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三十四章 辛苦了
    :

    小澈冷冰冰的眸子瞬间一亮,随后眸光一敛,面无表情地“哦”了一声,自己跳下高脚凳,回过身是在监控的死角,紧抿的唇角扯出一抹淡淡的笑意。

    爸爸出现了,爸爸会来救他么?!

    小小的眸子里闪着期待兴奋的光来,等心里的那阵小兴奋过后。方才转过小小的身子,淡淡地看了左小右一眼,“祝你新婚愉快。”看了一眼一样样被左小右端到餐桌上的菜,老气横秋地说,“不是还要去试婚纱么?快点吃吧。”

    “好,再等一下。”左小右从烤箱里取出一托盘的笑脸饼干,放了几块到餐盘里,剩余的晾开,又将布好模子的蛋挞放进了烤箱里。

    习惯地要去把他抱到椅子上,手刚伸过去,就被小澈推开了,“我自己会。”

    小人儿冷着一张脸,挪着小身子爬上了成/人餐椅。举起了餐具,“吃吧。”

    马上就要见到爸爸了,他可不能让左小右养成这种抱自己的习惯,免得被老爸笑话,男人怎么能让女人抱着。

    左小右夹了一块肉在他碗里,看着又沉重了的黑眼圈,心疼地问,“最近开新课程了吗?”

    “哦。”小澈淡淡地应了一声,“加了经济基础管理。”

    噗!

    左小右差点一口饭没喷出来,诧异道,“你才四岁学经济管理。而且,那些字你都认识了吗?”

    小澈给了她一个“你真笨的眼神”淡道,“老师读一遍,我跟着背。现在只是背诵,大了再理解就方便些。”末了还额外赠送了一句,“笨!”

    左小右看着懂事的儿子,摸了摸/他的脸,“辛苦了。”

    他故作轻松不过是不想让她担心而已,虽然现在的孩子本身就早熟,可是小澈已经会用自己的方法让她不去担心他。

    别过头将自己的小/脸抽离她的手,低头敛去眸中的湿意,“不过背书而已。”抬起头时又是那淡漠的样子,“快走吧。耽误了事下次就不好过来了。”

    说着跳下凳子,“我吃饱了,去上茶道课。”

    他跑得很快,仿佛像是在逃,小小的身子像把小箭冲出厨房。

    他才不要在她面前哭,男人不能在女人面前掉眼泪。

    左小右并没有追过去,她默默地站起身将晾好的笑脸饼干一个个装进密封罐里。

    啪嗒!

    一滴眼泪落在笑脸中央,慢慢晕染着加深了巧克力的颜色。

    等蛋挞好了,她才端着装了点心的盘子,送到茶道客室,默默地将点心放到茶席上,冲授课老师鞠了一躬,悄然退开。

    一切谦恭有度,安然如惜。可是当引擎发动的瞬间,她终于忍不住嚎啕大哭起来。

    她的孩子在为她受苦,他才四岁,从来没见有去过游乐园,从来没有被妈妈好好拥抱过,那张有着夜睿影子的小脸从来没有露出过同龄人该有的表情,笑也好,哭也好,她从来都没有在小澈的脸上见过。

    压抑着高兴与难过,这就是她儿子的童年。

    手机响了,“妈妈”两个字在屏幕上闪动,擦干眼泪,接通电话时又是明媚开朗的模样,嗲嗲的撒着娇,“妈妈……”

    “我现在就过去了,但是我口红断了,我去趟商场再过去。”听着佐薰话语里的急切,自信道,“妈妈放心吧,我会搞定他的。”

    挂了电话,目视前方,已然是坚定的模样。

    半个小时候左小右进了本市最大的商场,买了口红后转进了洗手间,推开杂物间的门。

    大隐隐于市,恐怕没有人知道这个商场的某一层女厕的杂物间里竟然隐藏着通往对面街道大厦的通道。

    宽大墨镜挡住脸,修身的连衣裙变成了衬衣牛仔裤,黑色的贝雷帽拢住了那一头青丝,唇角是自然的粉色没有一点口红的痕迹。一眼看去就是普通的街头青年,雌雄莫辩。

    大厦最底层属于同一样公司,左小右进了一间独立办公室,关门,摘下眼镜,同时办公桌后的人也因为开门声而抬起头来。

    “学长,辛苦了。”左小右冲年轻的男人鞠了一躬,笑容嫣然。

    “本份。”卜俊杰掩去眸中因她而出现的光彩,神色有些严肃,“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还要特意跑一趟。自己处境多危险不知道么?”

    “学长,先别说我了,给我倒杯水,渴死了。”刚刚在别苑光顾着跟小澈说话连水都忘记喝了。

    卜俊杰看着她咕嘟咕嘟一口气喝了半杯水,又有些心疼,又要再续,左小右摆摆手,“我时间紧,就跟你说两句话。”

    卜俊杰这才慎重的坐下,问,“什么事?”

    “我明天结婚了。学长应该看过新闻了。”左小右看着他,“结婚后,我会怂恿萧夜跟佐薰换克莱斯家族的四大秘药……”

    不等她说完,卜俊杰立刻接口道,“那样一来佐薰第一个就要除掉你。”看着她神色紧张道,“千万不要做这种事。左少知道么?他如果知道肯定不会让你这样乱来的。”

    左小右摇摇头,“他现在还不知道。”

    左少卿是支持她对付克莱斯家族,但是那也只是在商业上的敌对,让克莱斯家族从此从商业世界里消失,这是她和左少卿的计划。

    可是,这从来都不是左小右的计划。她要为爸爸妈妈报仇,为夜睿和左少卿报仇。克莱斯家族的秘药是他们登上贵族的捷径,她要用曾经帮这个家族登上顶峰的密药成为他们坠入尘埃的原罪。

    粟基害死了她的父亲母亲,害了夜睿和左少卿半生受苦,她苦熬五年,不是为了让她们变成穷人,而是要他们去接受该受的惩罚。

    卜俊杰立刻拒绝,“不,我要告诉左少。两年前左少派我过来协助你,保护你,而不是看着你去飞蛾扑火去送死。”

    左小右并不有去试图说服他,接着道,“随意。我只是想告诉你,提前把我们所有资金准备好,如果萧夜不同意,到时候你这边就派人去找佐薰,就说是萧夜的人。以定金为诚意,引佐薰动心去找萧夜睿。”

    说完就站起身,戴上墨镜,欲推门时,她转头看他,“这两年谢谢你,学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