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三十八章 被下药了
    :

    雪色蕾丝连衣裙,接着是鱼人之泪,虽然都只是有些相似,可是,为什么?

    这一切是巧合,还是萧夜的试探?!

    那个看似深爱她,尊敬她,彬彬有礼的男人,到底是听到了什么样的风声和传言,起了什么样的心思才会有今天这一连串的巧合?!

    心被震撼的同时,左小右心里盘旋出一个个问号。

    以前“左小右”这个身份像萧夜这种身份的人应该很陌生,除了夜睿的那一次求婚。事后她也看过新闻上的求婚视频,基本都是远景,并没有她的面部特别写。萧夜应该不会对自己的身份起疑才是。

    或许,就只是巧合,毕竟设计师都爱向“经典致敬”。

    左小右晃了晃有些昏沉的脑袋,摆了摆手,“我先回去了,东西都送我家里吧。”

    这是这两年经常出现的症状,只要人一疲劳头就会头疼,江浩东的意思是忘情水的后遗症。

    左小右把咖啡放下,直接出门开车离开。

    可是开着开着人就不对劲了,不但头痛欲裂而且身体十分炙热难耐。

    她并非五年前不经人事的少女,自然知道这种情况是被人下了药。

    她立刻变了道直接往莱茵居方向而去。这个时候,她能找的只有夜睿,只能是夜睿。

    欲/火灼烧着她的神智,可是她却加大了油门。

    有人给她下了药,不可能会那样轻易让她离开。她一定要赶紧离开这里。

    她的身后紧紧地跟着一辆车子,驾驶室里赫然是陈岳,副驾驶坐着的当然是艾莎。

    “你那药到底有不有用?她怎么现在还不停车?”陈岳冷冷地盯了艾莎一眼,“你可千万别骗我。”

    “我骗你/干什么!”艾莎没好气地道,指着他一字一句地提醒,“别忘记了答应过我的事。”

    陈岳一把拨开她指着自己脸的手,更豪不在意道,“放心吧,只要我睡了yoyo,别说下月娶你,明天娶你也行啊。”

    艾莎这才放下心来,同时心里似万蚁啃咬。脸色渐渐狰狞。为了不嫁给楚雄,也为了将来安逸的生活,她只能这样。嫁给陈岳过做他的太太,而将来,她也答应会不断给他制造跟左小右独处的机会。

    “她不行了,她不行了。”看着前方左小右那辆摇摇晃晃地开着,陈岳的脸上露出垂涎的笑意,加了车速追了过去。可是左小右却越开越快。

    虽然弯弯扭扭,可是速度却越来越快。

    “她想死吗?”陈岳睁大了眼睛。虽然去往郊区的车道上没有什么车,可是她不知道撞到路边的护拦吗?

    “她肯定知道自己中药了。快点追上去拦住她。”艾莎没由来一阵兴奋。

    她一定要拍下左小右跟陈岳在一起的视频,然后明天晚上发给萧夜,让他看看他心心念念求娶的克莱斯冢的大小姐是什么样的**荡妇。

    莱茵居的书房里转出一个人影,“少爷,左小姐的车进监控区了。”

    修长的手指在键盘处停住,冷俊的面容从电脑后台起头来,紧抿的唇角扬起一抹笑意,“这回倒是主动。”一顿,“把画面接过来。”

    片刻,屏幕墙上就出现了左小右那辆歪歪扭扭跑车,不远处的身后还出现了一辆车。

    看样子左小右是在躲后面的那辆车。

    眸光一闪,“拦下那辆车,必要时做掉。”

    修长的手指飞快的在键盘上敲击着,完成了最后的工作,关上电脑。飞快的冲下楼去。

    左小右的来势很快,到最后的时候她只能本能的开车,当看到莱茵居的铁门时,心一松,立刻踩下油门。但是还是晚了一步,车子重重撞上了铁门,把那沉浸了数百年的大门撞得凹了一个洞。

    夜睿打开门车,看着她那妖/娆的小/脸从安全气囊里抬起来,悬着的心松了下来。

    “不是刚刚给过,这么索求无度可不好。左小右!”知她没事,夜睿撑着车门看着她调笑,手却已经去牵她的,刚一碰到那熟悉的柔胰却不是平日的清凉,而是炙热烫人。

    “跟你学的。”左小右颤抖地握住他伸过来的手,那温凉的触感让她下意识将自己炙热的指尖在他的掌心摩挲着。

    夜睿立刻拽住了她的手往外一扯,左小右脚还在车里,上车已经扑在了他的怀里。夜睿双手穿过她的腋下,微微用力便将她从车里拉了再来,压在自己怀里。

    刚一碰到他的身体,左小右的手就不规矩地在他身上游走,纤细的小手塞进了那大敞的衬衣领口。刚一碰到那光滑的肌肤,眼眸便舒服的眯了起来低声轻吟。

    夜睿就那样站着不动,任由她将在自己身上上/下/其/手。

    “夜睿,我难受。”左小右解开他的上衣,娇唇吻上紧实的胸膛,带着迫切的啃咬着。

    “左小右,让我看看你这几年学到的本事。嗯?”夜睿勾起她精致的下巴,看着那水汪汪的大眼里流露出茫然的神色,胸口像是被什么东西狠狠地挤压着。这样的眼神就是五年前左小右的模样,可怜兮兮地像一只茫然的小鹿,让人忍不住想要欺负,抓进怀里狠狠地蹂/躏着。

    “夜睿,你,你现在就要履行情人的本份。”左小右扬头看他,媚眼如丝,手指在坚实的胸膛上画着圈圈,沿着性/感的中心线缓缓向下移动,停在腰带处,随手扣动……没动,再扣,还是没动……

    性/感魅惑的人设瞬间崩塌,她又是五年前那个想要迎合他却解不开腰带小笨蛋。

    “左小右!”夜睿将她打横抱起,脚步急促地往大门走去。

    “夜睿,夜睿……”左小右半闭着眼睛在他身上摸索着,身体的每一处都灼烧着难受,她将像个八爪鱼一个样攀附着他。

    胸前的肌肤摸热了便转移到肋下,肋下的肌肤同她一般滚烫了便又往外下。

    扣不开腰带,小手直接塞进了裤腰,感受着他在倾刻间膨/胀,那纤细地小手迫不入及待地笼住了那他的硕大用力往外拽。

    “左小右,断了你就别想用了!”夜睿低喝一声,将人往床/上一扔,膝盖顶/住了她不安分的双/腿,看着她不断躁动的身体,身子欺了过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