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五十五章 左少卿犯病
    :

    从塔楼出来,左小右都跟在夜睿身边任由他牵着自己的手往外走,乖巧地仿佛没有灵魂的傀儡。直到走出那片郁金香田,左小右突然甩开了夜睿的手,飞快地跑了出去。

    “左小右?!”夜睿被她突如其来的傲娇弄得有些发闷,但他还是下意识地追了过去。

    大长/腿没迈几步,结实的手臂就足够拽到她的胳膊。正要发作,可是在她转过身的一瞬间,他惊呆了,心疼地紧紧揪成一团。

    眼前的左小右不知何时泪流满面,那通红的眼眶里的泪水仿佛汹涌的瀑布,悲伤与眼泪倾泻而出。

    “左小右?!怎么了?哪里不舒服么?是不是哪里痛?”夜睿不知所措地抚去她脸上的泪,可是那眼泪却怎么擦都擦不干净。

    夜睿慌乱不已,紧紧地将她按在胸前,不断地问,“左小右,不要吓我,不要吓我。我们现在就去找江浩东。不要害怕。恩?!”

    她眼里的绝然让他不由自主想到撞墙那次,她也是以这种决然地眼神看着自己。她要离开自己,以任何一种方式,毫不犹豫地要离开。

    那种感觉让他惊惧让他害怕,他浑身冰冷,如置冰窟。

    “不是我吓唬你,夜睿,是你在吓唬我。是你,是你。”左小右哇的一声痛哭起来,张着大嘴,闭跟眼睛,任由眼泪肆虐,指着他不断的控诉,“你知不知道刚刚我有多担心你,你竟然还跳下来,你就是,你就是存心要吓死我。呜呜……说什么以后不让人欺负我,明明你就是那个欺负我的人,坏人。我讨厌你,呜呜……”

    夜睿看着左小右闭着眼睛,张大着嘴,涕泪横流的模样,担心害怕的心情顿时就松泄/了下来。

    这样的左小右他以前也见过,情绪被压到崩溃时会以这样的方式发泄/出来。哭得眼泪鼻涕横流,眼睛闭得死死的,根本看不见自己的样子,简直,可爱死了。

    夜睿松了一口气,这种状态的左小右不会离开他。

    左少卿却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左小右,但是可以看得出来她很崩溃,想也没想正要冲上前去先扯过夜睿打一顿再说。

    不管什么原因,都是夜睿让左小右这样难过的。

    夜睿正要抚/慰左小右身子就被一股大力狠狠的带着转了半圈,他心系左小右分着心,等回过神来时脸上已经重重地挨了左少卿一拳。

    那一拳一记闷声,声音不大,但足够左小右听见。

    她睁开眼,就见夜睿被左少卿打得偏了头。那嚎啕的的哭声立刻咻地止住,她连忙跑到夜睿面前,紧张地问,“夜睿,你没事吧?”又嗔怪地看了左少卿一眼,“哥哥,你为什么打他。”

    这么好看的脸,打坏了怎么办。

    “小舅子在为你出气!”

    “他欺负你!”

    难得夜睿和左少卿异口同声道。

    夜睿抹去了唇角的血迹看向左小右,笑问,“解气了么?如果不解气,小舅子还可以再给我几拳。”

    左小右抹了把脸,摸着他有些发红的脸颊,又哭又笑,“你以后不要再那样吓我了,我真的会被吓死的。”

    夜睿捧着她的脸,柔声道,“好,以后再也不这样了。以后还这样,小舅子还可以打我,我一定不还手。好不好,打到你出气为止,好不好?”

    左小右摇摇头,看着左少卿不满意地嘟起了嘴,“哥哥以后,不许再打他了。”顿了顿,“特别是不能打脸。”

    毕竟夜睿的脸那么好看,打坏了怎么办。

    左少卿简直哭笑不得,看着她一副梨花带雨还护着夜睿的模样,连声哄着,“好好好,不打了,不打脸。”

    不打脸,别的地方还是可以下手的。

    夜睿捧着她的就是一阵狂亲,随后紧紧地将她拥进怀里,在她耳畔沉沉地喘息,“除了在床/上,其他任何时候我都不想你哭。你不开心可以打我骂我,但是,不要哭,不要离开我。左小右,不要离开我。”

    夜睿又把话题给扯到那种事情上去了,左小右简直哭笑不得。但是被他们两人这样一闹,积压在心里的恐惧感也随之消散了。

    左小右轻声道,“以后这么危险的事必须找人帮忙,知道么?”

    夜睿却摇了摇头,在接到左小右愤怒的小眼神时,他温柔而意味深长地告诉她,“左小右,你只一个妈妈,我也只一个岳母,这种事情,我不想假手于人。”

    一句话说得左小右那满心的怒气,蓄在跟边斥责的话都消失不见了。

    她紧紧地依在夜睿的怀里轻叹,“夜睿,你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男人。”想到站在一旁的左少卿连忙抬头看向他,补充解释,“除了哥哥。”

    一抬眸,就看见左少卿脸色惨白,蓝眸急速翻涌,那微蓝的瞳孔开始不断的扩散。左小右一惊,连忙推开夜睿冲过去扶住左少卿,声音情不自禁有些颤抖,“哥哥,你怎么样?”

    夜睿看着他眸中那不断扩散的蓝光,神色一变,立刻掏出电话打给西蒙,“让若森过来。”

    左少卿看着左小右的视线有些模糊,但他还是以平时那温柔的模样看着她,柔声安慰,“我没事,小右,不要害怕。我回去吃、药,就好了。”

    “好,好。我送你回去,我送你回去吃药。”左小右捂着嘴,左少卿刚刚看的广向根本不是自己站的位置。

    怎么会这样,一直好好的哥哥,怎么会这样。

    若森飞奔着过来,就见左少卿一副随时会倒下去的样子,连忙将他搭在肩上,狠狠地看了夜睿一眼,“你到底对少爷做了什么?”

    夜睿眸光一寒,正要说话,左小右连忙接口道,“先送哥哥回去吃药。”

    “夜睿,我我,我想一起去,我想看看哥哥,我想陪着他。”左小右心里揪成一团,刚刚哥哥的眼睛怎么这么可怕,难道他会瞎么?!

    夜睿看着她担心不已的模样,轻笑,“我们去有什么用。”看向跟着若森一起过来的西蒙道,“把江浩东叫上,带上他的东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