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八十九章 每个人都在尽力
    :

    江浩东在冰室里冻得直哆嗦,一整夜没睡,他的处境跟海上的辰亦梵差不多。

    普通的注射器已经无法往夜睿的静脉里注射了。

    西蒙已经吩咐命人全城寻找最契合的“解药”,然而连夜送过来的人全都被夜睿捏了个半死扔出去了。

    “少爷现在的情况还能维持多久?”西蒙冷着脸问,他跟江浩东一样,都是两眼血丝,只不过现满了戾气。

    “不到四十八小时。”江浩东摇摇头,塞了一把药到夜睿嘴里。手伸到浴缸外面的底部分摸索着,“先把人扣住了。”

    西蒙脸色一变,“你说少爷,可能……会变!”

    江浩东点点头,“是,这一次的血样里全部都是粟基,跟刚中毒时一模一样。四十八小时如果不行/房,毒素会自动排到之前师傅给定的四肢上……”

    “可是现在夜睿是根本没有机器人!”西蒙急道。

    江浩东安抚他,“这是我那天在不易居跟东叔学的,我们可以用九针行穴,把毒逼出来!”

    西蒙半信半疑地看着他,“为什么以前神医不这么用?”

    江浩东耸耸肩,“不知道。”终于摸/到一个开关,重重一按,浴/室的地面便缓缓移开,四枚巨大的镣铐在浴缸周围排布着。

    “快,先铐上。”江浩东费力地抱起一只镣铐往浴缸里放,移了几下就移不动了,看着一动不动的西蒙沉沉地喘着气,“我说四十八小时是最乐观的时间,如果毒素运行的快,可能不用几个小时。快点吧。等少爷进入那种状态,夜睿居的人一定都留不下。”

    “西蒙少爷,有新的解药。”门口响起一个兴奋的声音。

    西蒙看向江浩东,“出去检查一下,如果是,先带进来。”

    江浩东有些迟疑,“不是左小右,少爷……”

    “不试试怎么知道?”西蒙一把提起江浩东把他了出去,“快点。”

    自己则一个个将那些巨大的沉铁镣铐搬进了浴缸里,看着眼眸红成一片的夜睿,这个硬汉,鼻尖一涩竟然流下泪来,“少爷,得罪了。”

    他将夜睿的手脚挨个固定着,然后以请罪般的姿态跪在夜睿面前,声音哽咽着,“少爷,如果新的解药合适,请先用吧。左小姐一定不会介意的。”

    “左、小、右!”雕塑般的男人喉咙里滚动着嘶哑不堪的声音,那血红的眸子动了动,仿佛在寻找,仿佛在“看”左小右在哪里。

    “少爷!”西蒙双手紧紧地握着浴缸的边缘,声音颤抖地不成样。

    一句话里,少爷只听懂了“左小右”三个字。他不知道情为何物,不懂少爷在痴些什么,执着些什么。他不懂,不懂这世上还有什么可以比少爷的命还重要。

    “可以解,可以解。”江浩东喜滋滋地跑了进来,身后跟已经冻得脸发紫女孩。极胖,二十四五岁年纪,脸上横肉已经看不出本来的模样。恐怕正因为这样才能到这个岁数还留着处子。

    西蒙立刻垂下头不着痕迹地试去了眼角的湿气,不管少爷心思如何,总归要再试一试。

    “条件?”西蒙看向女孩,冷冷地问。

    女孩吓得一抖,还是忍不住道,“我要五千万!”

    “这是一百万定金!”西蒙从怀里掏出一张支票,“事在之后付其余部分。”

    女孩嵌入肥肉中的眼眸闪出一道亮光,连忙接过往口袋里一塞,“好。”看着他们两,“你们出去吧。”

    江浩东给吃了制暖药,她并没有感觉到寒冷。

    西蒙和江浩东互相对视了一眼,转过身,“开始吧。”

    他们不可能让一个陌生人跟夜睿独处,特别是在这种夜睿神智不清的时候,被伤害和伤害人都是随时会发生的事。

    女孩正要说什么,刚一对上西蒙那森冷的眸子立刻就禁声了,但她还是有些矜持地没有脱衣服,肥胖的身体钻进了浴缸里。

    “夜,夜少!”她看着浴缸里那个俊美的男人时,下意识咽了咽唾沫。看样子夜睿是被什么人下/药了,偏偏不知道为什么左小右不。硕小的眼里闪过一抹算计。或许,五千万是要少了,通过这次她可以要得更多。

    女孩毫不犹豫地嘟起嘴向夜睿吻了过去,然而当她的唇碰到夜睿的唇时,一只铁钳般的手紧紧地捏住了她肥胖的后颈。把她狠狠地甩了出去。

    “不是、左小右!”男人的喉咙艰难的滚动着,挥动的手很快就被铁链坠回水里。

    女孩被狠狠地砸在墙壁上,重重地掉落在地上,头一歪,已经晕了去。

    江浩东走了过去,给她喂了一粒药,叫进来两个人给拖出去了。

    看着再次闭上眼睛的夜睿摇头叹息,“他是怎么分辨出来的呢?!”明明都已经没有视力了。

    西蒙越来越焦虑了,合适的人选已经很难找了,可是少爷根本不接受。

    夜睿居里出了奸细,他虽然派出了直升机和快艇,但真正能指望上的只有辰亦梵,而他那边也还没有消息。

    西蒙拿出手机正要给辰亦梵打电话,才发现手机不知道什么时候关机。不由皱眉,看向江浩东,“手机给我。”

    江浩东的手机也关机了。

    @@xx,西蒙第一次想爆粗口骂自己!

    连忙跑出去跟守在外面的人要了电话给辰亦梵打。

    这边辰亦梵正考虑是不是要自己冲过去的时候,西蒙回电了。

    “我c,你终于知道给我打电话了。”辰亦梵的声音立刻亢奋起来,“我发现可疑的小岛,你快点派人过来鲨鱼岛增援。我怀疑小右在那岛上……”

    话还没说完,手机就自动关机了!

    cao!

    辰亦梵狠狠地把手机甩在地上,走到掌舵的保镖面前,问,“我们不能等他过来再行动。睿的情行很严重,我们不能耽误,现在我们两个先进去。你可以选择跟我去,也可以把我送过去自己离开……”

    “辰少,别开玩笑了。我七岁就认识少爷了,你十几岁才认识少爷。论跟少爷的交情,我只比你只多不少。我任何时候都不会放弃少爷的。这是我们在幽魂岛上立下的誓言。”

    “好,那就走吧!”辰亦梵递去一件救生衣,自己也穿了,问,“有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