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六十二章 左少卿的故事
    :

    渺渺云烟起,铁壶的壶嘴里冉冉升腾起浅浅的雾气,带出一阵阵淡淡地清香。

    左少卿提壶下炉,灭了炉火,将小泥炉放回茶席下,方才提壶倒茶。

    他侍茶的神情极为专注,仿佛刚刚那一场试探的前/戏不曾存在,仿佛眼前只自己和茶并无夜睿。铁壶的手柄应极为烫手,他却垂眸敛神,恭敬虔诚的将茶汤注与眼前的两枚上了年岁的薄陶泥杯里。

    目光与茶杯一线,时时关注茶汤,两杯满至溢,放壶洗杯,将杯中陈气洗去与茶香一致。方才再提壶注水,仍与此前一般细致,茶水八分在杯。

    左少卿放下茶壶,将茶汤分与夜睿面前,温声道,“工序樊荣,看似有些歪路,但是其味却比直接冲泡更浓郁。左少试试我这雨前龙井,滋味如何?”

    夜睿就手顺过薄陶泥杯,刚一触手,指尖立刻被烫得有些灼痛。他看着左少卿已淡然执杯,轻闻慢嗅,嗤笑道,“喝茶也喝得卧薪尝胆般,还真是辛苦。”

    话虽如此,他也并不急着放下。细细品闻,鼻尖确有一股极浓郁的茶香,带着阵阵江南雨季的清爽微凉,与茶香间能感受到那满山茶园的清淡之气。

    待指尖适应了那滚烫的热度,缓缓喝了一口,舌尖立刻被缠上了一道清浅的芬芳,并窜与口腔中每处,确实茶芬宜人,与平日冲泡不可同日而语。

    古法煮茶,确有妙处。

    夜睿饮尽杯中茶,将茶杯放下。

    左少卿为两人续上茶,声音淡淡,“卧薪尝胆不过十二年,而我,等了二十年。”将茶水推到夜睿面前,自己执了一杯,轻笑,“以现下情形,我倒不知道能不能再有二十年。”

    夜睿这回并没有去拿茶盏,茶也好,画也好,他都精懂,但懂便是了,从不沉溺其中。

    他慵懒地倚着椅背,看着左少卿,有些不屑,“难不成你到现在还没做好准备?”淡淡扫了一眼桌上了香袋,“那这香袋我只能折现了。”

    左少卿放下茶盏,眸光仍然微和,“夜少心疼给了明思泽二十亿,也不必这样费尽心思从我这里刮着补空子。”话题一转,形容严肃,“据我所知粟基毒液除了那个女人,谁都无药可角。”直视夜睿,满眼杀手,“你许了小右一生一世,你要如何保证她将来?”

    夜睿淡淡地扫了他一眼,“这是我的事。我的女人我自己顾着。小舅子,不如淡淡接下来的计划。你们欧家和克莱斯家族应该还有一桩灭门惨案要清算,而我不过个人恩怨。不管怎么合作,小舅子都是稳赚不赔。”眸中闪过一抹浅笑,“不如就以此为礼,此生都以小舅子的身份好好生活?”

    这是要左少卿一辈子都不告诉左小右他的真实身份了。

    左少卿轻抿了一口清茶,明眸微垂,笑意十足,“若小右幸福,我自然缄口不提。那这算是我白赚了?”

    夜睿不以为然道,“我对弱者一向慷慨。”

    左少卿顿时被他这种得了便宜又卖乖地态度给气笑了,“你这个人,真的是很讨厌啊。”

    可是,确实魄力十足。只是,还有些意外,“你竟然查到了欧家?”

    “这一点都不奇怪。”夜睿不再品茗,一口喝了面前的茶,动作颇有几分豪气,神色裹挟着不羁,“我查过她所有的情史,真的假的,全部查过。因为跟左小右有关,佐依夫人被劫案的真相我更深入查了几分。当时新闻都说佐依夫人在出国被劫后一直跟劫匪生活,其实不然,她被劫持后被欧家所救。而这,应该全是那女人的阴谋!”看向左少卿,“欧大少,我推测的可对?”

    欧大少?!

    左少卿有些晃神,二十年了,他只记得自己的仇自己的恨,却差点忘记了自己姓氏自己的名。

    他看向夜睿,露出几分赞赏,“大体就是如此。”双眸看着杯口茶,记忆恍然拉开,声音淡淡,“确实一切都是那个女人精心策划。”

    “当时欧家刚刚崛起,我父母关系极好。克莱斯家族欲吞并欧家,佐薰几次要接近父亲都没有成功。后来在偶然的聚会中发现佐依夫人跟我父亲相恋甚欢,便故意在我父亲必经之路策划了佐依夫人被劫案。父亲将佐依夫人带回家,那时我很小。”

    “佐依夫人初时并不知道真/相,后来佐薰找到她强迫他勾引我父亲。佐依夫人刚刚嫁与白公爵又怎么会答应。佐薰竟然告诉佐依夫人,白公爵早已成了她的裙下客。”

    左少卿眉宇间淡着浓浓的讽刺和厌恶,“克莱斯家族百年贵族,承女皇封爵,子孙后代永享福禄。世人都当是有多高贵的奉仰着,却不知是一个以女色侍位得来的荣华富贵。亲生姐姐竟然能毫无廉耻的夺走妹妹的丈夫,逼/迫亲妹妹勾引男人。”

    夜睿眉头一跳,“佐薰对佐依夫人做了什么?”

    “她威胁佐依夫人如果再不对我父亲下手就会让她回到族里,喝下粟基毒液,惩罚。”左少卿眼中尽是冷色,“佐依无人无法,只好切腹重创自己,骗佐依夫人说是勾引未遂反被刀伤。克莱斯丝家族嫡系女儿稀少,佐薰也不想失去佐依夫人这个助力,便又演了一场救回人质的大戏。”

    “佐依夫人离开之前再三告诫我父亲,千万不要跟佐薰正面接触,不要喝她递过来的任何东西。那时我虽然年幼,但已能记事。这番叮嘱她当着我同父亲母亲说了不下十遍。眸中的急切与担忧,我此生难忘。”

    夜睿修长的手指支着下巴,眸中闪过一抹深思,“白公爵的那一场大火,又是为何?佐薰既然得到了白公爵,夺他产业是迟早的事,又何必赶尽杀绝?毕竟佐依夫人是她的亲妹妹。”

    左少卿意味深长地看了他一眼,“因为白公爵并非无脑之人,当初他和佐薰在一起,不过是相信佐薰所言,佐依夫人跟我父亲有染。他很快就察觉到佐薰的手段。特别佐依夫人收养我后,他查到了欧家,查到了那起绑架案后的真/相。然而他醒悟的太晚,佐薰已经得到白家多伴产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