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三十五章 试婚纱
    :

    卜俊杰看着那似还在颤抖的门,唇角扬起一抹苦笑。

    五年前因为左小右他被夜睿打垮得了抑郁症,两年前左少卿找到他,告诉他有一个可以让他重新站起来的机会,那就是为他去守护左小右。

    “守护左小右”五个字让他沉睡了三年好斗志觉醒,也让他重新来到她的身边。

    三年岁月,她已不可同日而语。

    通过左少卿的帮助和投资,她已经坐拥百亿资产的投资公司幕后老板。她明丽果断,不再是当初那个小心谨慎,谨言慎行孤儿了。

    他才知道自己不是来守护她,而是来协助她。

    现在的她已经强大到不需要他的守护了。她的事情他知道不多,她不说他不问。但是,他知道她在报仇。

    手虚虚地伸向了门,仿佛地阻拦什么,最张还是默默地将手收了回来。苦笑着摇了摇头,现在,他已经只能看着她的背影了。

    没有犹豫地将左小右刚刚的话转述给了左少卿,然后根据左小右的指令将公司资金提现,为她备用。

    追不上她,那就助她前路安稳!

    左小右到婚纱店的时候,萧夜已经试完自己的礼服了。看她过来,礼貌地点点头,蓝色眸子里的怒气立刻消散,那压抑着想要抱她却不敢抱她的样子,让左小右松了一口气。

    看来这个男人对自己很宽容。

    “yoyo,我的礼服已经试完了。很抱歉,我还有会要开。期待明天的婚礼。”萧夜十分绅士地亲吻了她的手背跟她道别。蓝眸子里那迫切想要将她据为已有光芒让左小右忍不住瑟缩一下。

    “很抱歉,我迟到。”左小右提着裙子向他施礼道歉,拼命地赶了没想到还是迟到了二十分仲,还好这个男人没有跟佐薰告状。

    “明天见,我的新娘。”男人带着他的助理匆忙的走了。

    “yoyo小姐,萧总为您预订了十款婚纱,在这边请跟我来。”婚纱店是萧夜名下的服装公司,所以礼服事项佐薰都交给了萧夜这边来办。

    “好。”跟着工作人员来到一间试衣间,滑动衣架上挂着十件风格不同的婚纱。

    左小右有些晕,因为这是一间三面都是镜子的大房间,除非了那十件婚纱什么都没有。

    “yoyo小姐,我来帮您。”服务员热情地伸过手就要替她解连衣裙的后拉链。左小右连忙退开一步,“不用不用,我自己来。你先出去吧,我需要帮忙叫你。好么?”

    “好的。”服务员十分干脆的退了出去。这可是她未来的老板娘,人说什么就是什么。

    跟一个自己不喜欢的人结婚,左小右对于穿什么婚纱并不在意,但是为了方便日后应付,她还是每件都试了一下。

    其中有一件是她喜欢的,那件礼服其实并不那样奢华,但是像极了五年前夜睿向她求婚那天她穿的白色掐腰长裙,雪色白纱上镶嵌着层层银丝,灯光下熠熠生辉。

    这条裙子她是不可能会在婚礼当天穿的,因为佐薰会怀疑,可是现在,她好想试试。

    身上的连衣裙落在脚边,左小右兴奋而小心翼翼地将自己套进那件婚纱里,是根据她的尺寸量身定做的,所以严丝合缝,身后的拉链凭她自己只能拉到一半。

    她没有叫人帮忙而是呆呆地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冲着对面的镜子缓缓地伸出了手,仿佛那天彩虹桥上,她将手伸向夜睿,嘴里说着,“我愿意。”

    脑子里的画面那样清晰,可是明天她将是别人的新娘。

    眼泪溢眶而出,压抑不住心里的沉痛,左小右蹲下/身,将脸埋在双掌中,小声的抽咽。

    虽然想了种种办法去避开跟那个男人共处的夜晚,可是她也做好了万一的准备,而那个万一一旦发生,她还有什么资格再回到夜睿身边。

    “吱呀”的开门声惊得她连忙就着衣裙下摆擦了眼泪,慌忙站起身,看到来人模样不由大惊。

    “你,你怎么来的?你你,怎么进来的?”左小右指着正倚着门冲自己笑的夜睿惊讶地合不拢嘴。

    刚刚还在想他,他怎么就出现了?!

    “想我了么?”夜睿顺后将门上了锁,一步步向她走去。不同与五年前总是正装头发打理整齐的模样,现在的夜睿都是随意的休闲装扮,头发自然松散,额前垂着留海,慵懒恣意。

    想,当然想。刚刚就在想你。

    左小右咽了咽口水,身子像被钉子钉在了原地,“你,今天不是周五……”

    “我知道。”夜睿爽快的接口,漆黑的瞳孔闪着懒懒地笑意,“周五该是你找我。今天周四,所以,我来找你。”

    “怎么这样!”左小右脑子一闪,这才惊觉,“我明天要结婚,明天我不能去找你。”

    “那可不行。”夜睿已经来到她的面前,习惯地圈上她的腰身,挑起她的下巴,“说过的话可要算数。”眸光闪闪,笑容狡黠,“要不明天我去找你也一样?嗯?你的洞房花烛夜本该是我的。”

    “你疯了。”左小右吃惊地看着他。如果是别人她一定只当是玩笑,可是夜睿从来都不是那种说说而已的人。

    “我当然疯了。”夜睿将她推到镜子墙上,手指无限留恋地沿着她的脸蛋线条游走,眼里深发寒潭,“五年前我就疯了。”扣住她的下巴,温柔地亲吻着,声音性/感无比,“所以,不要忍我生气,不然,我会疯的更厉害。说不定,什么时候就当众要了你。”眼眸深了深,“怕么?”看着她越来越惊惧的眼眸,嗤笑一声,“要不然,做给你老公看。嗯?”仿佛在那个场面,扬了头,双眸半眯着,唇角勾起一抹嗜血的笑意,“一定,很舒服。”

    看着他沉醉的眼眸,左小右想到当着萧夜的面跟夜睿做那种事,莫名打了个寒战。她所有的计划都在萧夜身上,可不能出了岔子。

    看着这样的夜睿她好心痛。手温柔的抚上他的脸,柔声安抚着,“不要这样好不好。过了明天,我一定去找你,好不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