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七十八章 夜睿能为你做的我也能
    :

    左小右颤抖地手指着他,一口银牙咬碎,“你这个杀人狂魔。”

    辰亦勋不以为然地挥开她指控的手,食指竖在她的唇边,故做神秘道,“嘘,别这么大声哦。叫得这么大声……”眸光斜看着垂手站在远处的陈万青,“万一我杀人灭口怎么办?”

    左小右看着站在辰亦勋手下人面前木讷地陈万青,心里一片凄苦。

    从陈万青出现开始,她就有不好的预感。当她走向陈万青的时候,也曾经告诉过自己不要走过去,可是到底,她迈不过自己良心的那道坎。所以她处处小心,时时提防,可是没想到,到了最后,陈万青还是能把自己卖了。

    左小右被辰亦勋紧紧地禁锢在怀里,看着陈万青泪流满面,不断的哭喊着,“为什么,到底为什么,为什么要害我,为什么呀!二十年,哪怕没有血丝关系,也有感情啊,你怎么忍心,怎么忍心……”

    从辰亦勋出现就开始沉默的陈万青,缓缓抬起头,看向左小右,眼里迸射着从来都不曾有过的恐怖和恶毒。仿佛看着两世的仇人,恨恨地看着她,眼神能仿佛淬了毒,恶狠狠地将她吞噬着,“为什么?我也很想问为什么?为什么我好心养了你二十年,结果你哥哥却让跺了我儿子的手脚。他已经那么可怜了,为什么你还要把谢秋月做出的那种下作事情在电视上公放。让左邻右舍所有人的都知道阿聪的女人那样不堪那样下/贱。”

    他摸着自己胡子拉碴的脸,“也是因为你,我从好几天就被人抓了起来,生生地恨了四天,没有吃的,没有水喝。”看着她,怨毒地笑着,“知道为什么?因为他说我只有越惨,你才会心软,才会跟我走。”

    声音带着抓狂地嘶吼,“这一切都是因为你,因为你。你这个贱人!我后悔二十年前收养你,我应该拿了支票就把你扔掉了,你这个狗贱种。”

    “闭嘴,闭嘴,不许你骂我妈妈,不许你骂我妈妈。”左小右挥舞着手就要冲过去,却被辰亦勋紧紧地揽在怀里,半步也动不得。

    辰亦勋冲对面那些人比了个手势。

    立刻有人照着陈万青的脸就狠狠地扇了一大嘴巴子,立刻打得他头一偏,满嘴喷血。

    陈万青愣住了,就连左小右都惊呆了。他们不是一伙吗?

    辰亦勋厌恶地看了陈万青一眼,“好好长长记性,以后敢再说小右一个字不好,你儿子的手脚可不是一只只断,而是一根一根的断,然后会一截一截一的断。”

    陈刀青眼睛里刚刚燃烧起来的火焰顿时委顿下去,再也说不出一个字来。陈聪就是他全部的软肋。

    左小右狠狠地瞪了辰亦勋一眼,“别以为这样我就会感激你。”

    辰亦勋捏住她的下颔,“这点小意思,我不需要你感激。”

    左小右使劲想要扭开脸,却半点也动弹不得,眼泪扑簌簌往下/流。

    有人冲辰亦勋恭恭敬敬地鞠了一躬,“辰大少,他们可能快要绕回来了。”

    左小右眼眸一亮,辰亦勋却冷冷地给她浇了一盆冷水,“别高兴,等他们回来,这里,就会恢复成正在营业但生意惨淡的正常餐厅的模样。”

    左小右惊惧地望着他,“你要干什么?”

    辰亦勋暧昧地看了她一眼,“我特别想干/你,可是,不是现在。”

    说着固定在左小右腰间的手缓缓往上,左小右感受着他的手一松,人立刻就往外冲去,却不料后颈一疼,眼前一黑,就什么都看不见了。

    等到左小右再次醒来时,眼前一片漆黑。

    左小右咻地弹跳起来,揉了揉眼睛,眼前黑的伸手不见不五指,除了能感受到自己似乎睡在床/上,身上有一条被子外,她根本不知道在哪里。

    辰亦勋又把她绑架了。

    左小右竖着耳朵静静地听着周围的一切,漆黑的空间里安静地一点声音都没有。

    这让她松了一口气,起码辰亦勋不在。

    她悄悄摸下床,沿着床沿,缓缓的移动摸索找到墙壁,脚尖抵着墙根,一点点挪动着寻找着门的位置。

    扶着墙壁的手突然摸/到一个硬/物,左小右一喜,是开关。

    正当她要按下的时候,一只手覆在了她的手背上,微微用力,空间瞬间通明,昼亮。

    左小右眼前一晃,她几乎不给自己的眼睛适应光线的时间,飞快地身后退去,可是那只手却还被人抓在手里。

    “放手!”左小右紧紧地贴着墙壁,死死地盯着这个突然出现的男人,眼里一片恨意。

    “我怎么可能放了你。小右,为了得到你,为了今天的独处,从你离开那天以后,我每天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今天。”辰亦勋镜片后眸子闪了闪,眼里闪着得逞的奸猾,“我用了近半个月的时间弄清楚了夜睿在学校的保安系统布置,然后用了一点点计谋把你从那些保镖的视线中带离。”看着左小右眼里有深情也有算计,“今天,你无论如何都不可能会逃脱。从今以后,你只能是我的女人,是我一个人的。”

    “神经病,你就是一个神经病,自私狂。”左小右好恨恨地看着,“你这根本不是爱,是自私。爱情是两/情/相/悦的,你这种,只能是绑架。”

    她的眼眸里泛着恨意可,泪光涔/涔,贝齿轻/咬着唇,声声颤抖的控诉不但没有让辰亦勋心生退意,反而让他步步逼近,眼里的闪着无尽的欲/火,“是,我是绑架。可是,原来夜睿不也是这样强迫你么。听说你当时也不愿意,生不如死。现在还不是爱得他死去活来,甘愿以死为他守贞。”

    手抚上左小右的脸颊,温柔而深情地道,“同样的方法,我相信,我的,未必就不如他的。或许,我的尺寸更合你意?!”

    “神经病。”左小右没命地挥舞小手推开他的靠近,“我喜欢夜根本不是因为这个原因。”

    辰亦勋的手一顿,脚步也跟着停了下来,看着她耐性地问,“那是什么?夜睿能为你做的,我都能为你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