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六十章 未来妹夫
    :

    左少卿从床头下拿出一个香囊,笑容意味深长,“这是压制香精的香囊,如果没有这个,我可能都撑不到那个时候。”

    若森疑惑地看他手里的香袋,“这是?”

    “这是在郁金香花田前夜睿给我的。”左少卿看着若森,淡道,“撤掉所有针对夜氏的计划。”

    若森迟疑道,“少爷不是说跟夜睿谈过之后再决定吗?”

    他不相信少爷会当着小姐的面在塔楼里把该问的话问出来。

    左少卿没有多做解释,只道,“我们,或许还是盟友。”

    若森有些不可思议,“少爷认为他针对克莱斯家族的一系列举动不是为了刺激夜文龙,而是真正的对付克莱斯家族?”

    当初左少卿发现夜睿私下收购克莱斯家族下面的一些公司,确实是以为不过是豪门里的一些争斗。无外乎是夜文龙偏爱姘头克莱斯佐薰引起夜睿的反感和危机感,所以故意做出一些叛逆的举动让夜文龙注意到他。

    豪门争斗无外乎此,被忽略的儿子想让父亲更多的关注到自己,只能去重伤他在意的人。

    所以,当时左少卿才会拿此做文章,毕竟克莱斯佐薰和夜文龙这些年不明不白的关系是全世界都知道的事。

    他以夜睿刺激克莱斯家族,等的就是佐薰跟夜文龙吹枕头风,收回夜睿的所有财富和权力,这样他才方便抢回左小右。

    现在看来,完全不是什么豪门父子虐战,而是,夜睿真正的跟克莱斯家族有仇。毕竟全世界只有克莱斯家族才会拥有粟基毒液,那种只用来掌控男人的毒药。

    左少卿轻抚着掌心的香袋,“看来当时佐薰是想绝了夜家的种,倒是没想到夜睿还能撑到现在。”好

    若森这才惊讶地反应过来,“少爷的意思是,夜睿曾经被那个女人喂了粟基毒液?”

    左少卿没有直接回答他的问题,而是自顾自分析着,“这些年都在传夜睿极好女色,非处子不要。”轻笑一声,“还记得当时东叔的给我两套方案么?”

    若森点点头,“当然记得。东叔说若毒性行到四肢,需要日日要女侍;若全部压下腿下,则一月发作一次,每月行针解毒。”回忆道,“少爷当初要为小姐守身,宁愿每月病发行针。”

    早知道小姐无法跟少爷在一起,少爷又何苦选择这种方案,不过寻个女伴而已,又哪里需要每月都受一次这样的苦。而且,整整十八年。

    左少卿看着他眸中的不平,轻笑,“我选第二方案,不只是为了小右,也为我自己。”终归没有办法做到日寻一女,更做不到跟不喜欢的女人做亲密交/欢。

    若森没有说话,少爷的选择没有人可以左右。纵然他们心疼,也无补与事。

    左少卿将香袋放回枕下,道,“替我放水沐浴。”

    虽然跟小右说是换身衣服,但总不能真的只换身衣服。

    夜睿和左小右门口等着,本来夜睿是要下楼在大厅等的,可是左小右一定要在门口,所以夜睿只能陪着。毕竟只有这样自己才可以适时的阻止左小右对左少卿做出某种过分亲密的举动。

    楼下,明思泽和东叔正聊得投契,夜睿背倚着围栏将左小右圈在怀里,西蒙则面对围栏看着楼下大厅。

    这是一个背对背的姿势,他要在任何时候都顾着夜睿的后背。

    左小右仍与之前一样双目紧紧地盯着门的方向,等待着左少卿一出来就迎上去。

    夜睿实在受不了她望夫一样的望着门板,掰过她的脸让她看向自己,生气地看着她,“左小右,你的男人在这里。现在小舅子不在,你能看我了么?”

    左小右这才惊觉今天自己真的太忽视夜睿了,她愧疚又感动。

    夜睿平时工作就很忙,昨天到现在都没有怎么好好睡过觉,现在却一直陪着自己。

    左小右轻轻地踮起脚尖,在他唇边轻轻一吻,“谢谢你夜睿,一直陪着我。”陪着她哭陪着她等待,不管在哪里都让她可以依靠。

    “你是我的女人,自然要好好陪着。”夜睿揪了揪她的脸,“左小右,小舅子不会有事,这些年都过来了,现在明思泽来了,区区一个过敏症,一定很快就会治好的。嗯?!”

    左小右点点头,经他这样一说,一直提着的心似乎松了一些,喃喃着仿佛在解读他的话,又仿佛在自我开解,“是,不过是过敏症,江浩东的医术都这么厉害了,神医一定更厉害才是。哥哥,他一定会没事的。一定会没事的。”

    夜睿看着她这副模样,便知道她并没有真的放下。

    身后响起开门声,左小右立刻回过头,一身白衣,头发整齐的左少卿,悬着的心才正式放下,没事了,没事了。哥哥又跟以前一样了。只是,看着他身边的手杖,鼻尖又是一涩,脑海中又是图书馆里自己撞到他的那一幕。

    那个时候的哥哥,肯定很疼,很疼。

    看着她眼里的不安和后悔,左少卿便知她心想什么,笑道,“没什么,看起来恐怕事后自己并不知道。”

    左小右知道他是在安慰自己,在施针时他发狂的模样分明痛苦万分。

    既然他不想让自己担心,那便装作不担心的样子,免得彼此都有负担。

    左小右过去扶着他,笑笑,“好,知道了。下次不可以这样了,知道自己花粉过敏也不说。妈妈的画可以让我和夜睿挂啊,夜睿做得很好。”

    左少卿看着她笑,借了夜睿的话,“我也是妈妈的儿子,我想去。”

    “好好好。”左小右知道每个人心里都有一片执着,但是还是坚持道,“以后遇到这种事就跟我说,我们有东叔有江浩东,哥哥不许再一个人扛着了。”

    左少卿任由她搀着自己,看向夜睿,蓝眸弯了弯,“夜少,书房说几句话?”

    夜睿双手袖在口袋里,淡淡应了一声。

    左少卿遂对左小右道,“哥哥和未来妹/夫说几句话,小右先去房间休息一下。”

    左小右立刻拒绝,“不,我陪着哥哥。哥哥要跟神医说治病的事,我也要听。”

    左少卿看着楼下大厅,笑道,“神医和东叔正在商讨我的病情方案。我跟未来妹夫商量一下你的婚事。女孩子,还是不要在场的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