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六十四章 男人之间
    :

    左少卿看着她宠溺一笑,“休息好了么?”抬手勾了勾手指,若森立刻搬了一张椅子放在左少卿旁边,“小姐请坐。”

    夜睿冷冷地扫了那把隔着一个左少卿的位置,圈住左小右腰,往自己腿上一按,“坐我这。”

    傲娇地看了左少卿一眼,想分开他和左小右,门都没有。

    左小右毕竟年轻,受不了那些看戏的目光。脸蛋通红,使劲地推了推夜睿,小声抗议,“我做椅子就可以了。”

    夜睿咬着她的耳朵,暧昧的气息喷洒卷着只有两个人才能听见的声音落到她的耳内,“有反应了,别动。”

    左小右顿时羞臊不已,虽然知道有哥哥肯定不容许夜睿乱来,可是她真不愿意看到他们两个为自己起冲突。只好认命地坐在夜睿的腿上,感受着某些戏谑的眼光。

    仿佛为了转移大家的注意力,左小右看着夜睿小声问,“说到哪里了?怎么不说了?”

    夜睿这才冷冷地扫了一眼正饶命有兴趣地打量着左小右明思泽,“发/情的话可以去找女人。盯着我的女人看,是想换副眼镜么?”

    明思泽不咸不淡地回了一句,“我发情的时候会默默地找地方解决,不会公然交/配。”

    轰!

    左小右瞬间满脸通红。

    这,这说的是什么话?!

    左小右终于知道为什么夜睿能那样随意地说着流氓地话了,他从小跟着一个老流氓生活,没有真的变成流氓已经很不容易了。

    左少卿看着左小右小/脸垂得都要掉到地上,默默叹了口气,夜睿不怕丢人,可是小右怕。勾了勾手指,若森立刻把左少卿旁边的椅子搬到夜睿身侧,对左小右道,“小姐,请坐。”

    夜睿终于松开了手,将椅子拉到自己身边紧紧挨着后,才让左小右坐下,看了明思泽一眼,“接着说。”

    接着说什么呀?说他留下来要准备的东西么?

    明思泽接收到夜睿那极具暗示性的眼神,他看站夜睿,镜片后的眼眸一闪,“听说蓝博最近出了一辆新车……”看着夜睿,挑衅一笑,“不过我觉得还是要法拉利的那款古董跑车好了。刚好,你车库不是有一辆?”

    看着夜睿眸中的冷光,明思泽丝毫不以为意,推了推眼镜,“刚刚讲到哪里了?”看向江浩东,“把刚刚记下的内容读一遍。”

    江浩东虽然跟夜睿有些默契,但哪里有明思泽知夜睿的心思。他看看少爷又看看师傅,一时有些摸不准两人什么意思,摸/摸脑袋,看着本上记着的那些明思泽必买清单,考虑是不是真的要读出来。

    “啪!”夜睿打了个响指,“给靳叔打电话,安排人把车送过来。”面无表情地看着对面的老狐狸,“可以往下说了么?”

    他们刚刚讨论的并不是什么治疗方案,而是在讨论接下来如何对付克莱斯家族。

    因为最近夜文龙和佐薰都住在夜睿家里,所以这一阵明思泽会先住在不易居,并且留下来跟东叔研究粟基的解药。否则明思泽的到来会让佐薰心生警惕,那计划实施起来可能就会有难度。

    夜睿和不想左小右参与其中,所以才会被明思泽“敲诈”。

    这一刻左少卿突然有些同情起夜睿来了,心里似乎有什么担心在放下,这个男人,真的是用心在爱小右啊,或许,爱得,比自己更多。

    明思泽看着夜睿,唇角扬起得逞的笑意。推了推眼镜,一本正经地看向左少卿,“这一阵我会留下来,跟阿东一起对你做个血样分析,定一个具体的实施方案。在方案制定完成之前,你还是只能跟以前一要,先尽量避免到花粉密集处。”看向江浩东,“睿儿的香袋多备两份。”看向左少卿,有些斟酌,“睿儿身体不能受花精刺激,跟你这性质有点像。在我和阿东的方案出来你,就先就香袋吧。”

    睿儿?

    左小右听到这个称呼的时候,看着夜睿笑了。

    虽然那个坏女人也叫夜睿睿儿,可是她听着就有点毛骨悚然,但是听着神医这样叫会有一种大人叫小孩子的感觉,很自然,很亲昵,又带着一丝丝坏意的捉弄。

    夜睿从小被叫到大,也不觉得。见她这样笑得奸猾的像只小狐狸,戳了戳她的鼻子,荤话张口就来,“不许在大庭广众之下勾引我,憋出内伤的是你自己,毕竟你男人定力好。”

    “我我没有。”左小右的脸更红了。

    东叔噗一声将嘴里的水喷了出来。

    明思泽一脸嫌弃地扔过去一包纸,“你怎么丑着丑着还这么恶心。”

    很显然,他觉得夜睿的话一点问题都没有,并且非常认同。。

    东叔已经对自己这位师兄的节操彻底跪了,但是基于对他尊重,他还是很慎重地道了歉,“抱歉少爷,各位抱歉,失态了。”

    夜睿冷冷地扫了一眼左少卿,一脸地嫌弃。看看你身边的人,再看看我身边的人。一个个都如此淡定。

    左小右住在不易居那几天,夜睿不管不顾地将自己人塞到了不易居,那个时候左少卿只觉得这个人极为厚颜,而现在,他则彻底感受到他的没节操。

    一个不要脸没有节操的人,注定不是正常人可以应付的。

    可怜的小右,那小/脸红得简直要烧起来了。

    左少卿叹了口气,看向左小右,“小右,今晚留下用饭吗?”

    话题转开,左小右松了一口气,连忙接口道,“好,好啊。”

    虽然她曾经跟左少卿一起吃过饭,但毕竟那个时候不知道他是哥哥,心情跟现在有很大的不同。

    看向夜睿,“可以吗?”

    夜睿揪揪她的脸,“当然可以。可是……”似乎在沉思,“你留下用餐,我回去,晚饭后来接你。嗯?”

    左少卿求之不得,恨不得他赶紧走,自己有更多的时间跟小右独处。

    左小右却摇摇头,“不,一起吃啊。”看向左少卿,“哥哥才不会这么小气,是不是?”

    当然就是这么小气。

    左少卿压下内心的不赞同十分温柔地冲左小右笑笑,点点头,“自然。”看向夜睿,“就是不知道夜少肯不肯赏脸留下一起用餐?”

    夜睿似笑非笑地看着他那得体的笑容,气定神闲,“却之不恭。”

    看你的笑脸面具能戴到什么时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