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一十三章 洞房之烛
    :

    “这么高兴?”夜睿跟在她的身后,看着她在那干净狭长的水泥路上轻/盈的跳跃着。

    本来以为她会迷醉于自己为她策划的婚礼中,没想到被左少卿给抢了先。

    “嗯嗯。”左小右停下脚步,等他走近,小脸笑成了一朵花,“当然啊。因为我们结婚了,我们结婚了。你娶我了,你不能耍赖了,不可以不爱我了。我好高兴,我好高兴。”

    夜睿顺势揽住了她的腰,挑了挑眉,“这么迫不及待地想要嫁给我?还是说,这么迫不及待的想享用我的余生?嗯?”

    左小右微红了脸,但此刻所有人兴奋和激动压住了那一丝羞赧。纤细的手臂圈上了男人的脖子,坚定地告诉他,“当然,我特别特别想要跟你结婚。”

    在我走之前,我们能够结婚,真的是太好了,夜睿。这样一辈子我将会一辈子在你生命中留存。不管未来我们会不会在一起,我永远都是你的妻子,哪怕或将有一天只是“前妻”。

    “确定不是想理直气状的享受我?”夜睿挑了挑眉。

    啊?!怎么这样,这可是很浪漫的时候耶!

    左小右不及反抗,身子已经被打横抱起。

    夜睿抱着她走上那陡峭的山坡,回到他们暂时的婚房数风车的房子。

    推门而入,打开了所有的灯。

    长腿踢上了门,欣长的身子便将怀里的人压在了门板上。

    转眼间雪白的头纱,婚纱骤然落在地上。

    左小右别过头,小小声的抗议,“怎么这么快?”

    夜睿攫住了樱红的唇,声音已经喑哑,带了厚厚的鼻音,“洞房花烛夜当然要快点。”

    左小右仰头应承着,嗓子里滚出一丝不满,“都没有蜡烛。”

    五分钟后,左小右因为这句话后悔的肠子都青了。

    夜睿离开了她的唇,鼻尖撩/拨着她的鼻尖,哑哑的声音在她耳边撕摩着,”确定想要蜡烛?嗯?”

    左小右头点得像啄米鸡,“嗯嗯,想。”

    好浪漫的样子。

    “好,如你所愿。”夜睿将不着寸缕的女人抱进了房间,扔在床/上,任其春意洒落。

    左小右下意识要去拉被子,被夜睿拦住了。

    “不许盖被子,等我,嗯!?!”夜睿看着少女娇羞的脸庞,捉住她捏着被子的手,缓缓拉着压在长发散开的头顶。

    “我不盖,我不盖,我真的不盖住。”左小右见夜睿空着一只手去解领带,连忙不迭地认卖乖,“我真的不盖,我发誓。”

    做势要发誓,双手却被死死地箍在了头顶,动弹不得。

    “夜睿,别,我害怕。”第一次的阴影让她有些莫名的惊恐。

    虽然已经彼此深爱着,可是酒店里的第一次,他粗/鲁地将她扔进浴缸里,残忍的捆绑,撕心裂肺的疼痛,让她至今都有些后怕。

    雪白的领带将少女的双手紧紧地束在头顶,扎了一个美丽的蝴蝶结固定在床头。夜睿拍拍惶恐不安的脸,柔声道,“乖,等我回来,我给你喜欢的。”

    “别,别走。我害怕。”看着夜睿开门而去,左小右越发感受害怕。而那最近温顺的男人竟头也没回的走了。

    无衣庇体让她太没有安全了,她抬腿勾了勾被子。可是夜睿似乎早知道她会这样,将被子扔到了床的另一头,她的足尖可以碰到,可是却无法勾住用力。

    夜睿拿着蜡烛回来的时候,就见雪白的床单上,一道完美的少女曲线正绷直地呈现在自己面前。

    听到推门声,左小右连忙缩回去勾被子的腿,做出十分乖巧的模样。

    没想到夜睿真的拿了蜡烛回来。

    左小右安静而忐忑地躺在床/上,看着夜睿将蜡烛插满了屋子。

    灯光寂灭,蜡影摇曳。夜睿手执着一只雪白的蜡烛站在屋子中央,一步步向床/上的人儿走近。烛影将他原来欣长的身影拉出一大/片阴影笼罩在她的身上,随着他缓缓走近,床/上的雪色娇/躯便全部笼罩在那黑影之中。

    仿佛恶魔张开了巨大的网,将她拢于其中。

    左小右下意识缩了缩身子,看着那个穿着雪白礼服的男人,咽了咽口水,“那个,夜睿,可不可以先松开我。”

    这种感觉太像待宰的羔羊,心里虚的很。

    “左小右,这样很好看。”夜睿在床边坐下,炙热的手掌灼烧过每一寸肌肤,看着那不断躲避着的身体,轻笑着,“跑什么?嗯?!”

    左小右咽了咽口水,“那个,先把蜡烛放一边。玩火不好,太危险。”

    虽然夜睿这样看起来也很帅没错,但是,真的很危险的样子。

    “危险么?”夜睿看着她,唇角扬起一抹邪恶的微笑。手里的的蜡烛“不小心”一倾,一滴蜡油咻然落在雪白的小腹上。

    “啊!”

    突如其来的灼痛感让左小右条件反射般的弹跳着翻过身,在床/上扭动着。

    等那一阵灼痛感过去,身体竟然多了一层酥/酥/麻麻的感觉,仿佛集中在某处的细电,缓慢的散发到全身。

    “嗯!”一声轻吟从口腔里溢出。

    左小右羞得把自己的脸死死地压在床/上。怎么会这样,明明很痛。

    “看来宝贝很喜欢呢。”夜睿深邃的眸光更深了几分,唇角笑意深了几分,手腕微侧,又一没烛泪滴在了那雪白的脊背上。

    看着那不断颤抖的身躯,男人的呼吸渐渐急促起来。

    “夜睿,别这样,别这样,求你。”这种感觉太羞耻了。

    左小右蜷缩着身子,呜呜的求饶。她不敢抬头看他,害怕他眼里的戏谑,更害怕看到他眼里泛着**的自己。

    “是么?”夜睿拍了拍那雪白的脊背,感受着手掌下的颤抖,调笑着,“你的身体要比你的嘴要诚实。”修长的手指蜿蜒到小腹摸索着找到了紧/咬的唇。

    “真是不乖。”夜睿掰过她的脸,看见那泛着红晕的眼眶,气息更沉重了几分。

    “可不可以不要了。”这种感觉,真的好变/态,好羞耻。

    左小右可怜兮兮地求饶着,巴眨着大眼看他。大大的双眸对到那幽冷的瞳孔时果然看见蜷缩着的小小的自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