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八十六章 步步是计
    :

    佐薰小心的用吸管喝着牛奶,冲她招招手,示意她坐下。

    “看来你并不怎么关心睿儿的安危呢。”看着左小右执拗地站着狠狠地瞪着自己的模样,佐薰状似惋惜地叹了口气,“粟基毒液被催动的模样,很可怕呢。”

    左小右终于憋着气坐了下来,死死地盯着他,“你到底对夜睿做了什么?”

    佐薰漫不经心地笑着,“一点小事,不过就是用了点小手段催动粟基毒液的发作而已。”看着她笑,“我这也是在帮你试探夜睿对你的真心。”

    “这根本不是试,你这是要害他。”左小右简直恨不得立刻上前撒了她那伪善到了极点温柔面具,“你知道他根本那种毒在没有解药的情况下只有一种法子可以解。你这是故意的,故意要拆散散我们……”说着说着左小右的声音就平静下来了,她冷冷一笑,“我不会上的你的当。夜睿那么聪明,他才不会着了你的道。”

    佐薰轻笑,似乎很认可的点点头,“当然,以夜睿的聪明当然不会着我的道。所以,为了催动毒性这种小事,我可是废去了在他身边埋了二十年的棋子。”

    仿佛在讲着跟自己没有关系的故事,佐薰染着朱蔻的手指轻轻地托着下巴,眼里流光翻转,缓缓地讲述着自己的计谋,“睿儿这个人啊,看起来多疑但其实很讲情义,他的脸是冷的,心却是热的。就像本来现在,应该是睿儿亲自来找你才对,以他的脑子现在也该找着你了。可惜,现在在海上漂着的是辰亦梵那个小笨蛋。到现在还在一座一座岛的搜查着呢。”

    居高临下地看着遥远地海面,悲悯地摇了摇头,“啧啧,真可怜!”

    “知道为什么能在最紧要的关头把睿儿能放弃亲自找你离开么?”佐薰将她眼底的紧张尽数看在眼里,轻笑,到底还嫩。她也没有绕她,接着道,“因为啊,靳文病了,病得快要死了。”

    佐薰将手支在桌子上,摊开手掌,不远处的云嫂立刻将一个盒子放在她的掌心。

    左小右脸色一变,“鱼人泪?”看着她,“怎么会在你这里?”

    佐薰没有急着回答她,缓缓地打丝绒盒子,递到她面前,“这是莱茵小姐的遗物,也是靳文跟她的定情信物。”看着她,眼里闪过一抹狡黠,“你说,为了莱茵不惜抛下家主尊荣的靳文发现莱茵的东西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消失了会怎么样?”轻笑一声,“肯定会气自己,气得晕过去。”

    “明思泽来了,以他不耐烦的性子,肯定只喂他一颗情思百散丸。”看着左小右,眼里是一切尽在掌握的自信,“情思百散丸以天下名花炮制更佐了些名贵的药材令香精越发浓郁。吃完一个小时,病人就会排气,那时候所有的花精就会带着人体内所有浊气一气排出。”

    看着左小右,眼里闪着诡谲的阴谋,“靳文是睿儿在这个世上最尊敬的人,他视他为父亲,在听到他了事又怎么会置之不理。”轻笑着,“其实我担心睿儿会为了找你而放弃回去看靳文。现在看来,靳文对他来说比你重要哦。”

    “那是因为夜睿有情有义。”左小右并不受她挑唆,“他就是因为有这样的情义,才比你高贵。”

    佐薰并不在意她说自己什么,轻笑着摇摇头,“对,有情有义的夜睿第一时间冲到了靳文身边,而那个时候,聪明的明思泽一定赶回不易居去救左少卿了。而剩下的没脑子的江浩东肯定不能第一时间想到靳文排气会对睿儿产生什么样的影响……”

    妖/艳的红唇被勾起,“真没想到江浩东那样的呆瓜竟然能在关键时刻提醒夜睿走,而我,辛苦在睿儿身边插下的棋子,就那样废弃了。”

    她每一句话,每一个衔接都那样精密,步步为营,计算上每一个人的性格特征,计算着每一个人的反应。

    左小右只觉得浑身的汗毛都根根竖了起来,可怕的女人,太可怕了。但是,她不会相信。

    “你的阴谋论听起来很可怕,但是并不能恐吓到我。我是不会相信你的。”左小右强行让自己冷静下来。哥哥那边有东叔,哪怕没有明思泽也可以。就算是过敏症发作,哥哥也可以扛过去的。

    佐薰并不介意她的抗拒,自顾自道,“左少卿的毒可比睿儿的麻烦多了。睿儿自幼有明思泽为他安排解毒方案,祁佩东可比不上明思泽,左少卿本来就被他废了半条命,这回祁佩东的那点子本事,根本不能对付不了他。”

    左小右冷笑,“满口胡言,我哥哥根本没有中毒。”

    佐薰轻轻地击了击掌,云嫂立刻将一台电脑放到餐桌上,打开里面一段视频。里面播放着左小右熟悉而惊恐的画面,不,是惊恐十倍,一百倍的画面。

    画面上一个长得像绿巨人一样的小孩子,正挥舞着他那巨型的手脚跟十几个人形机器人在对打。小孩的双眸——是没有瞳孔的血色。

    画面并没有做过剪辑,小孩子的力气很大,他每打一拳,每踢出一脚,那些机器人就会被打得退后一步。可是,再怎么大力的孩子也打不过十几个机器人。机器人的铁拳一次又一次地打在孩子的身上,他一次又一次撑着笨拙可怕的身体爬起来。

    看了很久,她看到那个孩子在一点点的变化着,那巨型的身体在一点点变小,一点点露出人形,双眸也渐渐变得漆黑明亮,最后变成一个小小男瞳的模样。

    虽然很小,画面也不清晰,可是左小右一眼就看出来,那是夜睿。

    左小右紧紧地捂着自己的心口,眼眶里涌动着泪水,嗓子阵阵发紧。好心疼好心疼,那样小小的夜睿,为了活下来拼命的夜睿。她想抱住那个小小的夜睿,让他温暖一点,让他舒服一点。

    视频还在播放,孩子渐渐长大,渐渐有了现在夜睿的模样,他的力气越来越大,直到最后,机器人全部被打成了碎片。

    原来,这就是西蒙说的,夜睿其实很干净,以前都用机器人。他用这种方法来散毒。

    左小右死死地盯着她,生平第一次她那样痛恨一个,恨不得她死。“你好残忍!”

    **裸地杀意,透过蓄满泪水的通红眼眸,狠狠地刺向对面那个优雅的女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