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八十五章 夜睿活不久
    :

    左小右一时把不准他到底什么意思,只仅仅地握住了拳头,一言不发地看着他。

    豺狼的戏言,她根本不会相信。

    辰亦勋见她根本不为所动,站起身,看着她艰难地说,“去洗漱吧,很快,你就会知道我没有骗你。”

    左小右并没有动,直到看着他走出了门,她才动了动僵硬不已的双/腿,扶着墙找到了洗手间。

    洗手间里一应俱全,甚至还有化妆品。

    左小右简直的漱了口,抹了把脸。刚走房间就看见辰亦勋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打开了门。

    他站在门口看着她,微微有些怔神。她的身上穿着上世纪,八十年代的简易宫廷裙装,修长过踝的裙摆沉沉地坠着,精致的腰带勾勒出纤细的腰身,玲珑的曲线。

    长长的头发披散着,一道阳光从窗外偷偷跑进来,打在她的头上。她的唇角有些自然上扬,那清丽脱俗的模样,宛若行走于人间的天使。高贵,带着一丝纯真的甜美。

    见辰亦勋盯着自己看,左小右下意识站住了脚,站在原地远远地与他对视。再也不往前迈动一步。

    她还是这样防着自己!

    光线闪过镜片,挡住了凄凉讳莫的眼神。

    辰亦勋并没有向她走过去,只是倚着门,冲笑,“走吧。”见她还在犹豫,“喜欢用强的话,我也……”

    左小右立刻走了过去。

    辰亦勋真的没有动她,甚至都没有回头看她。手擦着衣裤的口袋,走在前面,仿佛在带路。领着她穿过窄小的走廊,松松的木台阶,来到房子的顶楼。

    走完最后一级台阶,来到天台的中央,当辰亦勋宽阔的肩膀从她面前侧身让开的时候,左小右惊呆了了。

    她看着那个坐在餐桌前优雅用着刀叉的女人,声音冰冷,“原来是你把我绑来的,你就是那个夫人!”

    虽然辰亦勋在电话里并没有叫佐薰的名字,但这个时候,已经很明显。

    佐薰温和的冲招招手,“快,过来,吃早餐吧。”

    说着还不忘上下细细地打量着左小右这一身穿着,啧啧赞叹着,“嗯,像,真像!”

    左小右走到餐桌前坐下,豪不迟疑地抓起了她切一刀的三晚治咬了一口。一定要吃饱了,才能跟他们周旋,才能有力气逃跑。

    但是,眼前的奶她没有喝。

    这个女人有这个世界上最狠毒的春/药。夜睿说过不能吃这个女人给的任何东西,那么她吃过的应该不会有问题。毕竟,刚刚她亲眼看着佐薰把那块三明治吞下去了。

    “小右,你真可爱。”佐薰赞赏地看着她,眼里带着化不开的满意,“也很聪明。”

    有能屈能伸的姿态,也有很准确的判断力,只是稍微嫩点,但是没有关系,只要稍稍经过培养就会是克莱斯家族最美好,最锐利的棋子。

    左小右完全没有搭理她,几口就把三明治吃完了。很渴,有些干。

    看着有些强忍着不适,喉咙努力滚动的模样,辰亦勋取过她手边的牛奶喝了一口,递给她,“喝吧。没下/药。”

    左小右看了他一眼,根本不管他言语里的那股讽刺,转了一下杯口,在他没有喝过的一边,仰头咕咚咕咚喝了一大杯。

    饱了,然后,静静地坐着,什么话都不说。

    她唯一的要求,唯一想说的话就是离开,而现在看起来,他们根本不会放她走。

    佐薰像在看一个赌气的孩子般,慈爱地看着她,“你和你/妈妈真像,连生气的样子都像。”看着她有些惊讶的样子,微笑着摇摇头,“不,应该说,除了眼睛,你更像你父亲一点。”

    左小右硬/挺着好奇没有去问她关于父母的一些事,就算她再不经事也明白,这不过是估薰让她打开心扉的方法。

    佐薰看着她故作镇定的脸,以及眼眸中闪烁的压抑让她越发满意。她轻笑着,“这性子跟佐依小时候一模一样,喜欢什么,总是不说。”看向辰亦勋,“小时候啊,你外公外婆买一堆礼物回来让孩子们选,佐依总是最后一个,选到不喜欢了,就默默地找地方坐着,然后给自己洗脑告诉自己那个玩具其实也很可爱。就像现在的小右,明明很想知道你小/姨小时候的事,可是却偏生忍着。”

    左小右脑子一空,什,什么……小/姨?

    不不,肯定是听错了。

    左小右努力镇定地稳住了身形,骄傲地挺直脊背学着夜睿的样子,面无表情地看着他们在唱双簧。

    辰亦勋看了左小右一眼,轻笑,“这样说起来,小右表妹跟小/姨的个性真的很像。”

    小、右,表妹?

    左小右脸色刷白,再也听不下去。噌地扶着桌子站了起来,打算离开。

    佐薰的声音在她身后淡淡响起,“看来你的未婚夫欧少卿根本没有对你说了实情呢。”辰亦勋在一旁提醒,“他现在叫左少卿。”

    佐薰淡淡地颔首,“哦,左少卿!”

    “你们闭嘴。”左小右扶着桌子,声音因为激动有些颤抖,“我不知道你们到底想要干什么,但是我告诉你,不管你们说什么我都不会相信。还有左少卿是我的哥哥,亲/哥哥,不是你们想的那样龌龊的有关系!”

    佐薰完全无视她的情绪,嗔怪道,“真是孩子,你母亲当时给你们定下娃娃亲的时候,我就在场,怎么会龌龊。”

    辰亦勋垂下头去掩去眸中的黯然,原来,薰姨要小右做左少卿的女人。

    娃娃亲……

    左小右脑海中瞬间闪过初时左少卿讲的那个关于未婚妻的故事。他让小优寻找的未婚妻……那个小优因为自己所谓的自尊而掉入火坑的未婚妻……

    不不不,这一切,一定都是巧合!

    是巧合!

    左小右飞快地扫走了脑海中那些猜测,冷冷地看着她,“以你的年纪认识我妈妈也不奇怪,但是,你别妄想调拨我和哥哥的关系。如果你把我绑来这里,只是为了说这些话,我劝你早点死心吧。我根本不相信。”脸色一沉,“如果夜睿知道是你把我绑来的,他一定更加不会原谅你。”

    佐薰嫣然一笑,“睿儿啊,他还有没有命能活到原谅我都尚不可知!”

    左小右脸色刷白,厉声问,“你对夜睿做了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