了。

    佐薰端着两盘菜回到餐厅的时候,看着空出来的两个位置,柔柔地叹了口气,“睿儿已经走了么?”

    她还想让他尝尝自己的手艺呢。

    夜文龙温柔地看着她,眼里尽是愧疚之色,“那孩子一直放下不,委屈你了。”

    佐薰握住他的手,温柔地摇摇头,“发生了那么大的事,一时难以放下,我理解。”嗔怪地看了他一眼,“所以啊,你就对他温柔点。别老这见面就吵架。毕竟种那件事,我也有责任。”

    看着夜文龙有些叹息地模样连忙夹了一筷子菜到他碗里,柔声道,“快尝尝我做的菜。”感慨道,“试试看,好不好吃?”

    这里只留下两名佣人侍候着,他们两人分明甜腻地如胶似膝。

    走出餐厅,夜睿并没有和左小右回主卧室,而是拉着她的手往海滩的方向走去,美其名曰消食,更方便接下来的运动。

    不管怎么都好,跟夜睿在晚餐后吹着海风散步是她想了很久的事,之前有一次明明都约好了,后来因为夜睿临时有事又没有约成。

    左小右牵着夜睿的手走在路灯照耀下的海边,大大的脚步旁永远有一双小巧的脚印陪伴着。

    左小右时不时侧头看着夜睿,那如隽刻般地完美侧脸仿佛神秘而美好的阿波罗圣相,令人深深地眷恋着。

    夜睿感受到她的注视,猛一回头就捉住了她还没有来得及收回的痴迷。看着她一派花痴的模样,夜睿有为受用,眼眸带出些许笑意,“这么迫不及待?要不要试试这里?”

    左小右欣赏美好艺术的思维顿时被砸得稀巴烂,这么美好的时刻,为什么他还是能扯到那种事情上。

    左小右看着不远处扎起来的帐篷,“那么多人。”疑惑道,“这种天气也不适合露营啊,怎么比夏天来的人还多。”话刚说完自己就明白过来了,“他们就是叔……那个人他们带过来的人?”

    海滩上密密麻麻的帐篷,那该有多少人?!

    夜睿应了一声没有说话,眸光一沉。这也是他今晚出来的原因,亲眼看看老头子这些人怎么安置。倒是没想到竟然在夜睿居外的海边安营了。这要是传到媒体耳里,恐怕又是一种抨击。

    想到夜文龙,左小右斟酌着想问,可是一时想不出该怎么提夜睿才不会生气。

    夜睿看着她欲言又止的样子,扬了扬眉,“左小右,我是你的男人,面对我,什么话都可以说,什么问题都可以问。”

    左小右一喜,想也不想接口道,“真的吗?什么都可以问吗?你的故事都可以告诉我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