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九十七章 不会因此高兴
    :

    这天,左小右起来发现夜睿居与以往有些不同了。

    晨起没有看到笑脸相迎的靳叔,整个夜睿居从主别墅到后园都弥漫着一股紧张的氛围之中。

    吃完饭,陪着夜睿看望了还在沉睡中的靳叔,看着躺在床/上气息奄奄面颊凹陷的靳叔,神色紧绷的夜睿,左小右心里说不出的恨。

    佐薰,那个狠毒的女人,连这样痴情、柔软的人都不放过。

    她回来的时候曾经问佐薰要过鱼人泪,佐薰以会穿帮为名拒绝了。

    她是故意不想让靳叔醒过来,就是为了折断夜睿的手臂。

    佐薰这一计步步连环,先是拍了夜睿的左右手,折了他的人,再以肃清叛徒的压力让夜睿居人人自危。

    夜睿昨晚一夜没醒,西蒙果然疏散了那些一同长大的手足,另人自危的同时恐怕也会人心涣散。

    左小右担心地看了夜睿一眼,紧紧地握住了他手。她没有什么力量,那么弱,总是在拖累着他,这样的左小右,好没用!

    “怎么,怕了?怕你男人护不了你了?”夜睿掐着她的脸蛋,“放心吧,很快就不会再有人打扰我们。”

    左小右仰头看他,用力紧紧了手心,反握住了他的手,另一只胳膊圈了上去,抱住男人结实有力的胳膊,“夜睿,对不起,我总是在拖累你。”

    “笨蛋,说什么蠢话。”夜睿戳了戳她的鼻尖,一脸严肃,“没有保护好你是我的错。”看着她眼里满溢的内疚感,叹了口气,“笨蛋。是我没做好。不是你的错。嗯?!不要瞎想。”

    左小右顺从地点了点头,没有说话。佐薰亲口告诉她,夜睿正是因为有了自己才会有了软肋,才会被她钻了空子。夜睿完全可以让人贴身保护她,可是为了自己所谓的自由,而不得不让那些保镖跟自己保持距离。这才给了佐薰机会。

    “靳叔什么时候才能醒?”左小右看着满眼红血丝的江浩东问。今天早晨看过来,夜睿居每个人都是这种状态。

    双目通红,脸色发青,人人紧张而焦灼。

    江浩东一夜里来回奔走,此刻说话声音都沙哑了,“照理该醒了。师傅下午会过来看看。”

    左小右问,“你哥他好了么?”

    江浩东点点头,宽慰道,“放心吧,左少没事了。”自从昨晚左小右对他说了那一番秘密后,他反倒对她更多了一份尊重。

    可以为了心爱的人而牺牲自己,这是一种非常难得可贵的品质。

    夜睿看着她眼眸里的担忧,轻笑,“担心的话我送你过去看他。”看着她惊讶地睁大眼睛,立刻改口,“不去更好,下午你的身体也好了,留在家里做好了。”

    这是越说越不像话了,左小右连忙堵住他的话,“我想去。”

    夜睿亲自送了左小右去了不易居,路上问了她一句,“什么时候知道小舅子的事?”

    左小右没有瞒,“辰亦勋告诉我的。”

    夜睿没有说话,摸了摸她的头发,万千的歉疚,“左小右,这一阵恐怕要委屈你了。”

    在那个女人没有死之前,他只能寸步不离了的带着她。

    夜睿并没有在不易居多做停留,而是直接带着明思泽回了夜睿居,临行前抱着左小右,一遍遍地叮嘱,“等我来接你,一定不能自己一个人回来。知道么?”

    左小右一遍遍点头应着,乖巧的像只小鸟。

    看着夜睿的跑车绝尘而去,左少卿看着左小右那还不舍得收回的视线,轻笑,“看样子这回把夜睿吓得不轻。”

    左小右收回了眼眸,有些难过,“是我害了他。”抬头看向左少卿,神情多了几分凝重,“哥,我有问题想要问你。”

    左少卿回望着她,文雅的脸上笑意如旧,只是蓝眸里多了几分严肃,“正好,我也有几个问题想要问你。跟我来。”

    书房里,左小右坐在曾经夜睿坐过的位置,坐得端端正正,看着左少卿在对面认真地煮茶。

    左少卿将茶汤分到她面前,笑道,“喝喝看。”

    左小右平时鲜少喝茶,喝了一口只觉得味苦,蹙了眉正要说话,转而舌尖却尝到了一股清清草香。

    舌尖余味,婉转留香。

    “好喝。”左小右看着左少卿正拿了茶盏往唇边送,忙道,“哥哥,病刚愈,不便喝茶罢。”

    左少卿淡淡扫了她一眼,眉眼一紧,却也就势就放下了茶盏,似笑非笑地看着她,“我这病,今日起算是根治了,还得谢妹妹大恩。”

    “哥哥知道了?”左小右抿了唇,拿着茶盏的手有些抖,最后索性就放下了。

    夜睿居那边她亲自侍奉了夜睿用药,避开了西蒙自然是瞒得过的。可是这边呢,江浩东深夜送药过来,又有明思泽在,又哪里瞒得住。当时她也是没有两全之法,只能先解了左少卿的毒再说,这会,却是想来封他的口。

    左少卿看着她,“说说看,你答应了佐薰什么条件,她竟然这样慷慨给了两份粟基的解药。”

    左小右不答反问,“那个勾引父亲,害死妈妈的女人,是不是佐薰?”看着他眼里惊讶的目光,唇角多了一抹苦涩,“看来这是真的。”

    左少卿掩下眼里寥落,“她都告诉你什么了?”

    眼里有一丝期盼,也有一丝紧张。

    她有没有告诉你,我的真实身份。知道真/相的你又会不会因此回到我的身边?!

    左小右垂下头,看着那清清微晃的茶汤,声音轻的仿佛没有一丝力气,“全部!如果她说的是真的……”

    左少卿接口问,“所以,两份粟基的解药就是让你回到克莱斯家族做他们家的大小姐么?”

    左小右默默地点点头,看着左少卿眼底的怒意,苦苦哀求着,“哥,这事,别告诉夜睿,好不好?”

    左少卿再也不复平日那温柔的面容,脸上薄霜轻覆,冷冷地望她,“你以为我和夜睿会高兴你因为粟基而把自己卖了?”拔高了身调,“左小右,你太目中无人了。因为你我熬过了二十年,可是最后你最因为我把自己卖了,你觉得我会高兴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