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八十八章 佐薰的条件
    :

    佐薰淡淡地看了她一眼,杀气敛过,“哪那么容易死,我要他生不如死!”冷笑,“你可以日日陪着他么?别说以后,就是现在,我不放你回去,他会怎么样……”妖/娆的眼里闪着自带媚气的杀意,“有明思泽在他当然不可能死。但是就算不死又怎么样?只要他不碰别的女人,就会慢慢膨/胀到死。幽魂岛的机器人还没有完成呢。”笑意森然,“听夜睿曾经为了你差点就被憋死了。我真想看看,这次,他是为了你憋着呢,还是随便找个女人做了。”

    看着左小右脸色越来越苍白的模样,佐薰笑了,“我能劫你来一次,也能劫你来两次。方法么,当然是各种各样的。”看着她眼里有羡慕,“以前的夜睿可以无坚不摧,就算被催动毒药也可以偶尔用一个解药。但是现在……”摇摇头,“啧啧,爱情的力量真是不可思议。为了给你自由,为了让你不受到束缚,他用距离性保卫手法。”有些可笑的摇摇头,“他竟然用远距离跟踪法保护你这个浑身都是弱点的人。夜睿,还真是小看我。倘若他把你护得滴水漏,我还是没有机会下手。偏偏……”

    偏偏她要自由,要自尊,不想被监视,不想被跟踪。为了顾全她的心思,夜睿才不得不让那些人跟自己保持距离。

    左小右没有说话,她除了恨佐薰也恨自己。同时在思考佐薰话里的真假,更不确定夜睿现在的情况。

    沉吟片刻,左小右抬起头,唇角溢满了讽刺,“为了拆散我们,要你这样用尽心思编尽故事。也真是辛苦你了。”

    “啧啧!”佐薰竖起一根手指在唇边晃了几晃,“我要的不只是你离开夜睿。”直直地盯着她,“我要你回来到我们克莱斯家族,做我的女儿!”

    “神经病!”左小右想都没想一口回绝了,“我有妈妈,她温柔美丽善良,你这个阴险狡诈的女魔头根本不配做我妈妈。”嗤笑一声,“而且,空口无凭,你说我妈是你妹妹就是了么?”

    佐薰倒不在意,站了起来,“今天就到这里。”从一旁的包包里取出一个文件袋递了过去,“看完这个,你就会知道我说的并不是什么编撰的故事。”雍容一笑,“当然,很快我就会让你知道,夜睿是会把自己憋死呢,还是……找个女人解毒!”

    看了一眼正帮辰亦勋做简单包扎的云嫂,“医生什么时候到?”

    “马上就会到了。”云嫂恭恭敬敬地冲佐薰行了一礼。

    佐薰看向左小右,“呆会医生会过来给你抽血,做一个dna对比。你会相信,你就是我们克莱斯家族的人。”

    见左小右没有接文件,便随意地放在了桌上,自己提包离开,云嫂立刻跟了过去。

    空旷的阳台上就只剩下左小右和辰亦勋,还有吹散在空气中的淡淡血腥气。

    左小右一动不动地坐着,木然地看着眼前那只文件袋,脑袋里一片空白似乎又很乱。

    “不想看看里面的东西吗?”辰亦勋看着她沉默模样,伸手取过文件袋打开。左小右突然按住他的手,恳求着,“放我走,放我走好不好?如果你是我表哥就应该知道我们不可能在一起,送我回去,送我回夜睿居,好不好?!”

    辰亦勋打开文件袋的手一顿,缓缓取出里面的东西,避开她的话题,轻笑,“原来是相册。”自顾自打开,眸中一亮,“原来是小/姨!”

    左小右知道这是他留下的原因,怕自己不会去碰那份文件,所以佐薰通过辰亦勋的手打开文件袋,打开相册。

    虽然知道极有可能是陷阱,左小右还是忍不住将目光移到相册上。

    第一眼,就是一个少女纯美的笑颜。那明亮若星辰般的眼眸,那轻场的唇角,说不出的温柔轻软。而她的旁边是一名身穿白色礼服俊逸风流的男人……

    左小右忍不住激动起来,那个男人……就是爸爸吗?

    原来,她长得像爸爸,不是,眼睛像妈妈!她是爸爸和妈妈的合体。

    左小右默默地看着辰亦勋一页页翻看着相册,不自觉握住他手渐渐松开,甚至不知道什么时候相册已经落到了左小右的手里,她一页页的翻看着,看着妈妈的照片。

    相册里大部分都是佐依的照片,有童年的,少女时代的,有小学的,也有高中大学的,有单人的,也有集体合影的。

    最后是一张四人合影,辰亦勋指着照片上那四个绝美的女孩,从左到右的为她介绍,“这是我妈,这是佐依阿姨,这是薰姨,这位是……莱茵小姐!”

    莱茵小姐……

    左小右激动头皮发麻,原来世界那样小,原来在妈妈和夜睿的妈妈曾经有过合影。

    其实不需要辰亦勋介绍,她都可以认出来,莱茵夫人照片上的样子和塔楼里的照片一模一样。

    很快,那一点激动被所有的惊悚取代,一个问题在脑海中不断的浮现。她指着照片上的佐薰,抬眸看向辰亦勋,“我爸爸的出轨对象,也是她是不是?”

    辰亦勋不着痕迹地避开了她的逼视,“上一辈子的事情我并不知情。”

    “是么?”左小右冷笑,“可是你的眼神分明在告诉我你知道的很清楚。”

    不过她再也没有问,因为她知道辰亦勋不可能会说。

    很快真的有医生要来抽了她一管血做dna比对,左小右拒绝了,扯了几根头发给他。她不相信这里的每一个人,她怕注射器不干净。

    蔚蓝的海面一望无际,左小右居高临下地看着附近海面上那跳跃的鲨鱼,红唇紧抿。夜睿,你这么聪明告诉我,我要怎么做才能离开这里,才能回到你身边。夜睿,为什么我这么笨,在这身边这么久一点都没有变聪明点……

    海平面上辰亦梵双眸通红,胡子拉碴,一向飘逸的头发已经结成了一团。

    昨天晚上西蒙就告诉他夜睿病发,找到左小右第一时间送回夜睿居。同时告诉他夜睿里有奸细,让他慎重用人。

    他只好自己带着人一个岛一个岛的搜索。

    刚刚他测到附近海域有快艇航行,他跟过去看了,那是一个鲨鱼岛。他怀疑左小右在那里。他想向西蒙请求增援。可是西蒙却一直没有接电话。

    而此时的夜睿居,因为夜睿的病发而陷入一片焦灼。不是因为他们能力不够,而是现在夜睿这种情况出了幽魂岛就再也没有出现过。

    毒性快事的蔓延着,血雾淹没了瞳孔。周身静脉开始不断地膨/胀扩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