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二十一章 YOYO小姐生日宴
    :

    夜睿脸色铁青,胡子拉碴,衬衣只随意扣了两颗扣子,露出坚实的肌肉。并不是以往严谨庄重的模样,

    左少卿到的时候就看见夜睿一副落魄贵族的模样,双手袖着裤袋里,站在门口调侃,“呦,一阵子不见,怎么这般形容。”

    左小右消失的那几天左少卿在欧洲出差。这是左小右失踪后夜睿第一次见左少卿。

    夜睿冷冷地扫了站在左少卿身后的辰亦梵一眼,满眼戾气。

    辰亦梵吓得一抖,连忙解释,“我是想多一个可以帮忙,找到小右的机率会更大一点。”

    夜氏虽然强大但是如果能有左少卿的帮忙,就会如虎添翼,就会增加时效。

    左少卿看了夜睿一眼,脸色有些不好,但还是温柔的笑着,看了一眼西蒙,“不知道可不可以单独聊几句?关于小右的一些**!”

    西蒙立刻退出去了,左小右的**他可不敢听。

    夜睿跟左少卿的这场谈话整整持续了整整一天一夜,中间还发生过几次激烈的争执,甚至还传来过打斗声。

    西蒙和辰亦梵面面相觑,担心却不敢推门进去。因为夜睿连送餐都拒绝。

    第二天清晨,书房门打开的时候,左少卿的白色西装外套提在手里,衬衣松了几颗扣子露出苍白的肌肤,优雅的唇角挂着一抹血线。

    西蒙连忙进去看自家少爷,夜睿的样子跟左少卿相差无几。衬衣半塞在裤子里,头发凌乱的散在额前,不修边幅,但多了一股狂野不羁的味道。

    看见西蒙进来,夜睿拇指抹去了唇角的血迹,冷声道,“全球搜寻左小右,其他一切照计划进行。”

    左小右失踪后夜睿变得更加暴戾残酷,原本的冷血变本加厉。

    左小右失踪的第一年,夜氏剔除所有夜氏m国总部股份,父子之战在整个金融产业圈掀起了一场腥风血雨。站在商业圈顶端的夜氏一夜间分崩离析,令人扼腕唏嘘。

    左小右失踪的第二年,崩裂的夜氏进军y英国全面付克莱斯家族。那同归于尽的作法,让夜氏损七成收益,也令克莱斯家族遭到重创,一夜间跌落富豪榜,几年不曾再站鳌头。

    左小右失踪的第三年,夜睿逐渐淡出众人的视线。夜氏所有产业几乎都由西蒙接手,夜睿,这个商业天才仿佛一夜之间陨落,人间蒸发。

    左小右失踪的第四年,国际产业新贵萧夜崛起并从此长占富豪榜第一名。

    人生起落,风口浪尖的人如同幕前的戏/子,供看客门观赏赞叹唏嘘。

    又有谁能想到夜睿那样的人中龙凤竟然会从云端失落,人间消失;又有谁能想得到那样一个名不见经传的蓝眼睛大胡子萧夜会取代一身风华的夜睿荣登新的宝座。

    更听闻左少卿爱上了克莱斯家族的yoyo小姐,倾尽家财投其所好,几乎一夜间破产。而克莱斯家族则又因此回到富豪榜单,稳居前三。

    众人看云卷云舒,却不知风景变何如?!

    左小右消失的第五年,克莱斯家族为yoyo小姐举办了一场别开生面的“生日派对”。宴会邀请到了消失多年的夜睿,也邀请了富豪新贵萧夜。

    宴会当夜,y国百年克莱斯家族城堡里,灯光通明,衣香鬓影,人人锦衣华服。

    百米长的大型水晶悬挂在众人的头顶,照得整个宴会厅晶莹的仿佛水晶宫殿,金碧辉煌,金贵奢华。

    离宴会正式开始时间还几分钟,辰亦勋做为克莱斯家族招待着来宾,十分有礼地为客人讲解着他们的疑惑。

    “辰少,你们家还有什么小姐我们是不知道的?这yoyo小姐我们怎么从来都没有听说过?”一位看起来极为轻狂的公子哥勾着辰亦勋的肩问,眼里闪着猎/艳的趣味。

    克莱斯家族的女人都极为美艳动人,而床/上风姿都极为妖/娆。虽然每次接近都代价庞大,但是这种事情就像罂粟,有过一次就会上瘾。

    克莱斯家族的女人,会让男人上瘾。

    “陈少再等几分钟,薰姨会亲自为你介意。”辰亦勋的眼里极快的闪过一抹不屑,很快被斯文优雅的笑容取代着。

    陈岳的父亲也是富豪榜上的前十名,家里做潜水生意,资产近千亿。爆发户起家,言谈中****,十分令人厌恶。

    但是克莱斯家族近两年有所好转却少不了他们的帮忙。陈岳愿意在克莱斯家族的女人身上花钱,这是他的价值。所以辰亦勋再不屑也不会将他得罪了。

    “前几天有风听说原来那个左少卿愿意为她夜掷千金。想必貌若天仙,怎么一直藏着都不让哥们瞧瞧?”陈岳眼里的欲色渐浓,“左少卿捧过场的女人,怎么也要试试啊。”

    那说话的语气仿佛克莱斯家族就是一个大窑子,而yoyo不过是其中一个小姐。

    辰亦勋掩去眸中的不悦,笑道,“yoyo前几年身子一直不好,养在国外,今年才回来。陈少的到的必然是谣言。”

    “是么?!”陈岳并不以为然。

    克莱斯家族的女人都美艳优秀,眼光又高,非常难追。是男人都以求得克莱斯家族的女人为容。他最近几年也不过只得过艾莎一个,还是夜睿不要的。何况时间久了,那点子新奇感也过去,现在正考虑换人呢。

    “尊敬的各位来宾……”耳麦的声音缓缓传开,佐薰优雅的声音稳稳地落到每个人的耳内,温柔的耳朵都醉了。

    “好了,开始了。”辰亦勋拍了拍陈岳的肩膀示意他看楼上。

    佐薰站在奢华的旋转梯口,一袭金色的修身曳地礼服衬得她身姿妖/娆,美艳动人,完全看不出来已是五十岁的模样。

    她的身旁是一个坐着轮椅的男人,赫然就是夜睿的父亲夜文龙。

    佐薰看着现场缓缓安静下来,扶着夜文龙的轮椅接着道,“我想很多人都很好奇,yoyo是谁,我为什么要为她办生日宴会……”

    “是……”以陈岳为首的年轻人在台上起哄的配合着。

    佐薰居高临下地看着他们,像在看调皮的孩子慈爱地笑着,“她是我的孩子。”看向夜文龙,“是我和文龙的孩子……”

    “噗!”伪装着藏身在人群中的辰亦梵一口酒喷了出来,差点没被呛死。

    同时,人群一道揶揄的目光冷冷地射向轮椅上的夜文龙,不屑至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