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一十六章 火车旅行
    :

    第二天下午,左小右和夜睿刚拖着行李走出门口的时候就看见等候在门口的杰。

    “夜少,我来。”杰热情地接过夜睿手里的行李箱,提着往陡峭的台阶下走,“车已经准备好,就在下面。”

    “谢谢!”左小右道了谢。

    但是走完台阶才发现,杰准备好的不只是车,还有满满一条街的居民还有“欢送王子和公子蜜月之旅”的巨大横幅。

    夜睿一向不喜热闹,左小右连忙抓/住他的手免得他生气,而且,毕竟那个条幅确实挺土挺俗的。

    看见他们过来,所有居民齐齐向他们鞠躬,“感谢王子和公主的慷慨,新婚快乐,永远幸福。”

    这应该是指前天那场婚礼后,夜睿为整个小镇的吃喝买了单。

    夜睿冷着脸看着杰,“怎么回事?”

    杰连忙摆手,“这是大家知道你要走了,自发要来的。不是我让他们来的。”他没有说的是,这次欢送场面的主要策划人是他的奶奶。

    “夜先生,夜太太。”史密斯夫人从人群里走了出来,将一个礼盒放在左小右的掌心,“美丽善良的姑娘,这是我们对你们的报答。”

    打开盒子,露出一枚主钻为蓝宝石,周围嵌满了碎蓝钻的手镯。

    左小右连忙推拒,“不行,这个礼物太贵重了。我不能收。”

    夜睿扫了一眼那枚手镯,淡道,“没有什么贵重的,收下吧。”

    听夜睿一说左小右立刻认为这蓝宝石是假的,可能是玻璃。毕竟在她的眼里玻璃和宝石的差别不是很大。

    夜睿讲的是z文,史密斯夫人并没有听懂。她看了一眼夜睿,又看向左小右,满脸慈爱,“你们为我们捐献的孤儿院学校,让我们这里所有的孩子都有了家。我们应该感谢你们!”

    什么?

    听着史密斯夫人的解释,左小右才知道原来夜睿竟然默默地在这里捐了一所学校,专门收拾孤儿。她就在他的身边,却不知道他悄然做下了这样的大事。而史密斯夫人就是这个镇上的女镇长。

    夜睿看了她一眼,“西蒙安排的。”

    他只是给西蒙打了个电话而已。

    “爱人的眼泪是我们珍贵的礼物,送给我们尊贵的客人。”史密斯夫人把手镯戴在左小右的手上,拍了拍,“爱人的眼泪可以让爱人之间永远没有眼泪,没有争执。”

    这是很美好的祝愿,左小右很喜欢,收下了。

    挥别了热情的居民,杰送他们到了小岛上的机场。

    路程并不远,左小右却感慨万分,摸着手上的“爱人的眼泪”看向夜睿,“夜睿,你怎么这么好?怎么会想到给孩子们捐学校的?”

    夜睿握着她的手,不以为然道,“知道你喜欢这个镯子,想了个名目换个法子买的。”

    左小右才不会相信,毕竟她原来都没有见过这个镯子。

    “告诉我嘛。”左小右仰头看他,“我想知道。”

    “记得买花的那些孩子么?”夜睿不答反问。

    “嗯,记得。”左小右点点头,“可是他们不是卖了花的钱拿来买玩具吗?你怎么知道他们是孤儿?”

    夜睿淡道,“这是个旅游小镇,孩童卖花常见,但是穿得那样破烂,身形那样消瘦的却是不常见的。”一顿,“何况,这个地方不过巴掌大上,往返两趟就可以看清全部。”

    好吧,左小右默默地低下了头,她表示她真的没有注意到这些。但是,真的好骄傲,因为他是喜欢着她的,她深爱的男人啊。

    看着左小右眼里的惊艳夜睿戳了戳她的鼻尖,“不要用这种色迷迷地眼神看着我。后果自负。”

    后果自负是左小右以前最害怕听到的一个词,可是现在听起来却充满了温暖。

    这一次飞机的行程很短,从起飞到落地不过半小时。

    下了飞机又是傍晚,看着干净优雅的城市街道,这对新婚小夫妻没有任何留恋地留在了酒店里滚床单。然后又用了几天的时间看了这个城市的景观,领略了当地的美食。

    左小右不舍得在飞快的车速中消磨掉两个人在一起的时间,所以几乎连着几天都在走。当代表性的地方都去完之后,左小右已经躺在床/上不能动了。

    本来决定接下来的行程又推了几天,左小右就在夜睿的怀里睡了两天。夜睿就这样陪着她默默的虚度光阴,毕竟她身体不好也是会影响到他的性/福的。

    第三天左小右终于缓过劲来,夜睿才带着她去往下一下城市。

    而这,已经消耗了他们十天的时间。

    左小右,所剩下时日已经不多了。

    倒数的日子有些哀伤,但是看到缓缓开过来的蓝顶火车的时候左小右的笑容仍然明媚如惜。

    “哇,原来火车是这个样子的。我以为全世界的火车都是绿皮的呢。”左小右毫不在意自己的没有见识。她是属于不看新闻不上网的那种人,那些不会出现在生活里的东西她根本没有兴趣去。就像现在z国其实早就是高铁动车而不是什么绿皮火车了,她看到的那截火车就是因为淘汰才报废的。

    夜睿扶着她在位置上坐下。感受着列车的晃动,左小右咧开了嘴,“好像做船哦。”

    夜睿扫了她一眼,脸色有些不好,“什么时候做过船?”

    从认识她开始两人根本就没有坐过船。

    “就是你带我看烟花的那个船啊。”左小右的脑袋里自动删掉了辰亦勋开着游艇带她上的鲨鱼岛的记忆。

    “左小右,你是猪吗?”夜睿敲了一下她的脑袋,“游艇和船区别很大。”本来想要解释,想了想还是不说了。毕竟以左小右的智商,说这么深奥的话题她的小脑袋接收不了。

    她觉得是船就是船好了。

    “有什么区别?”文科生的思维左小右一脸蒙圈,“不就是大一点和小一点么?”

    夜睿顺从地点点头,摸了摸她的头,“嗯,是这样!”以万分慈爱的眼光看着她,“毕竟有个叫什么雅的蠢货作家曾经说过,简单才是最大的幸福。”

    嗯嗯。左小右非常认同的点点头,可是为什么总感觉有那么一点不对劲?嗯?

    :最后一万存稿君就义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