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七十四章 转变的态度
    :

    就算夜睿只有八岁,他也不会去随便污蔑一个人。难怪夜睿会那样多疑,那样害怕被人欺骗。因为是他的亲人先不信了他,是他唯一的亲人先背叛了他啊。

    左小右默默地握住了夜睿的手,这个时候她不便说话,但是她可以让他感觉到自己会一直在他身边。

    感受着手背传过来的柔软的还有些颤抖的温度,夜睿那冰冷的眸子逐渐温和起来。待她吃完,才与她一同离开。

    路上夜睿又让左小右背诗,来回还是那一首,左小右有些惭愧,“你喜欢,我以后多背些诗。”就不用来回只听这一首了。

    夜睿不以为然地摆摆手,“这首就挺好的。”

    左小右有些迟疑,“怕你腻。”

    夜睿为她做了好多事,而她能为夜睿做的,就是在他疲倦的时候为他背首诗。她想为他多做点。

    “背诗给我听,我告诉你。”夜睿看着她目光灼灼。

    左小右愣怔了片愣,还是听话地背着,“如何让我遇见你,在我美好的时刻;为这,我在佛前求了五百年;求佛让我们结一段尘缘……”

    “佛看你可怜,就把你送到我身边。”夜睿打断她,看着她眉目似星,“左小右,我知道你特别特别喜欢我。”

    原来如此!

    原来每次当自己背这首诗的时候,夜睿会把自己想成诗中的“你”,一如当初的自己,每每背到这首诗时,都会把自己想成“为他开花的树”……

    原来,夜睿,把它当作一首自己给他的情诗。

    左小右回望他,情不自禁地喃喃着,“夜睿,可恨我没有林徽因的才华,没有陆小曼的浪漫。如果有,我一定会你写出这世上最美的情诗,念给你听,每天一首,让你不会厌倦。”

    表白,情话带出来的深情,占满了整个车载空间。

    甜的腻,静的美,无声的凝望,在片刻后被一声嗤笑打断。

    “左小右,你勾引我的样子真美。”夜睿握住她的手,咬住那纤细的指尖,“下次做的时候说情话给我听。”

    噼里啪啦!

    左小右听见空气中的浪漫气氛瞬间支离破碎,转而披上色情的色调。

    真是……荷尔蒙满溢的男人,大脑真是与众不同。

    到学校门口,左小右发现校门口围满了媒体记者,长枪短炮,似乎在等着谁。

    夜睿眸光一冷,看着窗外,沉沉叫了一声,“西蒙。”

    西蒙立刻下车,同时随后跟过来的车里下来几名保镖跟了过去。

    不知道西蒙跟那边的人说了什么,那些人很快冲夜睿的方向打了个敬礼的手势,鞠了个躬,纷纷撤走了。

    左小右疑惑地看着窗外的景像不由问,“他们来采访你吗?”

    夜睿淡道,“不,来采访你在被我求婚后的感受的。”

    “你怎么知道?”

    看着疑惑不解,浑不开窍的样子,夜睿又戳了戳她鼻子,“如果是要找我,就该守在夜睿居门口或者在夜氏楼下。而不是这里。”

    好吧。是她想的不周全。

    左小右有些沮丧,光从读书这件事情上来看她觉得自己的脑子还可以,但是跟夜睿一比,就会时不时的受到打击。

    身边有个聪明人的生存压力真的很大!

    校门口,夜睿仍如以前那般亲吻着她的额头,随后拥抱离别。

    怕是左小右再度被人骚扰,夜睿这次没有先走,而是等着左小右的背影拐进了教学楼里才让西蒙驱车离开。

    这是那一场盛世求婚后左小右来上学的第一课,刚走到教室,就听得有人小心的嘀咕着,“左小右来了。”

    然后站在教室后门的左小右就看见整整一教室的脑袋整整齐齐地回过头来看着自己。

    “小右,坐这里。”坐在最后排地小优冲她招手。

    左小右点点头,默默地在教室后面坐下。现在,她已经没有当初那种被全世界排斥的不自在了。所有一切都在适应,都在习惯。

    趁老师还没有来,小优连忙同她道喜,“小右,恭喜你,终于有情人终成眷属。”

    真好,她没有跟左少卿在一起。小优的笑脸真诚而喜悦。那种还好,她终于没有跟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的轻松感,让她整个人放松下来。

    只要左小右没有跟左少卿在一起,左小右就不算背叛他们的友情。

    那段求婚视频在网上疯传,但只到左少卿出现之前,之后的就都没有了。加上一些公关手段,除了极少部分人知道那场婚礼上左少卿承认了左小右是自己妹妹,外界的人并不知情。

    小优的笑容毋庸置疑是真诚的,左小右冲她笑了笑,“谢谢。”

    她清楚的知道小优对她态度的回归来自于她向左少卿求情,而不是因为她们曾经发誓一辈子在一起的友情。

    小优对她态度的好转连带着胡一青对她的态度也有所好转。

    但是看着他们感情这么好,左小右也由衷为他们感到高兴。

    这一堂课课任讲师对左小右也分外眷顾,明明从来不曾提问过的人,几次三番把左小右叫起来提问,每一次都很认真地看站她,仿佛要记住她的样子。

    下了课,小优难得提出要跟她一起吃饭。

    左小右也没有直接拒绝,只是说,“我带了饭了。”

    既然已经被排斥了,左小右便不愿意再挤入那些人群。

    小优只好跟胡一青走了。

    然而与以往的不同,来找左小右吃饭的人越来越多,左小右只好挨个解释自己带饭了。最后不得不从书包里拿出保湿饭桶抱在怀里,无声地告诉每一个靠过来的人,自己带饭了。

    人性就是这样,你什么都不是的时候好,比你好的人看不起你,不如你的人会群聚着排斥你,等终于有一天他们确认你走在了他们都到不了的高度时,所有人都会过来迎合你。而这一切,不过是因为你能够给予他们更多的利益。

    与夜睿在一起不到半年的时间,她真正的看清了人间冷暖。

    以前她以为所谓的坚强就是不怕吃苦,现在她才知道,所谓的坚强,就是当人心被撕碎的时候还能淡然的面对一切,或无视,或以智慧化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