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五十八章 捉弄左小右的代价
    :

    就在左少卿的腿逐渐在恢复的时候,病房门口来了一位戴着金丝边眼镜极为斯文的中年男人。

    他进门的时候,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左少卿的身上,唯有夜睿在他走到床前时眸光闪一闪,在左小右耳边轻声道,“等我一下。”

    左小右一颗心都为左少卿痛成了碎片,根本不知道他在说道什么,只胡乱地点了点头,身子倚着墙,嗓子眼里窒着一口气,紧张地盯着左少卿的变化。

    夜睿走到男人身边,以只有两人听得见的声音道,“任何时候,不要在左小右面前提粟基毒液。”

    中年男人淡淡地扫了一眼倚着墙壁的女孩,挑了挑眉,“倒是有些情义。”看了夜睿一眼,“特意走过来,就这一句话?”

    夜睿轻哼淡道,“等着看一场兄弟相认的戏码。”

    几步走回到左小右身边,而左小右从始自终都没有将目光从左少卿身上移走。

    东叔和江浩东都紧紧地盯着左少卿的腿部变化,若森倒是看了一眼进来的中年男人,因为他是跟西蒙一起进来,也没有心情多问,左右不过是夜睿居的人。

    左少卿的腿已经恢复正常,江浩东和东叔都是眼睛一亮,两人几乎都是抢步上前,飞快地拔/出扎在左少卿腿上的银针。

    针出血止,江浩东擦了擦汗,还好来得及。然而就在他将针收回针囊的一瞬间,一道血注喷射而出。吓得左小右差点惊叫起来。

    也庆幸左小右忍住了,江浩东才没有受到更大的惊吓,虽然有些紧张,但他还是很有条不紊地在血柱周围的血海穴、梁丘穴上施针,血柱立时减少。

    江浩东刚刚松了一口气,就听得身后有个寡淡的声音响起,“在承扶穴上再加一针,血立止。”

    江浩东眼眸一亮,脸上一喜,及自然地承扶穴上加了一针,果然不再出/血。他抬头看向东叔,嘿嘿一笑,“果然姜还是老的……”最后一个字还没有说出来,他心神一晃,脑袋中灵光一闪,刚刚那声……

    他咻地回过头去,果然看见了他心心念念,又爱又怕的师傅,幽魂岛神医明思泽。此刻,他的师傅,正淡淡地看着他,面无表情,看不出喜怒。

    想到刚刚自己的失误,江浩东立刻垂下头,惭愧又害怕,“师傅,我……”

    明思泽波澜不惊地看了他一眼,倒也没发怒,道,“以你的脑子,能记住血海穴和梁丘穴已是不易。”

    江浩东动了动嘴,这也不知道是夸还是贬。

    东叔早在江浩东叫出那一声师傅时也回过头来,看着眼前这个仍然英俊斯文的男人,心中思绪百结。

    明思泽的目光从江浩东身上扫到东叔的身上,挑了挑眉,“祁佩东?丑成这样了?!”

    不得不说,夜睿说话这么刻薄与从小跟这位神医朝夕相处有很大的关系。

    四十年分离的相遇也因为明思泽一句轻描淡写的话而变得随意起来。

    这边认亲愉快,左少卿这边只剩下若森照顾。看着若森已经开始解左少卿手脚上的镣铐,左小右连忙跑过去帮忙,可是她发现自己根本就拿不动那沉重的镣铐。

    “一定会打开的,一定会的。”左小右双手抱起沉重的镣铐,不想左少卿的手再被压着。她憋着气轻而缓慢地将镣铐挪到床上,正想问若森怎么开。一只大手已经从后面伸了过来,握住她的手,按住了手铐上的某处,使劲一按,噌地一声机括按动,手铐瞬间弹开了。

    夜睿熟门熟路地开了另一只手上的镣铐,看着左小右抱着左少卿被手铐磨的血肉模糊的手腕时,眉毛跳了跳。叫了声,“江浩东。”

    江浩东条件反射冲到他面前,“是,少爷。”

    左少卿淡淡地扫了左少卿一眼,“给伤处上药。”

    “是,少爷。”江浩东看着左小右小声道,“左小姐,我给左少上药,很快就会好的。”

    江浩东的药她是知道效果可谓神奇,左小右连忙让开身,巴巴地看着江浩东熟悉而不温柔地给左少卿把药给抹上了,心疼地直说,“轻点,轻点。”

    药虽然是好的,但是这样抹上去还是会有点蜇人的。

    手擦完了,左小右又道指着左少卿的脚,“还有这。”

    腿当时因为在并发期,所以用了更沉重更大的铐子,当时上铐的时候都是四五个人从床下拉出来的。这会腿虽然好了,可是脚踝处的伤比手腕处更狰狞,更可怕。

    看着江浩东只抹了薄薄一层,左小右有些着急道,“再擦一点。”

    门外汉的直觉让她认为多抹点药会好的快点。

    “幽魂岛的药珍贵无比,可不是家常蜂蜜,随便伴出来的。”一个淡淡的声音从身后传来,言语中带着斥责的意味。

    左小右回过头,这才发现了房间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个不认识的人。听他的话,好像他是幽魂岛来的。

    想到之前说是江浩东的师傅,不由一怔,这就是幽魂岛的神医么?左小右顿时面露喜色,既然是神医一定能救哥哥。她顾不上刚刚还被人抢白了,巴巴地看着他就想开口求助。

    夜睿却先她一步开口了,声音同他一样不咸不淡,“八十亿还不够买你的药?”

    明思泽镜片后的眼眸闪过一抹狡黠的光亮,“八十亿还不够赔我的守岛机器人的。”

    西蒙在他旁边面无表情地提醒,“五年前我们就给够了守岛机器人的钱。”

    明思泽随手拍了一下他的脑袋,“有你什么事。”看向夜睿,等他发话。

    夜睿淡道,“再加二十亿。”

    明思泽这才满意地点点头,“会赚钱就是好。”看向江浩东道,“给他多抹点,反正人家花钱买了,涂多了适得其反也不关我们的事。”

    左小右脸色一白,连忙制止正要多涂的江浩东,赔笑着,“不用,不用,适量就好,适量就好。”

    她可不想哥哥的腿再伤上加伤。

    夜睿横明思泽一眼,看向西蒙,“刚刚说的二十亿不用过户了。”

    淡淡地看向明思泽,眼里无声地说着,捉弄我的女人,代价可是很大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