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零一章 正式开战
    :

    接下来四个小时,夜睿连续做了几个商业决定令业内所有人都措手不及。

    夜氏发现新闻申明,并抛出连续几个月来收购克莱斯家族整合的财务报告,证明克莱斯家族分派的各公司财务总监挪走各公司大部分资金,并做伪账,让每个公司表现上看起来都具备被并购资格,但是实际上买的只是一个壳,公司名下并没有任何资产,就连旗下品牌都是做空。

    夜氏切断跟克莱斯家族的所有资金往来,撤回夜氏在克莱斯家族企业民下的所有股份……

    这是要跟克莱斯家族彻底决裂了!

    夜氏顶楼办公室,夜睿一项项颁布着指令。

    旁边的公关总监脸色越来越白,更别提其他跟克莱斯家族有业务合作各部高层。

    “夜少,这样一来我们部门一年起码会少十亿利润。”一位高层苦着脸看向夜睿,“克莱斯家族酒店是我们高端奢侈品家居的最大客户和礼品买家。”

    “克莱斯家族酒店最近几年利润平均每年跌三个点,我们在他们名下酒店有7个点的股份相当于我们每年都在亏损十几亿。现在只要撤回我们的投资,我们投资部一年会少陪十几亿。”投资部总监分析道。

    这样一来其实对于公司并没有损害,只不过这样一来有些分公司和部门的利益就会损害,而有些则会更有利。

    夜睿淡淡地看了所有人一眼,“今年各部门绩效下调5个点。”

    大家立刻就兴奋起来,那就是公司承担了各部门的亏损。跟他们的个人绩效并没有关系。

    原本有些惶恐的人心顿恢复平静。甚至更多的人开始支持夜睿的决定,“其实克莱斯家族最近几年如果没有我们在支持着,他们很多产业都要挎了。”

    “是啊,克莱斯家族是家大业大,毕竟百年的贵族,可是没个守业的人。这么大的家业也会撑不下去。”

    夜睿看着那些开始转换的风向,面无表情地起身离开。

    西蒙向公关总监交代几句后才跟了上去。

    夜睿回到办公室刚推开门就看见一具赤/裸/身体正背对着自己,乌发似墨长长的披散在背后,露出小臀/尖,小小的身体撑在办公桌,听到开门声时隐约地颤抖着。

    夜睿眸光一深,唇角微扬,露出一抹邪魅的笑意,“左小右,没想到你竟然饥渴成这样。看来今早我就不该心疼你。”

    清晨在她体内感受到一股淡淡的药味,知道自己昨夜伤了她,才强忍着没有动她,没想到她竟然自己脱/光了送上门来。

    缓步走到她身后,宽厚的手掌抚上了那窄小的肩,缓缓游走,声音略哑,“左小右,我要怎么惩罚你好,不是说好了我去接你么?嗯?!”

    突然指尖一窒,捏住肩膀的手狠狠一用力,五只成抓狠狠地扣住了那消瘦的肩胛,狠狠用力往上提起,另一只手一推,眼前的人就重重地被摔到了办公桌后,同时响起女人凄厉的惨叫声,同时一道刺眼的光亮定格在办公室顶部。

    西蒙飞快地抢下那摔落在地上的手机,但是图片已然传送出去了。

    “只拍到顶灯。”西蒙松了口气,把手机递给了夜睿。探过头去看着痛得一脸扭曲女人,惊讶地睁大了眼睛,看向夜睿,“少爷,是艾莎!”

    艾莎浑身赤/裸地蜷缩夜睿奢华的办公桌后,看着夜睿擦得锃亮的皮鞋在自己面前停住。痛苦的脸上立刻换上欢喜,他,还是对自己于心不忍。小/嘴一撇,委屈屈地叫着,“睿……”

    锃亮的皮鞋毫不预警地踩上了女人纤细的胳膊,微微用力,便发生“咔嚓!”骨头断裂的声。

    “啊!好痛!”艾莎凄厉地叫着,眼泪流了一脸,整张脸都扭曲地皱成一团。那只完好的手没命地去推开踩在自己胳膊上的手,哭求着,“不要,求你,放过我。我再也不敢了,再也不敢了。好痛。”

    “不敢什么?”夜睿的声音冰冷,面如寒霜。

    “不敢装成电路安检员混进来。”艾莎痛得脸色苍白,冷汗涔/涔而下。

    “还有呢?”夜睿的声音又冷淡漠,仿佛擦鞋子上沾到的狗屎,缓慢的碾压着,痛得艾莎没命的狂叫没命的嘶吼。

    “还有,不该利用你身上的毒来勾引。我错了,求你放过我。”艾莎痛得直翻白眼,眼看着她要晕过去,夜睿松开了脚,却不等她松口气,又用力踩了上去。

    “还有呢?”夜睿冷冷地问,怕是她会晕过去,不再用力,只是有一下没一点的碾压着,痛得不剧烈却一点点刺痛着肌肤,骨骼,让人不断地颤抖着。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了,呜呜……好痛,求你放过我。”艾莎痛得打滚,根本无法思考。

    “好好想想。”夜睿的声音冷地像恶魔,完全无视女人曼妙的身体在地上扭动出惊人的曲线,神色森冷。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啊啊……”艾莎痛得发了一阵阵惨烈的叫声,不断地哭求着不断地挣扎着。

    夜睿终于无情地告诉她,“是谁允许你扮成左小右的样子?!”

    明明一头烫过的金色头发,偏偏做成左小右那浓密过腰的黑长直发,故意挡住了大半的身体装成左小右的样子误导他。

    “我不敢了,我不敢了。我不再敢扮成左小右的样子,求你放过我,求你放过我……”然而话还没有说完,踩在胳膊上的手一肋条。刺骨的疼痛传来,艾莎骤然发出一声惨叫,两眼一翻晕了过去。

    夜睿随手扯了一块布披在那裸/露的女/体上,冷冷地吩咐,“扔到公司后巷。”

    “您要的工具……”保安经理推门而入,手里拿着两个把钳子,看到傲然站立的夜睿,吓得声音都抖了,“夜,夜少……”

    夜睿冷冷地看着那没有敲门而直接闯入的保安经理,扫了一眼地上的艾莎,“人是你放进来的?”

    “是,不是……是,夜少……”保安经理看着地上的女人,虽然身上盖着东西,但还是能看到那娇/躯半现,“是,他刚刚是男人,是来检查我们集团的用电安全的。”苦着脸解释,“我昨天就接到了政府的通知,这是真的……他什么证件都有,夜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