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六十八章 为自己名证
    :

    她不能给夜睿丢脸!

    左小右轻倚在夜睿怀里,脚步轻快地跟着夜睿上了电梯。转身,电梯门关上的瞬间,她听得外面发出一声惊叹,“哇塞,她素颜啊。好漂亮啊!”

    电梯里全是夜睿居的人,夜睿毫不吝啬地夸张,“左小右,你表现地很好。”

    左小右局促地笑着,“我怕给你丢脸。”

    虽然左少卿告诉她自己是y国白公爵的小姐,夜睿也当着全世界的面向自己求婚。但那种自小被陈万青灌输的小心谨慎的理念,以及自幼遭受的不公平待遇让还是无法立刻自信起来。毕竟,从前的左小右除了陈万青不会再有人夸她。生命中的二十年,接受的都是诋毁和嘲讽。发

    人性就是这样,比你好的人看不起你。哪怕只有一点点多与你的优势,就会恨不以此将你踩到底下,万劫不复。

    人的自信来自骨子里,血液里,自尊与自卑之间可以极快的转换,然而自卑又不是自尊。

    左小右似乎有些明白夜睿为什么要带自己到这这种公共场所,他是想让她亲耳听到外界对她的赞美,亲眼看见那些羡慕和惊艳的目光。

    电梯门开,保镖先行,隔开了一应行人。

    左小右在夜睿的护佑下,仰起了头,看着,明眸弯成两道玄月,“谢谢你夜睿。”

    她要有信心,有底气才对。因为,夜睿爱她啊!

    这是全世界最珍贵最强大的底气。

    “小右?!”

    就在左小右几乎要沉溺在夜睿宠爱的眼神里无法自拔的时候,一个邪冷的声音传来。

    左小右转过头看清对面站着的两个人的时候,身体立刻紧张地绷成一条直线,下意识往夜睿怀里缩去。

    辰亦勋,那个毫不犹豫把亲弟弟扔下悬挂的男人,那张斯文的面具下带着嗜血残忍。

    艾莎站在辰亦勋身旁看着左小右的样子,气不打一处来。可是偏生这是在公共场合,她要保持着名媛的形象。她一脸受伤地看着夜睿,声音颤抖着却带着一股好强的硬撑,“睿,夜、睿,恭,恭喜你。”说着眼睛一眨,眼泪就下来了,梨花泪雨的模样不知道碎了多少男人的心。

    看得周围的人无不为之动容。是啊,那样高高在上的名媛千金被一个孤儿给抢了男人,搁谁心里受得了。

    原来羡慕左小右的人立刻将同情移到了艾莎的身上,并对左小右投以厌憎的目光。

    然而刚好是这些厌恶,嫌弃的目光让左小右更加坚定起来。因为,这些都是她从小一惯面对的目光啊。她一遇到这种情形,就会自然反弹。反倒是那些羡慕审度会让她不自在。

    左小右挺直了脊背毫不畏惧地看向艾莎,唇角勾起一抹得体的笑意,关切地问,“艾莎小姐,你怎么哭了?”

    艾莎抹了一下眼泪,坚强勇敢地做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笑笑,“没事。我就是为睿高兴,真的祝福你们,你们,很配。”

    左小右巴眨着大眼,眸光闪了闪,“可是你这样,大家都会夜睿真的是你的未婚夫,而我真的就是那个抢走你男人的可耻小三。”

    夜睿之前面对媒体采访时说艾莎不是自己未婚妻那段被辰亦勋压下来了,所以围观群众并不知情。此时听左小右这样说,不由立刻汇起八卦的耳朵听下文。

    “你,你怎么可以这样说。”艾莎仍然是一副受害者的可怜表情,欲言又止,话不说完,让人浮想联翩。

    左小右却早就做好进攻的准备,她看向艾莎,声音很轻,“我知道我出身低,在孤儿院长大,没华丽的身份没背景,读大学都需要学生证抵押报名。我不是绝世美女,没有美好的姿态。可是夜睿他没有嫌弃我穷,没有嫌弃我没有绝世容颜。夜先生认为我配不上夜睿,才会发出声明说你是夜睿的未婚妻。他想让我看见你时自惭形秽,主动离开。我想你也很喜欢夜睿,否则,不会素未求面就会自愿配合,演这样的戏。”

    她看向艾莎,一字一句,声音很轻,语气很重,“你说你是夜睿的未婚妻,你知道他喜欢什么颜色,喜欢吃什么,生病的时候吃哪种药,最开心最难受的事么?你什么都不知道。我或许不如你出生好,但是,我爱夜睿,不管你们用什么阴谋诡计,我都不怕。不管你们认为我是为了夜睿的钱也好,还是其他什么都好。我都不怕,不会退缩,更不会让!”

    她看向艾莎,余光淡淡地扫向周围的人,自信地扬起了唇角,“我不知道童话里是不是骗人,我不知道我这个灰姑娘什么时候会被打回原型,但,在那之前,我都会去守护得来不易的爱情。”弯了弯眸子,“为为什么穷孩子就不能有爱情,为什么孤儿就不值得人爱,因为穷么?”左小右指着自己的心,“在遇到夜睿之前,努力打工赚生活的我觉得我自己很富有,觉得靠奖学金读大学的自己很富有。我以一人之力去挣我自己的前途博我自己的爱情,在你们有钱人的眼里就那样不堪么?甚至还在去编那样大的新闻去造出一个未婚妻,把我架上小三之名?是,在看到新闻的那一瞬间,我曾经退缩过。但是,没有什么比当事人的承认更有效果。”

    左小右举起戴着“海伦之钻”手,唇角轻扬,“我,是夜睿的未婚妻。所以艾莎小姐,请不要以受害人的身份再去误导更多的人来诋毁我。这个世上我最不怕诽谤,最不怕谣言,最不怕欺负。因为,在孤儿院里长大的我,从来最不缺的就是这些。这是我第一次为我自己解释,因为,我不要我喜欢的人因为喜欢上我而背上渣男的名声。”

    看向艾莎,“你的未婚妻身份是夜老先生给的,我想,你如果真需要一个交待,应该找夜老先生以及你那位一手促成这件事的姑妈,而不是从来都不知道你的存在的夜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