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六十一章 两个男人之间的对话
    :

    说到婚事,左小右心里顿时有些期待起来,有过那样一场盛世求婚,她真的无法想像自己和夜睿的婚礼将会是什么样的场面。

    “那,你们好好聊。”左小右小/脸通红,还不忘记叮嘱夜睿,“你们和神医生讨论的时候一定要叫上我。”

    “好。先去休息。”夜睿冲他柔柔一笑,看向西蒙时又是一副冷淡的模样,“陪左小右回房间。”

    左少卿几乎与他同时吩咐若森,“给小右泡杯养神茶送去。”

    看着左小右在西蒙和陪同下离开,左少卿才柱着手杖一拐一拐地带着夜睿进了二楼的书房。

    书房的布置一应简洁但一应摆设用具都透着精致和细腻的极致,与夜睿书房的奢华相得益彰,两种不同形式的华贵。

    夜睿更张扬,而左少卿则是温和外露。

    左少卿一张原木茶席前坐下,示意夜睿对面就坐。

    夜睿看着左少卿的动作,显然是要煮茶。

    他挑了挑眉,修长的双臂,搭在身后的椅背上,欣长的身形拉出一股黑暗的压迫感。

    左少卿纹丝不动,唇角挂着定式的笑容,“z国人爱喝茶,这是古法煮茶。”从茶席下取出一只小泥炉放在桌上,加了一块固态酒精,遂将一只雕云契月的精致铁铸壶放在泥炉上,“先煮水再煮茶,漫长而煎熬,可是烹制出来的茶却比开水冲出来的茶更香更浓郁。”

    夜睿仍是没有说话,今天来这里,为的就是跟左少卿把话挑明了,他吞吞吐吐,自己便陪着他磨蹭,总之今日一日都耗在这了。

    水上炉,左少卿送了一杯温水到夜睿面前,随后才掏出一枚精致的香囊放在桌上。

    夜睿挑了挑眉,倒是想不到左少卿看似温吞,没想到办事倒是利落。

    “这枚香袋,其实你可以早点给我,不是么?”左少卿抚着香袋上精美的丝线,蓝眸微闪,“恐怕是在森林寻找小右的时候你就开始怀疑我中了粟基毒液。今天引我进郁金香田,不提前给我香袋,为的,不过就是看我毒发时的模样,验证你自己的猜测。若是,那这枚香袋便是你的暗示。”

    夜睿仍是没有说话,仿佛在听他自己在编的故事。

    左少卿也不介意,举起香袋放到他面前,“我是不是可以理解成,这就是你要我跟你联手对付克莱斯家族的邀请?”

    夜睿取过桌子上的香袋,如玉的拇指摩挲着金丝表面,眸子扫向他,平淡如水,“猜了那么多,只说对了最后。”将香袋放回桌上,“不过比起其他,这才是重点。”

    夜睿漫不经心的靠着倚背,看着他,“从森林里你以类似粟基的毒液注射解毒的时候,我就确定你中了粟基毒液。这种注射缓解法,是我十四岁前用的。那股味道,至今难忘。”

    他说得轻描淡写,左少卿却知道被注射的瞬间那股筋脉刺痛带动的痛苦难熬。他现在每每注射都有刹那间的痛不欲生何况还是十四岁前的稚龄少年。

    夜睿傲慢地看了他一眼,“所以,这点既错,后面所有推测都不成立。我并没有要引你进入郁金香田,是你自己要去。而且……”眸光一冷,声若寒冰,“如果不是因为你是左小右的哥哥,你以为凭谁都能进我母亲的处所么?”

    声音一顿,“而给你香袋,不过是看你竟然妄想憋气过花田,看你可怜,给你一个罢了。”淡道,“我想不到的是,你竟然躲不过一片郁金香田。”

    左少卿不以为然,摸出一只玉佩,放在桌上,“怯香/软玉自然敌不上神医亲自为你调制的避毒香囊。”

    夜睿眸光微闪,原来祁佩东不会调制避毒香袋。

    左少卿看向他,“既然话已挑明,关于神医为何今天到此我就不做无畏猜测了。不如夜少一次性将话说明白了,接下来交易或者合作,都好谈。毕竟,我们找神医已经不是一年两年了。”

    “爽快。”夜睿眼里闪过一抹赞赏,从这一点上,左少卿倒有一副磊落地性子,不像外表看起来那样娘气。

    “明思泽这些年一直在找他失散的师弟,我不过是为了成全他一个心愿罢了。那日给左小右用药,她说见过你手里有一模一样的瓶子,景泰蓝珐琅做药瓶是幽魂岛的秘法,他处若有自然就是同出一门的人。我是不确定,东叔是不是明思泽要找的,毕竟确实容颜大改。我只好派人将明思泽带过来,让他们自己相认。”又意味深长地看了左少卿一眼,“现在么,算是对你退出左小右人生的报答。”

    左少卿目光一沉,蓝光汇聚,而面上仍是一派波澜不惊的模样,“这话什么意思?不如夜少明示!”

    夜睿冷笑着讥讽,“你这面具戴着累不累,不想笑的时候就别笑。虚伪死了。”

    明明已经起了防备之心却偏要装出有朋自远方来的样子,他也不嫌肚子疼。

    左少卿淡淡一笑,温柔回之,“什么时候你收了那变脸的模子,我便收了这微笑的面具。”抬眸看了他一眼,“你看向小右时温柔彻底,看向别人时冷若冰霜,一秒变脸,速度之快,也够恶寒。”

    对于这一点夜睿颇不以为然,“我的女人那么可爱,自然值得我笑。难道你值得么?”

    左少卿不再扯这种闲题,继续追问,“白家的事你又知道多少?”

    “至少知道你不是白公爵的儿子,不是左小右的亲/哥哥。”

    左少卿眸光一冷,垂眸敛光,顺势在已经烧开的水里加了茶叶,加盖再煮。

    “恐怕连我是小右名正言顺的未婚夫的事也知道的清清楚楚吧?”

    夜睿扫了他一眼,不以为然地说着感激的话,“这正是我要感谢你的地方。感谢你自愿退出,成全我们。”否则左少卿要真的拿着佐依夫人的遗言做尚方宝剑,以左小右那死都想有家人的性格恐怕还真会豪不犹豫地选择抛弃他,跟左少卿结婚去完成亡母的遗言。

    “原来如此。”左少卿又往炉子里加了一块固态酒精,唇角微扬,还真看不出来他有多感激自己。

    “千万别得意太早,若有一日/你让小右伤心了。我会毫不犹豫揭开真/相,娶她为妻。”

    夜睿立即截断他的话,“这辈子,你都不会有这个机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