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零四章 海上的烟火
    :

    当夜睿带着自己来到海边时,左小右看着那布满了彩灯的游艇有些发怔,这是要出海吗?!

    西蒙及众人已经等在岸边,左小右好奇地问,“这么晚出海吗?”

    “上来!”夜睿迈步走上了游艇。

    “等一下!”左小右看到船头似乎写着字,彩灯有些闪眼,看不清楚。

    她往前走了几步,看着那刷着粉漆的字在夜光下莹莹光亮:“花树号”

    “花树号?!好俗的名字。”左小右有些嫌弃,布置这么浪漫的船竟然有这么俗气的名字。卖船的也太不会取名字了吧。

    刚刚要踏入船内的某人脚下一顿,随后不着痕迹走上了甲板。西蒙满怀同情地看了自家少爷一眼,眼神复杂地看了一眼左小右,有些一言难尽。

    左小右没有读懂西蒙那复杂的眼神,提着裙摆直了传,走到夜睿面前,仰头问,“这是你的游艇吗?……”后面的好漂亮还没有说完,夜睿已经冷冷地否了,“不是。”

    啊咧?

    “那我们上别人的游艇会不会不好。”左小右觉得有些不妥。

    夜睿握住了她的手,“西蒙的。”

    难怪!

    左小右给了一个原来如此的眼神,西蒙顿时觉得头顶瞬间长了三颗草。为什么有俗气名字的游艇就是他的。

    西蒙开船,身后还跟了两辆快艇。

    甲板上,左小右倚着夜睿的肩膀坐着,看着被船破开的海面,吹着海风,虽然看不清海面四周景色,但是能跟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就是最幸福的时刻。

    “夜睿……”左小右轻轻地叫着,软软的声音被软软的风吹散了,碎在夜睿的耳内,痒痒的。

    夜睿轻轻地应着,“嗯?!”声音很轻,揽在她腰间的手却用了用力,让她更加地靠近自己。

    “夜睿,你,为什么喜欢我?”左小右犹豫地问着,好像很久之前她问过这个问题,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此时的心里更加需要一点什么再肯定一点。仿佛只有这样,才能给自己离开的勇气,仿佛只有这样有一天再重逢时他才不会忘记自己的样子。

    “当然是因为你喜欢我。”夜睿给了她一个傲娇的侧脸,答案却是与之前不同了。

    左小右心里有点点失落,侧头看他,“那是不是我不喜欢你了,你就不喜欢我了?”

    夜睿咻地回眸,一把掐住她的脸,眼里闪过一抹戾色,“你敢?!”

    左小右忽尔笑了,被掐住的脸显得有些滑稽,有些疼,可是心里暖得一塌糊涂,眼眶有些发红。不顾自己正被他不温柔的对待着,伸手圈住了他的脖子,挣扎着扑过去,在夜睿松开手的一瞬间,紧紧地抱住了他的脖子,“夜睿,说话要算数,我会一直喜欢你,你不要不喜欢我。”

    不管忘情水是不是真的有那样的奇效,她都不相信自己会忘记夜睿,不相信自己会不喜欢夜睿。她一定会记得他,在心里,在记忆的最深处。

    温柔的气息洒落在男人结实的精壮的颈项,海风吹卷起她柔软的发线,缠绕上两人的脖颈,冰冰凉凉,柔软丝滑。

    夜睿握住拂在自己脸上的发丝,一圈圈缠在自己指尖,直到圈到发根她的耳尖处,炙热的手指抚过晶莹的耳/括,感受着她的紧张,她的急迫。心里那股子升腾起来的怒气才算下去,舌尖撩动着耳/垂,警告的声音也带了几分温柔,“以后再乱说话,小心我狠狠罚你。”

    “嗯嗯!”左小右连连点头,悄然试去了眼角溢出的泪。

    抬头再看他时,已是满脸笑容的模样。

    游艇不知道开在了哪里,停住了再也不前进,在海面上沉沉浮浮。左小右发现不对劲,正要问,就听得到一阵震耳欲聋的声音,仿佛天地开裂,海面前一阵晃动。

    夜睿捂住了她的耳朵,将她的脑袋转向某处,只见遥远的某处海面上升腾起一大束绚烂的花火,笔直而快速地飞窜上天,然后在半空中绽开巨大的灿烂的烟火,遥远的距离,明明是很遥远的距离,可是却清晰的近在眼前,十里烟花不及此刻璀璨。

    不像平时见过的烟花,升腾而起,飞快落下;那绽开了那铺天盖地的花火在半空后持续着久久不落。

    “这是什么烟花,怎么这么漂亮!?”左小右喃喃着,两眼直愣愣地都不舍得移开。

    明明是那样远的距离,可是那巨大的花朵却带了实质性的质感,厚重仿佛可以看到花瓣的厚度。那巨大而明媚的花火照亮了整个海平面都映着金色的光辉,带着一抹神秘的诡谲感。虽然美好,但总有些不安。

    花朵开始凋零,灿烂的金色花瓣在天空中粉碎成一点点细细碎碎的星光,满天飘散,仿佛多银河倾世,满天的星河倒流,漫天星辰落落凡间。美好的让人移不开眼。

    而在海的另一处,看着此时美景的还有另两人。

    “薰姨所料不差,夜睿真的把鲨鱼岛炸了。”辰亦勋看着那散落的星光眸光闪动。

    “冲冠一怒为红颜。”佐薰柔柔一笑,眼里难免可惜,叹了口气,“几年心血。”

    “薰姨放心,z国不准私自用火药,夜睿放了这么大的阵仗相关部门一定会介入的。”辰亦勋安慰着。

    佐薰微微一笑,“夜睿今天把夜睿居里的人做了清查。我们的人全部被清出来了。”看着那处星光,“那是四名偷渡客偷渡未遂误入鲨鱼岛船炸人亡。”

    她的语气带了些许赞许,这是棋逢对手的满足感。

    夜睿思虑缜密,她未必就不能猜透。

    “那我们就这样放过他吗?”辰亦勋眼里闪过一抹阴狠,“毕竟这本来是要拿来……”

    “好了。”佐薰打断他,眸光一闪,“虽然不能拿他怎么样,但是也不能就这样算了。”看向辰亦勋,问,“艾莎怎么样了?”

    辰亦勋摇了摇头,“不太好,手骨断了,恐怕以后都弹不了钢琴了。”十分不解地看向佐薰,“既然小右回来了,艾莎还可以留用,这样被夜睿毁了岂不可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