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九十九章 神奇的药
    :

    “克莱斯家族人丁凋零,佐薰身为这一代的族长,不会生育压自然很大。辰亦勋的母亲佐兰因为辰亦勋在这一代中的优势渐渐有了做族长的呼声。这恐怕就是佐薰不惜代价要你回克莱斯家族的原因。”

    左小右恍然大悟,“原来如此。我当时就猜她之所以要我跟她回去就是为了更大的利益。原来是为了巩固她的族长位置。”随后一脸懵懂,“可是这跟他们家的三宝有什么作用?”

    左少卿轻叹一口气,“粟基的力量你该看到了,我和夜睿;而渭水,则是一种能让人肠穿肚烂的药,好临终时肌肤寸寸溃烂,状如麻风,医生也查不出来;而忘情水,就是能控制人的神智令人忘记以前所发生种种,心智不变,却能令记忆回到婴儿时。”

    看着左小右,“佐薰之所以敢让你回去,必然会让喝下忘情水。从此,你会忘记这世上还会有夜睿,还会有我。”

    左小右吐了吐舌头,有些不置可否,“这世上怎么可能会有这么神奇的药。要是有,就不会有那么从殉情的人了,只要喝下忘情水就好了。”

    她不敢告诉左少卿自己喝下了所谓的渭水。心里已经开始发怵。她不想忘记夜睿,更不想忘记左少卿。

    左少卿嗤笑一声,“忘情人何等珍贵。就连克莱斯家族自己都不曾用过,据说,至今为止,只用过一次。”

    左小右睁大了眼睛,“哪次?”

    左少卿看着她,眼眸里晕染着平淡无波的笑意,“这是皇室秘辛。据传温莎公爵就是因为喝了忘情水才会在加冕期间不顾人民和教会的反对迎娶国民荡父辛普森夫人。这才有了乔治六世全登基,才有了后来的女皇加冕,有了克莱斯公爵,才有了所谓的克莱斯家族的百年荣耀!”

    左小右不可思议捂住了嘴,“什么?你的意思是那个爱美人不爱江山的温莎公爵其实是被人下了药,并不是自愿的?”惊恐地睁大了眼睛,“那就是说女皇为了让她的父登基让克莱斯家族给温莎公爵喝了忘情水?”

    左少卿微微勾了勾唇,旦笑不语,看着她那惊人的联想能力,不以为然道,“一切不过传说罢了。”

    皇室秘闻,又岂可随便谣言。

    左小右见状,心知他言下之意,便道点点头,“我知道了。”

    不说不代表不知道,不说不代表没发生,左少卿这番话确实让左小右触动很大。她要怎么办?她已经喝下了渭水,不跟佐薰回去就会死;可是跟她回去万一真的忘记了夜睿怎么办?

    左少卿接着道,“你忘记了我们,可是我们并不能忘记你。他日再见,你已经是克莱斯家族的利器,我们纵然心知肚明,又如何能对为了我们而变成那样的你下手?!到时候,我和夜睿终将成为克莱斯家族的战俘,这是佐薰的计谋。”

    左小右脸色刷白,一时怔在原地,眼泪扑簌簌往下掉。她真的没有想过,真的不知道佐薰竟然感觉有药。为什么这个世界上所有奇奇怪怪的药都会集中克莱斯家族。

    仿佛看穿她的心思,左少卿淡道,“克莱斯家族的前身是女巫世家,后来皇室严打巫法,并派军队镇压,所有巫师全部消失。克莱斯家族也不过留下三种秘药,而且研制极为不易。他们也很少用,所以只有女人才是他们无往不利的武器。”

    “原来这世上还真的有女巫的存在。”左小右喃喃,“这么可怕。”

    左少卿笑容淡淡,“那又如何?数百年前z国还有国师,法师那样据说能呼风唤雨,看星相识天下的人呢。古人智慧深不可测。”

    左小右点点头,没再说话。只觉得心里一片寒凉。她现在只有一个选择,那就是半个月后不回克莱斯家族,好好的安安静静地找个地方去死。只有这样,她才不会成为佐薰打击左少卿和夜睿的武器。

    左少卿看着她的样子,轻叹一口气,“看样子,是喝了渭水才回来的呢。”

    左小右惊讶地看着他,“你怎么知道?”

    说完才知道自己说漏了嘴。

    左少卿见状,轻叹了一口气,“好了,你说不说我都知道了。”淡淡地扫了她一眼,“从昨晚江浩东大半夜送药过来我就知道了。”

    江浩东送药过来时明思泽一定会问,会查,纵然江浩东死咬着不说,只要东叔说一句“是粟基的解药”,以左少卿的智慧又如何能猜不透。

    左小右脸色一白,“那是不是明叔叔也知道了?”

    明思泽如果知道了,那夜睿那边还能瞒得住么?!

    她现在最怕就是夜睿知道之后的反应,一定会暴怒把自己吊起来,然后用他自己去跟佐薰换渭水的解药。

    左少卿淡道,“江浩东送过来的,又怎么能瞒得过明思泽。”看着她坐立不安的样子,又于心不忍,“放心吧,这世上除靳文之外明思泽是最不想夜睿出事的。他过几天就回幽魂岛了。”

    这是睁一只睁闭一只眼的意思了。

    是,只要是站在夜睿身边的人,总是以他为重。粟基折磨了他二十年,眼看着毒解了,又怎么会再让他回到从前。

    从昨天知道左小右拿解药回来的那一刻起,明思泽都决定置身事外了。

    左小右松了口气,明思泽不比江浩东,那是只老狐狸,什么破绽都不会露的。

    左少卿看着她一心为夜睿的模样,拍拍她的脑袋,“你呀,还是想想自己吧。渭水之毒可解,可是从此你将失去我们。这也是另一种分离啊。小右。你无法承受失去我们的痛苦,而我们又如何能承受失去你的痛苦,怎么去面对将来有一天重逢是你我已是路人!”

    左小右低下头,默默流泪,再也没有一丝言语。

    她的智慧太有限了,在那个时候完全想不出两全的对策。

    左少卿轻叹着……

    夜睿居里仿佛布满了血腥味的六扇门,书房里夜睿浏览着江浩东递过来的资料,冷笑,“倒是真舍得,竟然拿辰家的孩子当棋子。”看向站在对面的西蒙和江浩东,“给我吊足了命,把人送去给辰家,务必让辰父亲眼看见,要快,赶在佐薰回去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