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九十章 辰亦梵被抓
    :

    “在座位下有。”

    辰亦梵翻开座位摸出两把匕首,递了一把到保镖手里。

    游艇破浪而去,向鲨鱼岛冲去。

    而被挂了电话的那边,西蒙皱眉着眉低吼,“tm能不能说清楚到底什么岛。”

    可是接下来他再怎么打电话都于事无补,西蒙冷冷地看着门口两人,“通知直升机跟上江浩东,你带五十去海上接应辰亦梵。”

    “是,少爷!”

    靳叔病倒未醒,他要留在少爷身边,那个女人那么歹毒,能用连环毒计催动少爷体内的毒素,就有可能趁夜睿居最薄弱的时候来要了少爷的命。

    中午时分,佐薰回来,命人将左小右请到了书房。

    她春风得意的模样让左小右恨不得立刻上去撕碎她那张歹毒无比的脸。

    “小右,快,给你看场好戏。”佐薰拿起手边的遥控器,墙壁上立刻出现了一副游艇在鲨鱼群里东躲西闪的画面。

    “我没兴趣陪你看电影。”左小右抗拒着,然而就在她余光再次扫过屏幕的瞬间,脸色瞬间一变,辰亦梵。

    “辰亦梵这个笨蛋自己送上门来了。”佐薰看着她苍白的脸轻笑,“我不过是给他放了个饵,就这么迫不及待地往下送,都等不及西蒙来增援。看来,睿儿的情形很不好呢。”

    左小右这才明白为什么这里会叫鲨鱼岛,那密密麻麻地鲨鱼翻腾拥挤着,仿佛迁徙的鱼群,那竖立的鱼鳍仿佛游浮于海平面的刀山,整整齐齐的平行移动着。

    辰亦梵的游艇被撞得歪歪扭扭,几次都在差点翻倒。

    佐薰看着左小右的脸变得越来越白在,唇咬得越来越紧,“想不想知道睿儿现在怎么样?”

    夜睿?左小右转过头狠狠地盯着她,“你又想干什么?”

    “啧啧!”佐薰无辜地眨了眨眼,“我想的从来只有一件事,那就是离开夜睿跟我回克莱斯家族,做我的女儿。”摊了摊手,“如果你不相信我说的话,我想……”指着屏幕,“他的话,你应该肯定会相信的。”

    “你想干什么?”左小右还没有反应过来,屏幕上那满满的鲨鱼像受了什么刺激狂怒起来,聚集在一起狠狠地撞向辰亦梵的游艇。

    怎么回事?左小右一回头就看见辰亦勋手里拿着一个绽放着蓝光像遥控器似的东西,他的手指不断的按着,蓝光越来越盛。

    虽然不知道那是什么东西,左小右想也不想立刻扑过去,抢他手里的手里。辰亦勋轻易的避开了她的手,手指按得越快了。

    “辰亦勋你疯了,那是你弟弟!他会死的。”左小右怒不可遏地去吼叫着,那不断颠簸的游艇生生地扯动着她的心。已经有一个人因为她死了,她不想辰亦梵再因为自己失去性命。那样,她以后要怎么心安理得的活着。

    “我没有弟弟!”辰亦勋眸光一冷,手指狠狠一用力。

    “啊!”

    视频里立刻传来歇斯底里的惨叫。

    左小右瞬间怔在原地,全身的血液仿佛瞬间凝固,通体冰冷如坠冰窟。

    辰亦梵死了!掉进那样密密麻麻的鲨鱼群……因为她……她又害死了一个人!

    眼泪不断地往下掉,她死死地盯着辰亦勋,盯着佐薰,声音冷地淬了冰,“你们一定会下地狱的,一会不得好死的!”

    原来恨一个人是这样的,恨不得自己此刻能化为利刃,将他们一刀刀凌迟。

    “勋儿,看你把小右吓的。”佐薰嗔怪地看了辰亦勋一眼,无比怜爱地走到左小右面前,轻轻地试去她脸上的泪怜爱地轻哄,“咱们克莱斯家族的人最和睦,怎么会做兄弟残杀的事,虽然小梵对勋儿有些误会,但是解开就好了。我只是想带你回去见见外公外婆,你不想见他们么?你不相信我说的话,不相信睿儿毒发了,我只是想小梵请过来,让他告诉你。”

    什么最和睦?!她亲自看见辰亦勋让人把辰亦云扔下了悬崖;什么误会,辰亦梵咬牙切齿地说着亲眼看见了自己的母亲死在辰亦勋和他母亲的手上……

    左小右根本不相信佐薰说的那些鬼话。

    但是外公、外婆……

    她不想见,一点都不想见!那些不曾拥有过的,她一点都不想去期盼,她只想要夜睿,要哥哥,要辰亦梵好好的活着。

    左小右盯着视频上那不断浮浮沉沉的游艇,哽着声问,“你的意思是,辰亦梵没死,是不是?!”

    “当然没有死,一会你就可以见到他了。”佐薰摸着她长长的头发,温柔的眼眸,满满的慈爱,就简直就是一个慈爱的母亲交待着要懵懂的孩儿,“你只需试探出睿儿的情形便是,其余说多了……小梵,可说不准能不能活着离开这里。”

    这是威胁她不能说出自己被绑架的真/相。

    而辰亦梵此时正被一股巨大的力量拖曳着往下坠去,海水不断地灌入鼻腔,口腔,胸腔……

    cao!

    这回是要死这里的,睿,我真的尽力了。

    也不知道那哥们会不会带着西蒙过来把这岛给扫荡了,给他报仇。

    就在鲨鱼发起猛烈撞击的时候,他把那个保镖塞进了甲板底下。

    但愿,他能生还。

    眼前渐渐发黑,世界逐渐消失在眼前。

    辰亦梵刚一睁开眼就看见了眼前那个熟悉而又模糊的脸。

    左小右?!

    他连忙揉了揉眼睛,果然是左小右。

    “小右,小右,你也死了么?你也被辰亦勋那个王八蛋害死了么?是不是你宁死不屈才死的?”辰亦梵紧紧地抓/住左小右窄小的肩膀,悲痛万分,“小右,你死了怎么办啊,睿要怎么办啊,他肯定也死定了。”

    左小右简直要被他的无厘头悲怆弄笑了。她拍了拍他握着自己肩膀的手,轻声道,“辰亦梵,你没死,我也没死。”有些着急地问,“刚刚你说夜睿,他怎么了?”

    “我没有死?”辰亦梵简直不可思议,“怎么可能,那么多鲨鱼……”突然反应过来好像掉到海里后就再也没有见到过鲨鱼。连忙抓着左小右的手往自己脸上掐了一把,“哎哟,好痛,我真没死。”抱着左小右又碰又跳,“太好了,我没死,太好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