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七十九章 没有巧合
    :

    “因为夜睿总是在我最需要他的时候出现,在我被人欺负的时候,在我被绑架被绑匪捅了一刀快要死的时候,是夜睿救了我;在我被亲近的人背叛,污蔑的时候,是他告诉我他在我身边,那些人不重要;是我以自己无家可归的时候,告诉我夜睿居就是我的家。”

    左小右每说一句,脑海中就会出现当初的影像。

    面无表情的夜睿握住了陈聪扇了自己脸的手,他的身后是螺旋桨盘旋的直升机,那一夜他仿佛在暗夜里巡狩的死神,刚好看到了她,随手将芸芸众生中渺小的她救下,那一夜,她的心里就有了他;

    那一天,她以为自己的生命即将终结,是他抱住了满身是血的自己,冷酷而幼稚告诉自己一切医疗费用都是赊欠需要偿还,还无比可笑地弄了什么养生菜谱,让她喝了一个月的白粥。那一次,她拥有了自己公主房。

    后来,一桩桩一件件,她所有心痛不已,支离破碎的时候,总有夜睿。

    左小右的眸子闪着异样的光,带泪的眼里有爱有回忆。她看着辰亦勋,摇了摇头,“是我先爱上夜睿,是我先跟他告白,是我用尽心思地想在夜睿的心里拥有一席之地。从来都不是夜睿要强迫我什么。一切,都是我自愿。”

    看着辰亦勋,字字诛心,“你根本连夜睿的一根手指头都比上。他一定会来救我,像以前的每一次,他一定会来救我的。”

    辰亦勋眸光一冷,烦躁地拉下金丝眼镜随手扔在一旁,“那就他找到你之前,让你先成为我的女人。让我看看那样高高在上的夜睿,那样不可一世的夜睿,还会不会要你这样的残花败柳。”

    左小右惊恐地往后退去,双眸龇红,“你要是敢碰我,我,今天一定会死在你面前。”

    辰亦勋冷冷地看了她一眼,“今天不管你是不是来身体不便,还是要撞墙跳楼,在那之前,我都会让你变成我的女人。我倒要看看夜家的坟能不能收下你这被玷污的冤魂。”

    说着不管不顾地扑了过去。寂寂的夜空下传来少女凄厉的惨叫声。

    而此时的夜睿居已经乱成了一片。

    大厅里跪了一地的保镖,每个人的脸都肿得跟猪头一样。

    夜睿站在那些人面前,脸色铁青,气息森寒,“查佐薰现在在哪里。”

    西蒙回道,“少爷,实时新闻里正在播她跟z国的一个正要见。反倒是辰亦勋的住址,我们到现在都查不到。会不会是他做的?”

    “查!查航空路,都有哪些直升机航行过。”夜睿冷冷地扫着地上的人,正要开口。西蒙铁青着将手机递到了他面前,“少爷,我们的不见的人找到了。”

    夜睿接过手机,画面十分血腥,一个黑衣人浑身是血地躺地直,他的身边跪着两名同样浑身是血的男人,还躺着几条巨大的蟒蛇……

    “其他兄弟找到他们的时候,他们被扔码头的一个宠物仓库里。里面有几条准备运出海的大蟒蛇,说,这位兄弟为了救其他两人,自愿被卷进蛇身,绞死!”

    西蒙面无表情的脸上肌肉微微颤抖着,眼里是从来都不曾有过的沉痛。

    “带回来火化,让明叔叔过来一趟。”夜睿紧抿着嘴唇,那一身寒气源源不断地往外四散,所有人都垂下了头,满脸悲怆。

    “全面追缉辰亦勋,盯着佐薰的动向,她回到住所,立刻通报。”

    “是,少爷。”

    “都去找!”夜睿冷冷地看了地上跪着的人一眼。

    “是,少爷。”所有人满脸悲怆,形容惭愧。

    夜睿冷冷地看了他们一眼,“三人一组,不要分散。他们对我们的保安系统做过侦查,不要把后背露给别人。”

    “是少爷。”大家躬身退下。

    夜睿面色再冷,心里却仍有一处是软的,不管是左小右还是夜睿居的诸位都知道。

    书房里,夜睿修长的手指飞快地在电脑上敲击着,连接在墙壁的屏幕上不断地切换着一个个岛屿。辰亦梵坐沙发上,不断地筛查着夜睿推/送过来的小岛信息。

    “辰家在这z国买过什么岛么?或者周围?”夜睿手指如飞,淡淡地问。

    辰亦梵指尖飞快筛过一个,然后沉吟着,“以前没有买,现在我就不知道了。毕竟他们都防着我。”

    夜睿一挥后,桌子上的笔筒就冲着辰亦梵飞了过去。

    辰亦梵有些委屈,“绑架小右又不是我,你干麻对我这么凶。”

    好

    夜睿冷冷地开口,“不要浪费时间。”

    “怎么?又把自己的女人弄丢了?”一个戏谑的声音从门口传来。

    夜睿头也没抬,将离手边最近的一个宋时摆件扫了过去,被明思泽顺手捞在手里。走到他办公桌前,嘲讽道,“你的女人都丢了这么多回了,你怎么这么不长记性。”

    夜睿脸色一变,神色有些黯然。左小右一次次被人劫走,都是因为他。

    西蒙看不去,为自家少爷解释,“明叔,为了不影响左小右正常上课,少爷已经布置到最精致了。有人有心针对,我们防不胜防。”

    所有的解释都无法让他原谅自己再一次令左小右被劫持,只冷声问,“人带回来了吗?”

    同样在一旁查可疑处所的西蒙摇了摇头,“码头离这边远,还要经过市区。”

    码头?!

    夜睿眸色一沉,“查码头周围五百里内所有岛屿。”

    明思泽看着他压迫着自责的冷眸,淡道,“是不是那个女人干的?”

    夜睿紧抿着唇,“跟她脱不了干系。”

    她一走,左小右就出事,天下哪有这么巧的事情,偏偏还有实时新闻为她做了不在场的证据。

    佐薰从政府大楼出来,刚坐她z方政府安排的专车里。助理就递过来一个文件袋,在她耳边低语,“夫人,这是左少卿和他身边最亲密的人的资料。”

    佐薰用戴着雪色蕾丝手套的手优雅地打开了文件,认真地看着上面的资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