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八十二章 她是表妹
    :

    “别别,别呀。”辰亦梵连忙拉住,同时心里也松了一口气,“说实话我刚刚自己都觉得自己可疑。没事,没事。”

    如果不是对自己专业的自信,就在刚刚所有信号全部消失的时候,他自己都会认为自己刚刚确认的也是一个虚拟信号。

    “这事过去了。”夜睿淡淡地看向西蒙,“明天去报案,就说夜睿有人失踪,让对方给我们派人在这边搜寻,动静闹大。”

    然后上了跟着直升要过来的游艇,对跟着要上来的西蒙道,“先回夜睿居明天公务你处理,辰亦梵跟我来。”

    西蒙摇摇头,“我是少爷的助理,我跟着少爷。”

    夜睿声音一冷,“不要挑战我的耐性。”

    西蒙立刻垂下头退开几步,目送着夜睿的游艇离开后才上了直升机。

    而就在此时,在群岛外的一个林子里,左小右被辰亦勋拽进了一个极精简的小木屋里。

    “我不进去,我想在外面,吹吹海风,看看月亮。”左小右紧紧地抱着门口的柱子死都不肯进屋。

    她害怕一进去辰亦勋又会发兽性。

    辰亦勋抬头看着那不存在的月亮,冷笑,“你要喜欢在这里,我也可以。”

    说着做势就去扯她的衣服。

    左小右下意识退开两步步,胸前扣瞬间迸裂,散落一地。

    “大少爷!”一个低沉沙哑的女声从旁边传了过来,“夫人在等您。”

    辰亦勋看着握着自己手腕处那只有些褶皱的手,看着突然出现在眼前魁梧的中年女人,挑了挑眉,“云嫂,夫人到了?!”

    “是,大少爷进去去。”云嫂面无表情地看了他一眼。

    转而将目光落到左小右身上,脱下了外衣披在她身上,跟着道,“小姐请进。”

    左小右其实很想趁现在辰亦勋不在身边赶紧逃,但是看着不远处的辰亦勋保镖,还是乖乖地跟着云嫂进了房子。

    虽然这个女人刚刚帮了自己,可是那满是戾气的眸子无一不在诉说着这位大婶很危险,而且,跟辰亦勋明显是一伙的。

    左小右被安置在一个房间里,像是会客室,摆着奢华的沙发椅和贵妃榻。

    平嫂柜子里取出一件连衣裙递给她,横三额头的三道褶皱动了动,“请小姐换一下衣服。”指着一旁的贵妃榻,“夫人吩咐,岛上简陋,小姐今晚就在这歇息。”眼中闪过一抹警告之色,“不要企图逃走,方圆十里都是鲨鱼。”

    左小右脸上一僵,笑道,“怎么可能,要是都是鲨鱼,我们来的时候游艇肯定被撞翻了。”

    平嫂在无表情地看了她一眼,“那是夫人吩咐关了分离闸。”

    见左小右仍然不信,她不再多做解释,径自退了出去。

    左小右看着黑蒙蒙的窗外,打开了窗户,突然门口控进来两个脑袋,盯着她问,“小姐有什么吩咐。”

    阴森森的眼眸仿佛阎王的小鬼,冷酷而猥琐。

    左小右吓得咻地就把窗户关上了,还把窗帘拉上了。她苍白着脸背倚着墙,颤抖着拍拍狂跳的心口,刚刚那一幕实在太渗人了。

    等心里那一阵激寒过去,左小右还是有些不甘心地走到门口,果不其然。她刚走到门口,立刻有两个人转到门口处堵着看着她,森然地问,“小姐有什么吩咐?”

    他们那种没有情绪但极为恭敬的样子,让左小右不寒而栗。

    左小右关上门,卷着房间里唯一的薄被,将蜷缩在贵妃榻上,警惕地竖着耳朵听着外面的动静。然而刀最后她还是熬不住疲惫,沉沉睡去。

    辰亦勋刚走近一个房间,还没有看清房间里的一切,当头就挨了重重一巴掌。

    清脆的耳光在安静的房间里格外刺耳。

    辰亦勋眼睛都没有眨一下,冷静地看着眼前这个高贵的女人,那温柔的模样仿佛刚刚那一巴掌根本不是她打的一样。

    “勋儿做错了什么,请薰姨明示。”辰亦勋恭恭敬敬地问,脸上没有任何不满。

    佐薰递给他一个文件,声音还是那样轻柔,“好好看。”

    自己走回到雪色漆金的书桌后坐下,双手交叠放在腿上,姿态温婉地看着辰亦勋,带着一抹柔软的嗔怪,“我不是告诉过你不能碰小右么?你怎么这么不听话?”

    那责怪的语气仿佛在对一个顽劣的孩子的叹息,让人无耐又心疼。

    辰亦勋翻着手里的文件,手一顿,抬头看向佐薰,有些惭愧,“勋儿没忍住。”

    佐薰摇了摇头,轻笑,眸中带了几分得色,“这也不怪你。看完,你就会有答案。”

    她没有再打扰,优雅地喝着茶,耐心而安静地等着。辰亦勋也没有再说话,站在原地,一页页地翻看着手里的资料。

    越往后,每翻一页,他的脸色就白了一分,当翻到最后一页时,他的脸色已经铁青死寂。

    “怎么会这样?!”似乎被什么抽走了全部的力气,手里的文件飘然落地。地面上,最后一页是三张照片的对比分析。

    照片三双眼睛一模一样!

    而那容貌虽然并不一模一样,却都有几分相似。

    佐薰看着他,语重心常地道,“我一直都让你不要碰小右,为什么你这么不听话?”

    辰亦勋灰败的脸上扯出一打苦涩的笑容,“因为,那天,薰姨说小右可以许给我们辰家;是因为,我,根本不知道她会是我表妹,是佐依阿姨的孩子!”

    晃动的镜片后无端端落下一滴泪来,从来冰冷的心像是被一只紧紧地抓着,捏着,痛得喘不过气。

    为什么,她会是佐依的孩子。不是死了么,不是在那一场大火里死了么!

    为什么,这是他这一生下定决心要得到的女人啊。为什么……

    “傻孩子,那天那番话我是说给夜文龙听,你怎么还当了真。”看着他一脸痛苦崩溃的模样,佐薰的眼里闪过一抹同情,还有一丝淡淡的自豪感,“勋儿,小右的血液里流着我们克莱斯家族嫡女的血。天生带着吸引男人的魅力,这是我们克莱斯家族血液的骄傲。你不必为此自责。”

    “是!”辰亦勋蹲下/身,捡起了地上的资料。弹了弹上面不存在的灰,一滴眼泪坠在文件上,模糊了那令人迷醉的眼眸。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