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九十一章 准备交易
    :

    “是,你没死。”左小右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又问一遍,“夜睿现在怎么样?”

    “对对。”辰亦梵立刻拉起左小右的手,着急忙慌地说,“我们赶紧走,睿这回被佐薰那个女人害死了。那个贱人竟然用了连环计催动了睿体内被控制的粟基毒液。西蒙说他现在非常危险,睿昨晚又差点摔死一个解药。现在只有你能救他,只有你能救他!”

    佐薰说的是真的!

    辰亦梵的话无疑就是一个晴天霹雷狠狠地砸在了左小右的头上。

    因为佐薰的阴谋那要精密,她曾经有一刻动摇过,可是内心深处从来都没有相信过。因为夜睿在她的心里几乎是神一样的存在,他聪明、高傲。他的眼里没人任何障碍,任何人都是他脚底的尘埃。

    她神化了夜睿,她忘了夜睿终归是一个凡人。

    是人就会有软肋,靳叔和她都是夜睿的软肋;是人都不能顾到背后,夜睿把后背交给幽魂岛的同伴,可是同伴里了出了叛徒……

    佐薰,那个歹毒的女人,为了彻底地害死夜睿竟然不惜从二十年前就把奸细送到他的身边。

    这个女人太可怕了!

    “夜睿的情形,有多可怕?”左小右压抑着心里的慌乱,强制镇定。

    “肯定很可怕啊,西蒙都哭了。给我打电话声音都那样了。”辰亦梵捏着嗓子学了几句,又急急拉着她的手就往外冲。他现在也顾不上那么多了,趁现在两人都没有绑着,先往外冲再说。

    看得出来他真的已经有些急得失了分寸。

    比之前在悬崖别墅上的时候焦灼更失去了冷静。

    夜睿周围的人都将他看得比自己重,西蒙如此,辰亦梵如此。哪怕自己要死了,他也能冷静对待,可是一旦夜睿有事,谁都如临大敌。

    “辰亦梵,你的脑子喂鲨鱼了?!”一个阴桀的声音从门口传来,同时辰亦勋一派斯文地站在了门口,一脸嘲讽地看着准备逃跑的辰亦梵和左小右。

    “果然是你!”辰亦梵立刻将左小右挡在身后,脸色一沉,“辰亦勋,你脑子被狗吃了么?!她你也敢动!”

    辰亦勋扬了扬眉,“我有什么不敢动的,左右不过是夜睿睡过的女人。”

    “我呸!”辰亦梵狠狠地冲他吐了口唾沫,可惜太远吐不着,满脸的唾弃,“她是你的亲表妹,你要点脸吧。”加重语气,“左小右是白公爵和佐依夫人的亲生女儿,你的亲表妹。你动她,你就是真禽兽!”

    左小右身子一震,果然,真是的!

    这些,他们都知道,只瞒了她一个人。为的,就是让她无知的,无忧无虑地活着。

    辰亦勋的视线穿过辰亦梵的肩膀,看到左小右悄然抹去脸上的泪。便知她要的答案已经尽数有解,立看着辰亦梵桀骜地嗤笑着,“表妹又如何?有些人不是专门喜欢玩亲生女儿么?”

    他说的是前一阵新闻里在疯狂传播的楚雄和谢秋月父女。

    “禽兽!”辰亦梵又狠狠地碎了他一口,转头看向左小右,轻声道,“别怕。今天豁出去这条命,我也一定会让你安全离开的。”用力地看着她,“睿等着你回去。”

    那郑重的眼眸,难得沉稳模样,看得左小右一阵阵酸涩。夜睿真的出事了,很严重!

    “那可由不得你。”辰亦勋冲身后勾了勾手指,立刻上来五六个人,二话不说上来就直接把辰亦梵给扑倒,压着,然后着架了起来。

    辰亦勋分明是知道辰亦梵的身手,此刻根本不给他出手的机会。

    辰亦梵怒不可遏地盯着他,“辰亦勋,你这个卑鄙无耻的小人,有本事就跟我单挑。”

    辰亦勋满眼讽刺,“我需要那种本事做干什么?”不屑地看了他一眼,“像你这种没有脑子的蠢货,再强的身手留着也是残废。”

    看向左小右,“跟我走!”

    “小右,别走!”辰亦梵刚一开口,肚子就狠狠地挨了一拳,痛得他吐了一口苦水。

    辰亦勋痴迷地看着左小右,嘴里说着冷酷无情地话,“只要你不走,我就会一直揍他,直到他死!”

    左小右刚刚往前走一步,辰亦梵立刻红了眼眶,声音带着无尽的凄凉,“左小右,我不怕死。你不要走,不要做让睿失望的事。”

    左小右鼻尖一涩,强压下涌出来的眼泪,哽着声音冲他笑,“相信我,我不会的。我们一定会回去的。”

    这回却是不管辰亦梵再怎么叫,她都没有停下脚步,没有回过头。

    左小右走后,辰亦梵的待遇就差了很多,手脚都被捆了起来,嘴里还被塞上了自己的臭袜子,整整一天一夜没有洗换,那酸爽的味道让他自己都忍不住直要吐。

    书房里,佐薰看着左小右沉默的脸,仍是那副温柔又慈爱的模样,声音也很温婉,“小右,怎么样?想明白了么?”

    左小右面无表情地点点头,“我答应你。但是,也必须答应我的条件。”见佐薰眼眸里升起的不屑,她淡淡地说,“你这么执着地要我回克莱斯家族给你做女儿,恐怕是你有什么不能生育的隐疾吧。只有有一个自己的孩子,你的身份和地位才能得到巩固。而这个世上跟你dna相似度最高的人,就只有我,你亲妹妹的亲女儿。”

    被她说穿佐薰也不以为意,反而眼眸里的赞色更浓,“不错。才半天的时间就能将事情想明白了。虽然不对,但也**不离十。”下巴微扬,看着她,“提你的条件!”

    左小右看着她,一字一字地迸着,“我要两分粟基的解药。”

    “没问题。”佐薰爽快地答应了。左少卿迟早是好左小右的裙下客给他解药也无所谓。夜睿,夜氏也快完蛋了,留他一条病苟延残喘也是一种的享受。

    “再给我一个月的时间。”左小右看着她,“我不想太仓促地离开。”

    佐薰摇摇头,“半个月!半个月够你确定粟基毒液是否已经解除。”

    还是被她看穿了自己的心思!

    左小右自嘲着,真希望有一天自己可以将所有心思藏在脸后,不让人看穿自己的想法。

    :明天就是凄美的见面,美好的生活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