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九十二章 人心的尊荣
    :

    佐薰见她眼眸里的失落,体贴的安慰,魅惑的诱导,“跟我回去,我会亲自调/教你,让任何人都无法看穿你的心思,还会被所有人都喜爱!”

    左小右看着她那张永远戴着面具的脸,冷笑,“成为像你这种外表美艳内心狠毒的女人么?”

    佐薰优雅地扬起了那看不出岁月痕迹的脸,得意地笑着,“对我来说这是世界上最美好的溢美之词。”

    左小右看着她那傲然的模样,竟然无言以对。因为,她的脸上除非了美的笑脸,让人永远都无法知道她的内心在想些什么。而且,她的微笑,她的温柔,一点都不违和,不做作。

    看着左小右那满眼的恨意,佐薰托腮好轻笑着,“别这样,其实,这次为了让你回来,我的代价可是很大的。”看着左小右不解的样子,温柔地为她解释,“催动粟基毒液的发作太容易,一架无人机,一个携带花精的人。夜睿的布置当然很缜密,只要我出价够高,条件够好,总会有人甘愿为了钱权去当一次人肉靠近他,左少卿就更容易了。”

    “当然,有明思泽在,他们都是死不了的。只不过我时不时折磨他们一下,再找个合适的契机,将这段视频放到网上。你说会怎么样?他们就会被当作科学怪人关起来,到时候全世界的当局都会关注他们,争着把他们带回实验室。”看着左小右柔柔一笑,“毕竟现实版的绿巨人,可不是随处可见的。”

    左小右冷冷地盯着她,“你不必给我讲这些危言耸听地话。既然答应了你,只要你给解药,我就一定会跟你回去。”讽刺地看着她,“我是不如夜睿聪明,但是我也知道根本不敢把那些视频发在网上。夜睿和我哥被追缉,你这个拥有粟基毒液的百年家族,也会因为拥有粟基毒液而成为世界性的丑闻。恐怕还是一种皇室犯罪。如果我猜的不错,兴盛百年的克莱斯家族就是用这样的手段去吞食那些世界巨富的财产吧。”

    “不不不!”佐薰晃了晃手指,“粟基是非常名贵药,里面很多药材都需几十年才能开花结果。”仿佛在说秘密似地压低了声音,“粟基可是要用在非常有价值的人身上哦。”

    “卑鄙。”反正自己的心思都写在脸上,左小右毫不克制冷冷地淬了她一口,“八岁的夜睿有什么价值?六岁的左少卿又有什么价值?这一切,不过都是你玩弄人性的无耻手法而已。”

    佐薰突然站了起来,走到左小右面前站住,挂着微笑的脸上显得有些严肃,“不如,我现在就给你上第一课。”

    “夜氏当时和莱茵家族联姻,当时有很多产业都在莱茵的名下。莱茵死后那些财业会自动过到夜睿的名下。莱茵死前留了一手,遗言上写着若夜睿十八岁前离世,所有财产全部捐到慈善机构。”看向左小右得意地扬起了唇角,“所以……”

    “所以你就给小小的夜睿下了药,目的就是要控制他,等他成/人后用夜氏的产业换粟基的解药。”左小右打断她的话,不屑道,“没想到夜睿宁愿自己受中毒之苦也不愿意交出母亲的遗产。你这步棋,下得很失败啊!”

    佐薰摇摇头,“我也曾以为我这步棋下失败了,但是事实证明,我下对了。”看着左小右眸光流转,“因为要寻找最干净的解药,夜睿找到了你,也把你带到我身边。”眼里闪着兴奋的光芒,“你是我们克莱斯家族的巨大财富。”

    左小右淡淡地问,“是想把我陪养成像你这样的人,到处勾引男人,害人妻儿,谋夺别人的财产吧。”

    佐薰没有说话,只是那一瞬间她那完美的面具有了一丝龟裂。温柔的脸庞多了一抹难以理解的神圣和骄傲,“收敛天下财富是我们身为克莱斯家族儿女应尽的职责。我们在国家任何需要的时候捐赠数以亿计的资产。克莱斯家族是y国唯一仅存的皇授平民的贵族,在每一年国家庆典上与女皇列坐。我们家族的骄傲需要数以万计的财富去维持。我做的,不过是为了让家族的荣耀不断延升下去,世世代代的克莱斯家族子女,以我克莱斯之姓而骄傲。”

    左小右看站她神采飞扬的模样,心里突然有些悸动,她有些明白佐薰那卑鄙无耻的原动力是什么了,但是,她永远都无法理解这种为了所谓的荣耀而不择手段地去谋夺别财产的行为。

    这是一场深入式的谈话,佐薰似乎对她很放心,说着自己的野心和规划。

    左小右没有兴趣再听下去,她所说的这些其实并没有任何实际用处。摊开双手,道,“解药给我,我要走了。”

    佐薰看了一眼一旁的云嫂吩咐,“让勋儿过来一下。”看向左小右轻笑,“睿儿太聪明了,如果这次你回得太顺利了,反而会起疑。所以得委屈你一下。”

    辰亦勋推门进来的时候佐薰正把一瓶药递给左小右,“这是克莱斯家族的另一种秘药。”柔柔一笑,“也是很珍贵的。服用后半个月不吃解药就会肠穿肚烂,皮肤寸寸掉落而亡。外表看起来就像麻疯病一样。”

    “薰姨!”辰亦勋脸色一变,连忙抢上前去,拦在左小右面前,“薰姨,小右既然答应了,何必给她用她畏水。”

    佐薰淡淡扫了他一眼,却分明很温柔的眼神却让辰亦勋备受压力,但他仍兀自站着,只是垂下头,“不如我派人把解药送过去,小右直接带回y国……”

    “不行!”左小右接过佐薰手里的小瓶子,仰头喝了下去,“只要粟基的解药是真的,我就一定会回来。”

    不回来,怎么给父母报仇!

    那血淋淋的家族血泪,她又怎么可能视而不见。

    人生,总归不可能只有爱情这一样!

    她也不能总是偎在夜睿的怀里享受着他的羽翼,他永远的软肋,被人掣肘着。

    这一刻,她多希望夜睿能回到初遇她的时那冷酷无情的模样,冷血无情才会无牵无挂,才能不受威胁,不被拘束。

    夜睿,我想在你身边呆得更久,我想跟你并肩,而不是一直站在你的身后,我不想再像现在这样,离开你的视线就成别人牵绊你的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