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九十三章 演戏要逼真
    :

    左小右摸回辰亦梵所在的房间时就见他正被捆着了个毛毛虫,在地上一耸一耸地蠕动着,嘴上还被塞了东西。

    看见左小右进来辰亦梵兴奋地更加剧烈地蠕动着,不断地冲她点头呜呜着。

    “你没事吧?”左小右走到他面前,扯掉了他嘴里的臭袜子,一股刺鼻的腥臭味让她差点吐出来。

    辰亦梵有些不好意思,“其实就穿了一天。”看着左小右,又扭了扭身子,“快帮我解开。”

    大粗绳系的死结,左小右费了很大的功夫解开。一刻也没有停留,“快走吧。辰亦勋走了,等他回来我们就走不掉了。”

    辰亦梵连忙一咕噜爬了起来,跟在她身边,“这里周围都是鲨鱼,你要小心。”

    左小右看了他一眼,“你可别想用什么自己的血吸引鲨鱼让我跑的这种蠢办法。”

    辰亦梵尴尬一笑,“哈哈,怎么可能。我这么惜命。”话锋一转,“但是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左小右面无表情地看了他一眼,“因为你的脸上写着很明显的视死如归。”

    那冷淡的样子竟然还有几分夜睿的神情。

    果然是越来越有夫妻相啊。

    辰亦梵不断地叹息,为什么不是夜睿越来越像左小右而是左小右越来越像夜睿呢!

    左小右看着他道,“这里的鲨鱼都被植入了芯片,他们受辰亦勋的控制。”

    辰亦梵恍然大悟,“原来如此。”

    当时鲨鱼突然猛烈撞击着游艇的时候他就有点怀疑,没想到辰亦勋竟然那么大手笔弄了这么多鲨鱼。

    看着左小右,“我们赶紧走吧,现在他出去了,那些鲨鱼不听他指挥了。”

    左小右无语的摇摇头,“虽然不受他控制但是还鲨鱼好不好!也很危险的。”看着有些蒙圈的辰亦梵道,“这里的无线电对外屏蔽,而且还装了对外无线干扰装置。直升机进不来这上空。”

    辰亦梵这才恍然大悟,“你的意思是让我去破坏那个干扰装置?”

    左小右立刻点点头,“嗯。”

    辰亦梵看着空荡荡地房子,奇道,“为什么一个人都没有?”

    左小右道,“他一定觉得这么多鲨鱼我们也就不敢跑。”

    然而刚转入正对着机房的拐角,辰亦梵就把脑袋缩了回来,一脸苦逼,“我说怎么下面一个人都没有。辰亦勋那个变态知道这是我们唯一的出路,把人都弄到这了。”

    左小右数了数,“才五个。”

    辰亦梵睁大了眼睛,“才五个?辰亦勋的保镖都是雇佣兵出身,他们的身后也就只比夜睿居的人差一点点而已。”

    言下之意就是打不过他们了。

    左小右眼珠一转,轻声问,“你能打几个?”

    辰亦勋掰着手指,犹豫了一下,“三个!”

    “好!”左小右点点头,捂着肚子跌跌撞撞地走了过去,“哎呦,哎呦,肚子好痛。”

    果然立刻有保镖看了过来,关切地问,“左小姐,你怎么了?”

    左小右害羞地低下头,“我,我来例假了。你,能不能给辰亦勋打个电话,让他帮忙买买……”

    话还没说完,另一人接口道,“左小姐,我们这里不能打电话。”

    左小右立刻为难地看着他,“那,那不知道这位大哥能不能帮忙去买一下。我真的不方便。”

    为了逼真,佐薰留了五个人,离开的唯一途径告诉她了,要怎么出去却还是要自己想办法。因为,夜睿实在太过聪明,事后一定会仔细追查,一旦起疑左小右要回到克莱斯家族的事就必然受阻。

    那还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答应了。

    左小右又看着其中一人,不好意思地问,“这位大哥,你能不能给我泡杯姜茶。我在下面没有找到人。”

    那人本来不愿意,左小右轻声道,“辰亦勋说了他会娶我的,你这点事都不帮我办……”

    那人立刻就去了,“左小姐,请回房间稍等,我给您把姜茶送到您的房间。”

    “好!”左小右扶着墙冲拐角处的使了个眼色,慢吞吞地跟着往楼梯口走去。没走几步,就听得楼上噼里啪啦一阵,然后很快归于安静。

    左小右立刻飞快地冲了回去,就看见辰亦梵已经手指如飞地在键盘上敲击着。很快她就听到了屋顶上空的螺旋桨盘旋声。

    “成了!”辰亦梵一喜,拉着她的手就往外跑。又一脚踢飞泡了姜茶回来的保镖。

    两人飞快地到了顶楼的阳台,夜睿居的直升机已经在靠近。

    回到夜睿居的途中,不知道是近因为近乡情切,还是已经知道这一次再见就是离别。左小右心里空虚寂寥地难受。而辰亦梵则在不停地在旁边回忆着刚刚的情形,“看见没有,我最后那一腿,一下子就把他给踢飞了……”

    左小右没问他们夜睿的情况,不是不想问,而是不敢问。

    视频里的画面清晰而刺痛,那小小的身子膨胀出来的小怪物那样一块烙印,深深地灼痛了她的心。

    直升机刚刚停下来,左小右立刻发疯般地冲了出去。

    “左小姐,左小姐……”一路上所有人都用万分惊喜地眼神看着她。

    “小姐!”一直守在房间门口的西蒙两眼通红,看见她的瞬间几乎要跪下来了。

    “西蒙,不行了。”房间里传来江浩东凄厉的惨叫,显然是受了什么惨烈的攻击。

    左小右惊惶地看了西蒙一眼,二话不说就冲了进去。

    冰室里的温度低得不能再低,地上结着层层薄冰。

    看见左小右江浩东连忙连滚带爬地从地上爬起来走到她身边,给了她一颗药,“快吃了。不然就该冻死了。”

    室内温度确实很低,左小右甚至在刹那间感受到皮肤的刺痛。可是更痛的,是她的心。

    夜睿此时的模样已经开始发生了变化,身体的肌肉被爆撑着那一道道爆于体外的筋脉像树叶上的筋络,遍布漫延。

    那宽阔地额头,精致的眉眼都布满了爆裂筋脉,渐渐失去了模样他本来的模样。

    “吼~”一声嘶吼仿佛猛兽的呜鸣在寂静的空间里呼啸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