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九十四章 夜睿我爱你
    :

    压抑的悲鸣带着沉铁的呻/吟,似世上最锋利的刀狠狠地切入左小右单薄的心脏。

    粗重的手臂上沉重地镣铐砸碎了水面的浮冰,冰屑四溅。

    左小右不可思议地瞪大了眼睛,看着那锁着手链手,看着跟进来的西蒙,两眼通红,“你们怎么可以这样,你怎么能这样对他!你们怎么能锁着他。他……”

    他是夜睿,是那么骄傲的夜睿啊!

    后面的话全都哽咽在干哑的喉咙里,泣不成声。

    西蒙垂下头没有说话。

    江浩东这个时候就展示了身为医生的理智,他看着左小右不问她怎么回来的,也不管她现在状态怎么样,只问,“没有时间聊了,准备好了么?”

    非常的露骨,非常直接。

    左小右点点头。

    江浩东看了眼西蒙,“出去吧。”

    那一眼对视,两人都松了一口气,左小右总算在关键时刻回来。

    江浩东又给了她一颗药,“催/情的。”

    西蒙已然离开,左小右拉住了江浩东,从怀里掏出一只瓶子递了过去,“帮我查一下。”

    江浩东脸色一变,正要问,左小右将他拉出浴/室,在已经结冰的房间里冲他跪了下去。

    “左小姐,你这是做什么?快起来。”江浩东吓得脸色发白。左小右是未来的少夫人,这要是被少爷知道了,他将来的日子就惨了。

    左小右用仅两人听得到的声音告诉,“这个,我从辰亦勋手里换过来的……我,不想夜睿知道。你,请你为我保密好么?”

    换来的?

    江浩东惊讶地看着他,“你,你不会跟辰亦勋……”连忙把左小右扶起来,郑重而肯定地点点头,“左小姐,你不必担心。你也是为了少爷才做出如此大的牺牲,我理解。你放心,我很快会查出成分的。”

    左小右看着他,“如果确认是真,请第一时间去一趟不易居,给我哥送去。”叮嘱道,“你亲自送去。不能告诉任何人这是我给你的。你要发誓,连明叔叔都不说。”

    左小右知道他是误会自己以贞洁跟辰亦勋做了交易,索性便让他误会到底,“这是救夜睿唯一的办法。如果被明叔叔知道夜睿迟早也会知道的。到时候夜睿就算不跟我分手,我也没有脸再留在他身边,更没有脸活下去……”

    江浩东连忙道,“别别别。”劝道,“其实贞操那种虚无的东西左小姐根本不必在意。你也是为了救少爷……”见左小右一脸凄苦的模样,连忙举手投降,“好好好,我不说。”四指竖在耳边,“我发誓,如果我告诉别人,就让我被师傅逐出幽魂岛!”看着左小右,“行了吧?!”末了复又苦口婆心地劝着,“其实左小姐不必那样在意,据我所知现代女性很少一个男人过一生,你又何必……”

    左小右见他又扮上了理智医生的角色,便应付地点了点头,指了指房门,“你,不如现在就去查一下。”

    “好好,但是左小姐不管怎么样,你心里都不必要有负担。”想了想,“这次事后少爷可能会睡一阵,都是正常现象不必担心。”江浩东又交待了几句才匆匆离开了。

    左小右看着他离开时担忧的眼眸沉沉地叹了一口气,她也开始学会利用人心了呢。自己刚刚那番话如果说给西蒙听,对夜睿无理由的遵从,他一定会毫不犹豫告诉夜睿而不会在意自己是不是真的会在事后自杀。而江浩东属明思泽的人,虽然害怕夜睿但仍保留着自己柔软善良的处事方式。

    左小右摊开手掌,看着那空无一物的掌心,慢慢合拢,眼眸由茫然而慢慢变得坚定。

    浴/室里被夜睿砸碎的冰面又飞快凝结回去,夜睿半个身体被埋在薄冰下,露出膨/胀的胸肌和臂膀。

    左小右砸开了刚刚结回的薄薄的冰层,修长的双/腿迈了进去。双手握住扣住他手腕的镣铐找到了镣铐上的机关,按开。她搬不动,只能任由那沉重的镣铐沉在水里。

    从手到脚,左小右一个个按开了那些压迫着夜睿的沉铁镣铐。夜睿仿佛在感受着什么,再也没有粗暴焦躁地挥舞着手脚嘶吼悲鸣。而是像一头无辜的小兽,安静地坐着,沉沉地喘息。偶尔嗓子里会吐出一声呦鸣,也很快被他克制下去。

    “夜睿,夜睿,我是左小右,我回来了。”左小右握住已经膨/胀的手掌,那原来就可以轻松将她的手握在掌心的大掌,手指粗了一倍,也由原来那白/皙灵巧的模样变得粗大而笨拙。

    “你看,我是左小右。”小手握着大掌抚上自己的脸,炙热的眼泪落到炙热的手掌,蒸腾的热气灼痛了两个人。

    粗粝的大掌碰触上娇/嫩的肌肤,有些颤抖,血红的眼眸闪动着,像是要在努力“看清”什么。

    眼泪不断的滴落,滚烫的眼泪落下在他掌心凝结成冰,仿佛公主的珍珠泪,珍贵而晶莹。

    “如何让我遇见你在我在美好的时刻,为这,我在佛前求了五百年……可是为什么夜睿,你总是看见我最狼狈不堪的样子。”左小右哽咽着,背诵着那首属于两个人的情诗。

    “吼!”压抑的低吼,伴着猛兽的嘶鸣,左小右被扯进了那灼烫无比的怀抱。

    仿佛只剩下最原始的反应,夜睿动作粗/鲁地撕裂了女孩身上轻薄的衣衫,当滚烫的肌肤接触到那清凉如凝脂时,那嘶哑的喉咙里滚出了一声满足的叹慰,同时男性本能的需求毫不悬念地穿透了女孩轻薄的身体。

    “唔!”疼痛让她不自觉地皱起了眉头,他膨/胀的身体令他的巨物也随之膨/胀。

    身体仿佛被撕裂开,火辣辣得灼烧着,左小右咬着牙承受着剧烈的疼痛,随他沉浮,一次又一次。直到男人眼眸里的血线渐渐退去,直到那膨/胀的筋脉渐渐隐没,男人的声音与视线渐渐恢复清明。

    “左小右,宝贝!”又一声嘶吼,男人终于释放出没顶的快/感,左小右虚虚地趴在他的肩上,笑容有些苍白,声音柔软地化不开,“夜睿,我爱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