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二十六章 老气横秋的小澈
    :

    “我,是不是妈妈和爸爸亲生的孩子?”左小右盯着他,眼眸一瞬也不瞬,“不要骗我。”

    果然辰亦勋眸光一闪,斯文的脸上闪过一抹不自在,揉了揉她的脑袋,“这是说的什么傻话?”

    左小右盯紧了他的眼,逼着他看着自己,“我不记得以前的事情,可是我看到夜睿的时候总觉得很熟悉。他……”顿了顿,移开了眸子,“对我做了那种事,我该恨他的,可是我却一点都恨不起来。”捂着胸口,“看着他失落的样子,我心里好痛。好像伤害到他的那个人就是我。”着急地看着辰亦勋,“表哥,你告诉我,其实我不是妈妈和爸爸生的孩子是不是?那我到底是谁?小澈的爸爸到底是谁?为什么你们都不肯告诉我?”

    面对她的咄咄逼问,辰亦勋脸色越来越难看,看着她逐渐激动起来的样子,他连忙捂住她的嘴,厉声道,“小右,你疯了么?你脑子里怎么会有这种想法?”看了看四周,“你记住现在是在哪里!”

    狠狠地瞪了一眼那些逐渐靠近地园丁,看着他们飞快离开才沉下声音道,“小右,你是薰姨的孩子,是我们克莱斯家族的亲骨血,我们所有人的dna都已经做过比对,这一点,你没有什么可质疑的。至于小澈的父亲是谁更没有必须知道。因为,小澈是我们克莱斯家族的少爷,任何人都不配做他的父亲。”

    他的话说得笃定而傲慢,但是左小右还是飞快地抓/住了他话里的漏洞,“那就是,我是妈妈的孩子,可是,爸爸却不一定是夜……”后话没完就又被辰亦勋捂住了嘴,顺着他的目光四处看去,只见那刚刚舒散的园丁和打扫的清洁工又缓缓地聚了回来。

    左小右惊讶地看着他,非常小声地问,“他们会去告状?”

    辰亦勋点点头,何止是告状,根本就是佐薰派人派过来监视她的人。

    “你回房间休息吧。”辰亦勋无意再与她聊这个话题。他现在脑子比左小右更乱。整整五年,她只在喝了忘情水醒来之后问过自己的身世,其他时候从来都没有质疑过。可是今天她看见夜睿就开始怀疑自己的身份了。

    目送着左小右上了小别墅的楼,辰亦勋的眼里闪过一抹杀气。夜睿,留不得。

    辰亦勋立刻匆匆向佐薰的住所走去。

    却不知道二楼的窗帘后有一双大大的眼眸直直地盯着他消失的方向,唇角勾起一抹得逞的笑。

    安静了五年,是时候该扔颗小石子晃一晃这潭子水了。

    辰亦勋迅速向佐薰汇报了左小右刚刚这一番言论,杀意凛然,“薰姨,趁现在夜睿在y国境内,不如我们……”做了一个手起刀落的手势。

    佐薰摇摇头,“明天去请朱医生过来。看来小右的记忆要恢复了。”看了一眼辰亦勋,“夜睿的身手……要动手就得万无一失。沉吟片刻,等夜文龙回m国再动手。”

    否则在夜文龙的眼皮子底下弄死他的亲生儿子,说不好就在死前反扑,被咬一口对现在的克莱斯家族无疑雪上加霜。只不过,夜家的人合该逐一消失了。

    看着辰亦勋有些焦虑的样子,佐薰神色一冷,“你将来是要家主的人,怎么还这么沉不住气。萧夜的条件很清楚,小右嫁过去才是他们正式注资之时。孰轻孰重,这还拎不清楚么?”看着他垂头自责的样子,声音又柔软了下来,“朱医生也说过,忘情水历经百年,效用有限。小右迟早有一天是会恢复记忆的。你,纵然她永远是我们的小右,你们可是有着血缘关系的亲兄妹。薰姨还是那句话,不该有的心思趁早绝了。”

    古老的城堡,百年殊荣,也藏了百年的争斗。人人各怀心事。

    第二天天还没有亮,左小右便在几辆车子的掩护下亲自驱车去了西郊别院。

    为了引开一些长期盯梢的媒体的视线,在长途跟后将那些跟拍的人引开。

    不管在哪个国家,明星和皇室的私生活永远都是媒体追求的头条。更何况,克莱斯家族突然凭空冒了一个yoyo小姐来。

    开车进入到幽静的树林深处,左小右将车停在一座奢华簇新的大理石城堡面前,扣了扣门上的巨大石环,不一会门便被人从里打开,露出一个巨大的操场一样的院子。

    露天的石凳上坐着一个四岁的孩子,正面无表情地回答着一个老师的提问。

    小澈!

    左小右在远处的石凳上坐下,远远地看着那张板板正正的小/脸,心里无限的满足。

    她的儿子啊,好帅,好乖,好聪明,好可爱,好萌,好酷!真是越看越喜欢!

    而且,跟那个人,长得也很像。

    左小右眼神渐渐有些恍惚。

    “小右,今天不是周四。你怎么来了?”清清稚稚的童音乍一听很傲娇,可是左小右却听出他言语外的欣喜。

    真是个死要面子的小孩子。

    左小右回过神来,捧着那帅气的小/脸蛋吧叽亲了一口,“今天你外婆放我假,我可以来看你。”

    小澈状似嫌弃地擦了一下被她亲过的脸,耳尖却聚起了一股潮/红。左小右看着憋着直想笑。这孩子,总是这样,明明心里高兴的命,非得装着我不要我不要的样子。这别扭的小性子,简直可爱死了。

    “那边说话。”小澈拉着她的手往园子里面走去,到了一个角落,“这里方便说话。”

    那是一个一眼望四面都在眼底的角落,监控远处可装,监视者无法靠近的地方。

    小澈每次都能找到一个这样地方跟左小右单独说会话。

    等着人送了茶上来,小澈老气横秋地给她泡了茶,双手奉到她面前,颇有一股子少公子的意味。

    左小右笑眯眯的接了,拍了拍他的小脑袋,“好厉害。”

    小澈不屑的撇了撇嘴,“熟能生巧而已,我都练了一个月了。”

    左小右不懂茶,喝着还是味苦。

    小澈看了她一眼,小手抓着茶盏像模像样的喝着,低头着不着痕迹地问,“今天来了,明天还能来么?”

    左小右差点一口茶喷出来,孩子就是孩子,装得再老成关心的问题还是这些“人生大事”。

    “嗯,当然的。今天是多出来的。”左小右摸了摸/他的头,这次小澈没有避开,眼里流露出一抹贪恋。动了动唇,想说什么,随后抿紧了唇,垂头轻问,“什么时候我们可以离开这里?”

    :左小右的小团子终于出现了,亲爱的们还喜欢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