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八十章 被转移
    :

    资料的首页只是一个远远的侧影,那遥远而清贵的身影沉沉地敲打着佐薰的心脏。

    左少卿并不避讳在公共场合出现,但他和夜睿一样,随身团队不允许拍照。远远追拍过视频和照片但是都有些模糊,而这一张,虽然仍然不是正脸,但是,却是一个她极为熟悉的角度。

    当然,那个男人,就是用这样傲然而清贵的姿态将她的手段瞧在眼里,并将她拒于千里之外。

    欧家的孩子!

    佐薰眼眸中闪过一抹光芒,而侧颜仍是那温柔的模样。核对他周围所有人的身份,果然有曾经欧家和白家的人。

    那左小右……

    佐薰问助手,“勋儿的事办的怎么样了?”

    助理如实汇报,“那边的人已经回了,说是得手了。”

    佐薰点点头,吩咐,“打给勋儿,我有事跟他说。”

    电话接通的瞬间,就传出少女尖锐的哭喊声。佐薰脸色一变,立刻沉声问,“勋儿,你在干什么?”

    辰亦勋双/腿半跪着压在左小右的腿上,一手将她的双手交握着压在头顶,一手拿着手机,压下沉沉的喘息冷静地回应,“夫人,什么事?”

    电话里传来佐薰急切地叮嘱,“不要动小右,赶紧带她转移。夜睿很快就会找上门来的。三个小时后带她到空间花园小岛等我。”再三叮嘱,“不要用小右。”

    电话挂断的瞬间,辰亦勋狠狠地将手机砸向墙壁,恨恨地咒骂着,“**!”

    他从来没有这样近接触左小右过,只差一点,差一点点她就成为他的人了。薰姨竟然在这个时候逼他停手。

    辰亦勋双眸贪婪地盯着在身下抽泣的女孩,拼命地深呼吸压下心里的那团邪火。

    左小右的上衣已经被凌/乱的扯到了琐骨以下,而露出美丽小巧的肩胛。她的肩头有一块美丽的月牙形的疤痕,浅浅的粉色,于那晶莹的肌肤映衬下不显狰狞反添几分娇可人。

    辰亦勋轻抚着那枚刀疤,然后一颗颗解开衬衣扣。

    “求你不要这样,求你……”逃不得,抗拒不得,左小右只好苦苦哀求着,希望他会心软,“我不相想,真的不想。”

    辰亦勋将扣子解开,松松地只留了两颗,轻轻地抚去了她脸庞上的泪珠。拉开自己的衣领,露出密色的胸膛,指着胸口那道还呈着粉红色的狰狞新伤,困惑无比,“为什么我就不可以?小右,我也可以为死,为你出头,为你挡刀。为什么就不能是我?!”

    左小右不敢再激怒他,只好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用自认为最平衡地声音告诉他,“因为你出现的比夜睿晚……”

    话还没说完,就被辰亦勋截断了,若有所思地看着她,“原来是因为有夜睿。”

    那,就让他不存在好了。

    辰亦勋松开对左小右的钳制,将已经推开到腰间的裙子拉了下来,看着那光洁如玉的双腿眸光闪了闪。

    就在他一愣神的功夫,左小右飞快地往床爬去。

    可是没爬两下,就被拽住了腿。

    “放开我,放开我。”左小右下意识用那条自由的腿去踢他,很快两条腿再次被他握住。

    左小右脸色苍白,她的脑子飞快地转着,可是脑子乱成了一团毛线。

    辰亦勋松开她,下了床,看着她恍如惊鹿般仓皇逃窜的模样,邪邪地笑着,“这是在岛上,四面都是生海,就算让离开这个房间,你逃不了。”

    左小右完全不听他,自顾打开门往外跑去。

    辰亦勋说的没错,这是一坐建在岛上的小房子。

    她刚一冲出去就闻到了一股浓郁地的海腥味。

    天已经很黑,只有一盏明黄色的路灯挂在小木屋的屋檐外。

    海风吹过不知道撞击到了什么东西,发现呜呜的悲鸣。

    看着左小右站在沙地上仓皇四顾的模样,辰亦勋淡然一笑,“别白费力气了,周围只有这一个房子。”顿了顿,有些低沉,“岛刚买过来的时候,这里到处都是尸体。据说这里曾经是二战时候的俘虏的焚化场。”

    左小右下意识抱紧了胳膊,吓得瑟瑟发抖。每到晚上她最怕走夜路,不是怕有流氓,而是怕阿飘。

    小时候因为闹觉陈万青都是告诉她外面会有阿飘来剪小朋友的头发。

    这个阴影便从此在心里头烙下来了,不管她长到多少岁,她心里种有一股担心,阿飘会来取走自己所有的头发,而且从此再也长不回来。

    正当辰亦勋以为她不敢再跑,会乖乖回来的时候,左小右却一咬牙钻进了那黝/黑的夜幕中,与这昏黄的路灯背道而驰。

    相对于落在辰亦勋手里,她宁可成为一个永远长不出头发的秃子。

    “左小右,你疯了。”看着跑到海边,毫不犹豫要往海里栽去,辰亦勋狠狠地过去一把把她拽了回来,愤怒的低吼。

    “我没疯,我只是想走。”左小右看着他面上十分冷静。

    实际上她是冷,没有静。她只是想让这种状激发一下自己的智慧,想出一个不会死又能逃走的法子。

    她现在真的一点都不想死,因为她现在好幸福好幸福。不像以前,她一无所有,现在,她什么都有。有亲人,有爱人。她拥有前二十年的自己想要的一切,关爱与温柔。这样美好的生活才刚开始,她不想死。

    辰亦勋连拖带抱地把她拉了回来往某一处走去,很快左小右就看见了一艘亮着灯的船,不,是两艘游艇。

    左小右脑子里不断盘旋着曾经在水吧里看到的一幕动画片:一个不会游泳的幼儿园老师为了在等救援的人到来,仰躺在海面上好几个小时都没有沉下去。

    如果到时候辰亦勋把自己带到船上,自己能不能靠漂在海面上等夜睿来救?!

    左小右没有再跟辰亦勋扯打,因为她真的很累,很冷,要尽量保持着体力。

    辰亦勋把她抱上其中一辆游艇,冲另一辆游艇打了个手势,然后,两辆游艇同时出发,在海平面上奔驰。

    辰亦勋并没有再对她动手动脚,而左小右根本没有跳海的机会,因为游艇上原来早已呆着辰亦勋的保镖。

    每个人的眼睛都死死地盯她,让她根本没有机会跳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