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九十五章 为你养就温柔的习惯
    :

    “左小右,我爱你。”夜睿看着怀里的人,苍白的脸上挂着与她一般的笑容。

    然后怆然倒地。

    “夜睿?!”左小右手忙脚乱地去摸/他,有气且呼吸均匀。想到江浩东说事后可能会沉睡一会,左小右的心才安下来。

    拖着疲/软的身体把冰室机关关了。又哆嗦着把床烘干把床单被子换了。

    这些上次是西蒙弄的,这次左小右自己弄。不是想让自己看起来多可怜多爱他,而是她知道,这是最后一次为夜睿做这些事。

    等卧室一应恢复,左小右又回到浴/室把夜睿背到床/上,盖好被子。

    这一阵从来都是夜睿侍候她穿衣睡觉,她只需要配合的伸手,躺好,安睡就好。现在,她想为他做一次。感受夜睿的重量,感受夜睿服侍自己时的感觉。

    很重,很累,很满足!

    左小右摸着夜睿已经恢复的俊美容颜,唇角不自觉扬起一抹笑意。纤细的手指描绘着他如淡墨的剑眉,长长的睫羽,因为闭着而显得优美柔和的眼线,挺直的鼻梁,性/感的唇,苍白的脸颊……安睡的夜睿美好的仿佛刚刚降生的冥夜之子,有一股浅淡的距离感让人不敢亵渎,那安谧无辜的模样却让人忍不住靠近。

    指尖温柔的碰触,痒痒地似春风拂面。梦睡中的夜睿挑了挑眉,吓得左小右再也不敢动弹。等到他呼吸渐渐均匀,左小右才掀了被子下了床,扶着墙慢慢往外走去。

    “左小姐去哪里?”西蒙两眼通红,身体笔直地站在门口,看着突然走出来的左小右面无表情地问。

    “我,去找江浩东拿点药。”左小右有些脸红,这个时候,只这个理由才会让自己去找江浩东名正言顺。

    “我帮你去拿。”西蒙看着她,“少爷喜欢小姐陪着他。”

    左小右摇摇头,“我自己去吧。有些不适合,我方便跟江浩东说。”看着西蒙,“你在这里守着夜睿,我很快就回来。”

    她的声音里带着一股子从来不曾有过的坚定,让西蒙一愣,竟然有种她说得很对的感觉。

    “我让江浩东过来。”虽然左小右说的没有毛病,但是这种时候让左小右去后院他还是不放心。毕竟佐薰的人竟然已经渗透到夜睿居来了。

    “好。”左小右点点头,“问问他夜睿可不可以吃些药帮助恢复,他现在,脸色很苍白。”

    西蒙点点头应了。

    等江浩东的时候,看着左小右站在走廊上并没有回到房间,西蒙淡淡地提醒,“左小姐先回房间休息,江浩东到了我通知您。”

    左小右摇摇头,“不,我就在这里等。”

    夜睿睡得一向很浅,觉也很少,她这一来一回夜睿就醒过来了。

    但思想和身体总是有些冲突,等了半天江浩东都没有过来,左小右的身体有些摇晃,毕竟这几天以来她都没有好好休息过,刚刚又发生超过身体负荷的欢/爱,身体倚着墙抖得越来越厉害。

    西蒙看着她兀自强撑的模样,正要劝,江浩东就气喘吁吁地跑过来了。看见西蒙难看的脸连忙解释,“给少爷配了些药,迟了,抱歉。”又冲左小右鞠了一躬,“久等了。”从小药箱里拿出一个精致的景泰蓝的瓶子递给她,“这是给你的,外用。这药比之前的要好些,也会有些副作用,刚用的时候会有些疼,忍着点。过十来分钟就好了。”又递过过去一只小瓶子,赫然左小右之前给他的装解药的瓶子,“这药给少爷,最好现在就能服下,明天少爷就会好转。”说着意有所指地冲左小右挑了挑眉,“我现在去一趟不易居,左少不用解药,现在还在熬着。东叔病了,我得去给师傅当助理。”

    后半句对着左小右说,却又是说给西蒙听的。

    江浩东这一番话让左小右心里的巨石落了地——佐薰给的解药是真的。

    佐薰那个人阴险狡猾,她并不相信她会真的给解药。而她更不安的是,佐薰给了真的解药,是不是说明她已经有了害夜睿的阴谋。那个女人毒得无孔不入。

    “快去。这种药时效有限,越早服用越好。”江浩东看向左小右,“我现在去不易居帮我师傅。”说完匆忙离开了。

    左小右明白江浩东话里的意思,夜睿的解药越拖效果越不好。

    哆嗦地爬回床/上,左小右看着还在沉睡的夜睿,想了想,仰头将解药都倒进了自己的嘴里,然后对上夜睿的嘴,一点点灌了进去。

    此刻如果叫醒夜睿,以他的性子一定会问个清楚,甚至还会把去不易居的江浩东抓回来。这是最好的方法。

    睡梦中的男人下意识卷起了那她熟悉的小/舌也顺势咽下了她送进来液体。

    夜睿朦朦胧胧地撑开了眼,看着左小右闭眸送吻的模样又沉沉地闭上了眼,本能地回应着她的吻,她的递进,她的温度,直到她缓缓退出,他又陷入了酣睡状态。

    江浩东说过夜睿已经有八年没有进入过这样的状态,所以身份状态会比左少卿更疲惫。

    左小右叹了口气,默默起身,给自己上了药。以前事后都是夜睿给她上药,最初时虽然他还很凶,但是上药的时候还是有着难以言喻的温柔。虽然有些害羞,可是心时却是暖的,是满的。现在自己上药,才发现更尴尬更害羞。

    江浩东说的不错,这种药确实很疼。蜇皮肤刺痛,仿佛夜睿的巨物刚刚进入时那种撕裂身体的灼痛让她不断地哆嗦。

    “宝贝,不怕。”感受到身边的震颤,夜睿本能地将人揽进自己怀里,迷迷糊糊地有一下没一下的顺着她的背温柔的安抚。

    对左小右温柔,成了夜睿化入骨子里的习惯,纵然沉睡他也不忘对她的呵护。

    “夜睿,夜睿……”左小右让自己缩在他宽厚的怀抱里,感受着那来自骨子里的温柔。

    月色轻晃,辽阔的海平面上,一架游艇随波逐浪。

    佐薰站在船头看着鲨鱼岛方向,轻叹,“可惜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