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二十四章 引你出轨
    :

    男人所有的暴躁退去,只剩下疯狂的思念与爱恋。

    他紧紧地拥着她,亲吻着她的眉,她的眼,她的鼻尖她的唇。每到一处都留下自己的痕迹,直到她轻轻地震颤,再次为他起了反应。他反而没有再更进一步,而是闭上眼,炙热的手掌抚过她的眉眼,她水润的脸颊,“左小右,你胖了。”

    原来的左小右因为营养不良消瘦而苍白,抚上她的脸颊时掌心总会有一丝留空。而现在,她饱满的脸颊刚好充盈他的掌心。

    他抚上她的鼻尖,仍然精致如夕。

    滑过她纤细修长的脖子,肤若凝脂,光滑如玉。他轻叹,“左小右,皮肤比以前好了。”

    以前的左小右皮肤也很白很剔透,可是会有些一些干燥,现在却圆润丝滑。

    当然,毕竟克莱斯家族需要她的身体去诱/惑男人,这些年恐怕下了不少血本和心思。

    手掌再次落在已经涨了尺寸的小兔子上,不同之前的粗/鲁,温柔的握住,低头亲吻,“虽然尺寸变了,还是原来的味道。”

    他做这一切都闭着眼睛,仿佛在将现实中的这个人将脑海中的那个人重新叠加。

    左小右原来的抗拒因为他那突然温柔地沉醉在思念里的模样而安静下来,心里突然变得好沉重,鼻尖有些酸涩。

    这个暴躁而变/态的男人,竟然有如此深情的一面。

    他咻然睁眼,看着她眼眸中的感动,亲了亲她的唇角,眸中深情无限,“左小右,不管你给几个男人生过几个孩子,我都不在乎,我只要你,哪怕被雷劈,我都愿意。”捧着她的脸,幽黑的瞳孔里倒映着她茫然的脸。

    他的声音带着蛊惑,在她耳边呢喃,“左小右,我要你了。”

    说完也不等她回答,便掐住了仍如记忆中一般纤细的腰身,终于再进一步。

    凌晨天色初亮,左小右在一阵尖锐的汽笛鸣叫中醒来。

    “yoyo,yoyo……”一声声焦急的叫声伴着急促的高跟鞋敲打地面的声音越来近。同时还有一个同样焦急的声音在阻止着,“夫人,少爷还在休息,您不能进去……”

    左小右打了个激灵,“妈妈。”

    正要翻身起床,身子就被人压住了,左小右惊地睁大了眼睛,看着那个突然翻身吻住自己的男人。

    同时,房门被撞开,又咻然关上。门外传来佐薰气急败坏的声音,“给你们两分钟。”

    然而夜睿压根没有理她,而是挺身再次进入左小右体内。

    “别,别这样,求你,妈妈在外面。”左小右推开他,脸胀得通红。刚刚她竟然被妈妈看见了自己跟男人在一起的样子。

    想到那个远远见过一面的未婚夫,左小右忍不住打了个寒战。听说那个男人的前两个老婆都是被他打死的,如果被他知道自己婚前出轨,一定也会被打死的。

    “左小右,感应我。”夜睿低头看着她,眼眸温柔地能滴出/水来,“左小右,不要拒绝我。结束我就放你走,好么?”

    左小右心里一痛,再也不忍拒绝,红着脸小小声地说,“那,那你快点。”

    “宝贝好乖。”夜睿附身吻上她的唇,舌尖熟练的撩/拨着她口腔每一个敏/感/处,细细密密的电流刺激着她的大脑侵蚀她每一个细胞,让她不断的颤栗。

    “宝贝,不管你怎么忘了我。你的身体有对我的记忆。”他咬着她的唇满足地叹喟,“它记得我。”闭上眼,细细地吻布满雪白的身躯引得怀里的人不断轻/颤,“你是我的,是我的。”

    当夜睿把房门打开的瞬间,一个巴掌瞬间落下,就在离那俊美的脸颊不到一公分寸停下。

    左小右悬着的悄然落下,她默默地看了夜睿一眼,不着痕迹地移步到佐薰面前,轻轻地叫了声,“妈妈。”

    声音刚落,眼泪就下来了,梨花带雨的模样煞是惹人爱怜。

    夜睿一甩手推开佐薰,淡淡地扫了左小右一眼,看向佐薰,杀气凛然,“把我的女人弄在这副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还有脸动手?!”

    佐薰将左小右拉在身后,看着夜睿第一次沉下了那张温柔慈祥的脸,“我警告你,离我女儿远一点。否则……”

    夜睿淡淡地看了她一眼,“否则怎么样?”

    佐薰脸色一冷,“这里是y国,我有的是办法让永远踏入这个国家。”

    “无所谓。”夜睿淡道,“如果你不想今天早上报纸头条就堪登我们的裸照,你尽快去。”混不在意挑了挑眉,“毕竟,现在我一无所有。”

    佐薰脸色更阴沉了,“把照片给我。”

    夜睿嗤笑一声,“你当人人都是夜文龙那样听你的话?”看向她身后的左小右,勾了勾唇,“如果不想被未婚夫解除婚约,记得每周三、周五七点来这里……”加重语气,“私会!”

    佐薰被气得发抖,指着夜睿的鼻子骂,“无耻。yoyo马上就要嫁人了,你竟然让她出轨。你身为夜氏的董事长不顾名誉诱人妻子,就不怕传出去股市大跌吗?”

    “股市大跌?夜氏董事长?夜氏的股市几年前就已经跌得不能再跌了。再说……”夜睿不以为然地耸耸肩,“我连自己喜欢的女人都得不到,要那些东西做什么?”淡淡地扫了她一眼,“诱人妻出轨?这是个好词,不过,也是跟你学的。当然,你不就是这样气死了我妈,勾走了老头子么?!”

    “你你……”佐薰被气得发抖,身后跟过来的保镖默默地垂下了头。

    第一次她被气得失了形态,由此可见左小右这步棋在她手中的意义。

    “妈妈,我们走吧,回去再说。”左小右拉了拉佐薰的手,默默地看了夜睿一眼,那个男人的深情让人刺痛,他的温柔像罂粟,一夜间重新侵占了她的全身。

    佐薰看着左小右脸上那尚未退去的春色,心里没由来一阵烦躁,但是她现在对左小右有极大的指望。便压下了性子,握住她的手,冷冷地看了夜睿一眼,“这次的事,不会就这样完的。”

    夜睿淡淡地睨了她一眼,“当然。”

    如果一夜就能结束的事,他又何必用这么多年苦心经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