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七十七章 有人因她而死
    :

    左小右大脑飞快地转着,“那两位学/姐是你特意安排好的?还是那个刺杀的清洁工?这一切都是为了调走夜睿派来保护我的人。就算是这样,你也不可能知道我来这里啊……怎么会……”

    而且,当时她对陈万青的突然到来有种不好的预感,所以已经防之又防了,餐厅都是临时选的,辰亦勋没有理由会埋伏在这里。

    辰亦勋慢慢踱到她身边,斯文的脸闪着邪恶的笑意,“有什么不可能的。今天,你在哪里吃饭,我就会出现在哪里。”眸光闪过几丝赞许,“不愧是我看上的女人,脑子就是好。”看了一眼她剧烈起伏的胸脯,勾了勾唇,“都怕成这样了,还有脑子分析,而且,还对了大半。”

    左小右心里紧张地要命,但还是强自镇定仰头看他,肃色道,“你还是赶紧放我走,夜睿一定会找到我。你忘记了山顶别墅是怎么毁掉的了么?”

    左小右不提山顶别墅还好,一提反而令辰亦勋怒火中烧,眼眸里瞬间染上了杀气,手指捏住她的下巴,咬牙切齿地道,“我记得,我当然记得。”一把抓起左小右的手,按在自己的胸口,“我更记得我当时是为谁受了伤,而又谁趁我受伤时毁我苦心设计的房子。”

    “你松手!”左小右往后退开一步使劲地想要甩开他的手,企图逃脱他对自己的钳制“那也是你先绑架了我,夜睿才会生气。”

    看着她拼命地反抗着自己,辰亦勋反而禁锢地更紧。

    他抓着她的手狠狠一拽,让她更近一步靠着自己,捏住她下巴的手越发用力,斯文的面容变得狰狞而恐怖,“是,上次是我失策。这一次,我再也不会让夜睿找到你。你是我的,这辈子都是我的。”

    “你无耻。”左小右抬起手狠狠地照着辰亦勋的脸扇了过去。

    辰亦勋轻易地拦下了她的手,高大的身形向她压下,脸上挂着直白而猥亵的笑意,“我希望,你不是在这种时候,这种地方打我。换个地方,我会更喜欢。”

    左小右反感他的气息洒在自己脸上,想要别过脸避开。而辰亦勋仿佛故意,捏着她的下巴,逼得她仰视自己,靠近却不亲近,急促的呼吸全部洒在她的脸上。

    “夜睿不会放过你的,他不会放过你的。”左小右冷冷地盯着他。

    她眼里的冷漠,狠狠地淬痛了他的心。

    辰亦勋突然拽着她的胳膊,将推到窗前,逼着她看着窗外,阴桀的声音带着无与伦比的讽刺,“看看外面。”鹰桀的目光扫向那些从门口经过的黑衣保镖,“看见了么?他们现在还不知道你走丢了,更不知道你在这里。”

    左小右呆呆地看着外面那些急促行走的夜睿居保镖,他们明显在寻找着什么,可是所有人都行色匆匆地冲着某个方向而去。

    “我在这里,我在这里。”左小右没命地敲打着窗户,歇斯底里的嘶吼着,可是没有一个人看到听到,没有一个人回过头来。

    “别叫了,白费力气,他们根本看不见你,更听不见你的声音。知道为什么?。”辰亦勋将她往自己怀里一带,紧紧地箍着,伏在她的头顶,迷恋地闻着那满头青丝地散发出来的清新香味。

    “放开我,放开我。”左小右使劲地推着他,更加疯狂地拍打着窗户,明明就在那样近的距离,可是就是没有一个人理他。

    突然有一个往她这个方向看了过来。左小右一喜,连忙拍着玻璃大声喊着,“我在这里,我在这里。”

    然而,很快,那个人就被同行的另一个人拉着走了。他们对比着手里的机器,然后往一个方向而去。

    眼看着夜睿居的人越走越远,左小右趴着玻璃,满眼的绝望。喃喃着,“怎么可能,怎么可能。”

    明明近在咫尺,怎么听不见,怎么会看不见。

    辰亦勋伏在她的耳边,感受着那娇小的身躯在不断地颤抖,得意地告诉她,“你怎么不可能?因为这是单向玻璃,只能看到外面,看不到里面。”

    看着左小右睫羽颤若轻蝶的脆弱模样,辰亦勋只觉得心里一阵阵澎湃着,一个声音在不断地刺激他,占有她,占有她。

    辰亦勋眸中不断晕染出层层叠叠的侵略之色,这一刻他越发明白为什么夜睿会对她这样痴迷。因为她身上自带着一股让人心生占有和保护的**。

    特别看着她那绝望的要命,却还在拼命坚强的样子,恨不得为赶尽她身边的人,只为一个人将她占有。

    为了让她更绝望,辰亦勋得意地告诉她,“知道他们要去哪里么?”也不管左小右根本没有理他,自顾自地说着,“夜睿派了不少人在这里暗中保护你,几乎每一个你常去的地方都会有人。他们之间每个人手里都会有一个定位仪,每隔十五分钟彼此同步彼此的信息。”看着左小右终于看向自己的眸子,他勾了勾唇,“我把定位定在了上次你失踪的那个饭店。”看着窗外那些已经渐渐消失成小点的黑影,万分得意,“看,他们多着急啊,肯定是怕你像第一次那样在那家面店失踪。”

    “不,不可能。你不可能会有他们的定位系统。”夜睿说过夜睿居的定位系统是独一无二,并不对外贩售,只供夜睿居内部使用。

    “这个,很简单的。”辰亦勋附身在她耳边轻语,用只有他们两人才能听到的声音说道,“我只不过是把亭子里的那个保镖的尸体,扔到了那家饭店而已。”

    “什么?尸体?”左小右惊恐地睁大了眼睛,“你对他们做了什么?”

    “啧啧!”辰亦勋摇了摇头,“不过一条狗崽而已,看把你吓的。”

    “辰亦勋,你变/态。那也是一条人命。”左小右气得眼眶发红,浑身不断地颤抖着,“你这是违法的,你是违法的。”

    辰亦梵曾经说过,夜睿居的保镖都是幽魂岛收留的孤儿,从小跟夜睿一起长大,一起训练。看起来他们只是默默无闻的保镖。但是夜睿打心里都把他们当兄弟。

    那些人那么厉害,可是因为她,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