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六十五章 神医的故事
    :

    左小右觉得这是自己吃过最圆满的一顿饭,也是最自在的一顿饭。

    在孤儿院的时候陈万青一直教育孩子们夹菜只能夹自己面前的那碗,否则就是不礼貌;刚到夜睿居的时候摄于夜睿的淫/威她甚至连菜的都不敢夹。但是习惯已经养成,现在左小右都还只夹自己眼前的菜。有时候夜睿看不过去会给她夹一些菜,但都是造型奇怪,极有想像空间的菜式,比如烤肠。

    但是今晚,左少卿布的转台圆桌,每道菜上来第一时间会转到左小右面前,用公筷夹到她的碗里,语语气那样温和,“小右,试试这个四喜丸子,比外面餐厅的要清淡些。”

    “这个是芙蓉大虾,不易居的口味轻此,吃的惯么?”

    “谢谢哥哥。”左小右弯了眸子仰头看他,眼里满是感动。她一直渴望的被关爱,被在意的心,被填的越来越满。

    “小笨蛋!”左少卿顺手摸了摸她的脑袋,满眼的宠溺。又舀了一碗羊肉汤,“这个是雪月羊肉,你身子寒,多喝点。”

    左小右又点点头喝抱着羊汤一口喝了。

    夜睿冷冷地看着他们两人的互动,将碗推到左小右面前,将她碗里咬了一半的四喜丸子和没有吃完的芙蓉大虾全都夹进自己碗里。又把自己碗里的那些咬了一口的鸡鸭鱼肉都放到了左小右的碗里。

    自从那次被夜睿看到自己和左少卿同吃一个苹果后,在夜睿居几乎每次吃饭夜睿都把自己吃了一半的饭菜给左小右。

    左小右已经习惯了,可是现场除了他们两个之外,别人都有些难以接受。

    左少卿立刻吩咐,“给小姐换餐具。”

    简直太不卫生了。

    左小右连忙摆手,一脸无所谓的笑笑,“没事,不用了。”

    说着把夜睿那些吃了一半的菜都吃了,重口味地连东叔都看不下去了。

    当然,还有一个人也十分淡定。

    明思泽看了夜睿一眼,“睿儿,你可真恶心。”推一一下眼镜,十分赞赏地扬了扬眉,“我喜欢。”

    东叔看了明思泽一眼,“师兄,真有师傅当年的风范。”

    明思泽姿态优雅地吃了一口饭,从容地看了东叔一眼,“这显然,毕竟师傅把他的衣钵传给了我。”极为不屑地扫了东叔一眼,“你看看,哪里有半分当年的姿色。真丑。”

    左小右差点喷饭,他怎么能用姿色这两个字来形容东叔这样的老人?

    左小右忍着喉咙里的难受,硬是把饭咽了下去。明思泽淡淡扫了她一眼,看向夜睿,“还没调教好啊。眼看着就要吐了。”

    “咳!”左小右终于破功,忍不住剧烈咳嗽起来。幽怨地看了他一眼,这人怎么能当人面告状。

    夜睿淡定地左小右顺了顺背,又递了杯水给她喝了,等她嗓子里那股劲过去后。才不屑地扫向明思泽,“跑车可以小心点开,毕竟古董车,安全系数可没保证。”

    明思泽不以为然地扬了扬眉,“江浩东可还没有传到我的衣钵,我要不好了……”看向左少卿,“你的小舅子的过敏症可没有人能治得了。”又扫了东叔一眼,“毕竟被庸医弄成这样了,能治改善他体质的,她就只有我。”

    不等夜睿回答,左小右连忙冲他合什求饶,“夜睿他说笑的,神医您不要见怪。”连忙又盛了一大碗羊肉汤递到他面前,赔笑道,“您一定会长命百岁的。”

    左小右只觉得心好累,一个夜睿已经够难应付了,现在还出来一个跟夜睿个性一样样的怪叔叔。

    明思泽得意地看了夜睿一夜睿,傲娇地接过羊汤,“睿儿以前叫我明叔叔,后来长大了就不叫了。你是他的女人,不如你来叫。”

    左小右从善如流,立刻甜甜地叫了一声,“明叔叔。”

    明思泽喝了口羊汤,满意地点点头,放下碗,从怀里取出一只蓝丝绒盒子递给她,“见面礼。”

    左小右犹豫着,夜睿已经接过来了,递到她手里,柔声道,“打开看看。”

    “谢谢明叔叔。”左小右乖巧地道了谢,这才打开了盒子。掰了几下没有掰开。

    “笨蛋。”夜睿抓着她的手,摸/到接口处一点,轻轻一按,盖子弹开。

    左小右眼眸一亮,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妈妈的耳钻?”

    左少卿也忍不住探过头来,只见那只盒子里果然躺着昨天他给左小右的那枚佐依夫人的耳钻。

    夜睿看向明思泽,也有些意外,“老怪物,这是怎么回事?”

    明思泽意定神闲地喝着汤,不以为然道,“曾经跟佐依有过一面之缘,捡到的,现在算是物归原主。”

    “明叔叔,你,你以前见过我妈妈吗?”左小右顿时激动起来,大大的眸子闪着兴奋的光芒,盯着明思泽不停地问,“明叔叔,您是什么时候见过我妈妈的?她那个时候几岁?是不是特别好看?你们怎么认识的?”

    虽然左少卿也讲过妈妈的事情,但是毕竟他年纪小,而且是从孩子的角度看妈妈,有本身先入为主的观念。但是明思泽不一样,他和妈妈是平辈,一定知道更多妈妈年轻时候的事。她好想知道。

    而且,虽然她也见过妈妈的照片和油画。可是都是左少卿记忆中的少妇模样,她好想知道妈妈年轻时候的事。是不是有很多朋友,是不是很优秀,是不是有很多人喜欢?!

    明思泽垂头吃饭,淡淡地应着,“哦,二三十年前见的吧。她,像你现在这么大。好看,好看的。”

    说到后来,明思泽的声音几乎微不可闻了,也不知道是被饭咽着了,还是怎么了。

    夜睿若有所思地看了神医先生那有些发红的耳尖,“以前怎么没有听你说过你有认识岳母大人?”

    明思泽放下碗,优雅地擦了擦嘴,又是那高傲的模样,“你也没问。”

    东叔在一旁喃喃,“二三十年前?那时候我们还在科学院,怎么可能有机会见到女人。”恍然大悟,“啊。师兄,那年你代表科学院参加了皇室的舞会……”

    明思泽抓起眼前的馒头塞进东叔嘴里,“多吃点,看你都长成干尸了。”

    说着起身离坐,飘然而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