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三十九章 想听一声我爱你
    :

    夜睿制住了她的双/腿,她的双手一刻也没有停歇,不一会就将自己的衣衫扯得七凌八落,身体难耐地扭动着,在夜睿的身体覆过去的瞬间,她立刻像一缺水/多时的鱼,紧紧地扒了过去,毫不犹豫地摸去男人的胯下。

    “左小右,你可真淫/荡。”明知道她是被下了药,可是当她的手握住他执着的男性时,他还是忍不住讥讽她。

    左小右手上的动作煞然停止,明媚的双眸蓄满泪水。然后,松开手,推开他,抖着身子爬下床。

    “去哪里?”夜睿一把拽住她将她狠狠贯回在床/上,再次压了过去,这次却是无论她怎么推都不起身了。

    “我去找别人。”左小右身子痒麻的难受,可是刚刚夜睿那句话真的刺痛了她。

    是,五年里佐薰亲自传授她勾引男人的手段,甚至包括床/上技巧。佐薰想让她做扬州瘦马。可是直到现在,她都只有他一个男人而已。他怎么可以这样说她!?怎么可以?

    “找谁?”夜睿一把掐住她的下巴,冷冷地问,“在你肚子里播种的王二蛋?嗯?还是明天要结婚的未婚夫?嗯?”手掌握住胸前的玲珑,狠狠用力,看着她在痛苦和舒适间纠结,语气又温柔起来,“何必那么麻烦?既然来找我了,说明我比他们都能让你舒服,不是么?”

    “一点都不舒服!”左小右含/着眼泪咆哮,可是情/欲掩住了怒气,那本该火力十足的怒吼转出喉咙时竟成了带着幽怨的控诉,配上带泪的眼眸,十分可怜。

    “那,这样呢?!”夜睿看着她那惨兮兮的模样,手上的力量轻了几分。

    “不舒服。”左小右咬着牙没将那一声声娇/吟漏出唇来,推拒着在胸前放肆的手,却半分力也使不上了。

    “那,这样呢?”夜睿将另一只手移到腹下推入那早已泥泞的缝隙,轻啧一声,勾了勾手指,看着她咬着唇不断颤抖着,却愣是不出一声。扬了扬唇,挑逗道,“左小右,叫出声来,我就给你。”

    “谁,谁,稀,稀罕……嗯~哼~”话没说完就在他的逗弄下丢盔弃甲,最后的尾音再也咬不住,只能将那一声声浅吟溢出唇齿。

    “乖女孩。”夜睿伏在她耳侧低低的诱哄着,“说我是谁?”

    “夜睿!”她本能的反应着。刚刚夜睿在腹下的骚/动已经彻底击垮她所有的神智,她闭了眼睛,眉头紧紧地皱着,一味胡乱的摸索着寻找着能缓解身体空寂的那一部分。

    “告诉我,那个孩子在哪里?”男人的手指还埋在紧/小的腿隙,轻轻的勾动,却始终不给她更多她想要的。

    “在,不在……不在……”已经朦胧的神识里在做着辛苦地挣扎,“不能说……不能说……小澈,小澈……”

    果然有个孩子!

    夜睿眸光一冷,惩罚性地加快的手指速度,强有力的身躯禁锢着她不断乱动的身体,继续逼供,“那个男人是谁?”

    “没有男人,没有男人……”左小右只一味的胡言乱语。

    夜睿只好改问,“孩子的父亲是谁?”

    “不、有、说、啊……呜呜……”身份越来越空虚却一直达不到感观所要的位置,难过得她哭了起来,“夜睿,我好难受,我好难受……呜呜……”

    “不说就不给,说,孩子的父亲是谁?”夜睿冷酷地拒绝她,结实的大/腿压住她乱动的双/腿,让她只能徒劳扭动着身体。

    “我……”刚要说话,左小右的鼻尖便流出一抹鲜血,同是唇角也缓缓溢出一抹血来。

    夜睿眸光一冷,当即收了手,不敢再折磨,挺身进去,给予她最疯狂的律动。

    竟然下了这样狠的药,如果不及时解了,还会七窍流血而亡。

    左小右醒过来时天已经黑了,连忙惊坐起来,明天就要结婚了,她可不能在夜睿这过夜。连忙翻身下床找灯,眼前突然闪过一片白光,让她下意识闭上眼睛。再睁眼时,就见夜睿只用浴巾裹了下/半/身正倚在门口好整以暇的看着自己。

    左小右一低头才发现自己竟然不着寸缕,连忙扯过床/上的薄毯卷了自己,在地上翻捡起属于自己的衣物。

    “怕什么?你以为我被你榨了四五个小时还能再继续么?”夜睿走到她面前,将她裹在胸前的布料往下拉了拉,露出满满的青紫,“啧啧”两声,“怎么办呢?明天要做别人的新娘了,可是身上全是我的痕迹。”满意的自那些痕迹处拂过,惹得她又是一阵轻/颤,“你说,明天你的新郎看见了这些,会怎么样?嗯?!”

    左小右咬着唇没有理他,侧身要走,虽然当时她是中药神智不清,可是她记得他说自己“淫/荡”的话。

    “左小右,你这样可是过河拆桥,知道么?”夜睿掐住她的腰不让她走,舌尖描绘着她的唇/瓣,性/感的声音里带着淡淡的委屈,“你舒服了,就一走了之?嗯?!”

    左小右终于抬头看他,眼神比他还要委屈,“我才不淫/荡。”

    “笨蛋!”夜睿戳了戳她的鼻子,一如五年前一样,满眼的宠溺,“我喜欢你淫/荡的样子。”在她耳边低语,“很刺激。”

    看着她娇脸羞红的模样,不由哈哈大笑起来。接过她手里的衣服一件件替她穿上,“我已经帮你洗过了。现在就回去吧。”将她穿戴整齐,摸着她的脸,墨瞳柔情似水,隐隐带了一丝叹息和遗憾,“可惜,明天,不是我们的婚礼。”看着她,“只要你愿意,我就让明天的婚礼变成好我们的好不好?!”

    “不要这样。”左小右伏在怀里不敢抬头看他。怕看见他此时的深情让她羁绊在此,再也不舍得往前一步,怕看到他眼里失望和难过,让她没有勇气再将计划进行下去。

    “左小右,说你爱我。”夜睿将怀里的人紧了紧,伏在她的耳边亲叹,“好想听你说。我五年没有听到了,左小右,说给我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