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四十一章 族长之争
    :

    因为粟基的毒性发作时,变成怪物的夜睿就要不停不停地通过打机器人而将发泄毒性。

    从八岁到十八岁,整整十年。他打烂价值整整二十个的最前卫护岛机器人。

    所以,她想打他,这辈子都不可能。

    佐薰见自己打不过他,冲左小右使了个眼色,左小右立刻跑上台阶进了大厅,可是最后回眸时,却看见佐薰冲夜睿跪下了。

    “妈妈!”左小右飞快地跑了过去。

    待近了就听得佐薰恳切地哀求着,“睿儿,你放过yoyo吧,明天她就要结婚了。会有自己的生活,她未来的路还很长。你放过她吧,求你了。以前的事情虽然不是我亲自做下,但是确实是我疏忽所至,可是已经二十五年了,我和你爸爸都有了yoyo,你就不能放过我们吗?”

    “恶心。”夜睿抬起一脚狠狠地踹向佐薰的肩。

    “别伤害我妈妈。”左小右尖叫着冲了过去,挡在佐薰面前。夜睿虽然见她冲过来时收了脚,可是还是踹在了她的身上,左小右被狠狠地踢翻在地。

    “左小右。”夜睿连忙蹲下/身扶她,佐薰因为离得近已经第一时间将左小右抱在怀里看着夜睿一脸悲泣,“睿儿,你真的要杀了我们才甘心吗?!”

    左小右在佐薰怀里抬起头,万分歉意地看向夜睿,被他踢到的肩头痛得她直喘气,“我真的不是你要找的那个人。你,走吧。”

    夜睿没有纠缠,而站起来,居高临下的看着佐薰,“你尽管藏着,她现在是不记得得,但总有一天会想起来。只要她想起我,我就会立刻将她带走。”

    “yoyo,你没事吧?”佐薰连忙将左小右扶起来,关切地问。

    刚刚那一跪她是不因为夜睿,而是为了试探左小右。没想到她竟然真的回身来救自己。佐薰松了一口气,左小右应该没有恢复记忆。

    左小右就着她的手站起身,吃惊地说,“妈妈,刚刚我在路上看到新闻说艾莎和他男朋友出车祸了,怎么回事?她没事吗?”

    佐薰漠然道,“没事,我已经让勋儿去看她了。”扶着左小右往大厅走,“今天怎么回事,怎么又跟你哥搞在一块了?”

    左小右道,“我被下/药了,醒来后就在他那了。”

    佐薰只道是夜睿给她下了药,轻叹道,“是我的错,本来是想借你生日之际跟他缓和一下,没想到把你推到他面前。只希望他明天能安分点,别搅乱你的婚礼。”

    左小右好奇地问,“为什么爸爸跟夜睿哥哥的关系这么差?是不是因为我的关系?”垂下眸子,“是不是因为我抢走爸爸的爱,所以他才会那样恨,把我……”后面的话不必再说佐薰已经明白。

    “这是我们大人的事,你呀就好好的结婚,当你的新娘子。夜睿那边你不用担心,明天婚礼现场,我保证他不会进来干扰你。一会你就去后面温泉做个spa,然后过来吃饭。今天你兰姨也会过来吃饭,好好打扮。”

    左小右都一一应了。

    对于她这一点佐薰十分满意,一个月前萧夜在辰亦勋举办的一个宴会上看上了左小右,第二天就上门求娶,条件这优渥让佐薰根本无法拒绝。她虽然没有立刻应,但却跟左小右说明跟萧夜结婚对家族的利益,左小右虽然有些抗拒,但还是应了。

    萧夜是一个工作狂,他喜欢左小右主要娶她为妻根本没有兴趣花时间去追她,一个月为限,并承诺一切他那边筹办,而聘礼除了非常丰厚的现金还有很好的股权。那些钱对现在的克莱斯家族来说非常庞大,甚至已经带着家族经济的生死。

    所以左小右其实并没拒绝的机会,后来跟左少卿商量将计就计,这才有了现在的发展。

    因为有客人,所以晚宴设在宴会厅。

    左小右从后院光完spa温泉到宴会厅的时候辰亦勋一家已经到了。

    “兰姨好,姨夫好,表哥好。”左小右一一行礼问好后,这才在辰亦勋旁边的空位上坐下。

    “yoyo又长漂亮了。”辰大坐在佐兰边上看着左小右胖胖的脸上挂着祥和的笑。

    相比与辰大的温和,佐兰就端庄严肃了好多,看了左小右一眼,“yoyo,你这生日宴完怎么大家都不好,先是你跟那个前任左少卿一起上了新闻,现在艾莎又出事。明天结婚,可别了什么岔子。”

    “妈妈,你说什么呢。艾莎的事怎么能怪小右。”辰亦勋立刻接过话,不满地看了她一眼。

    虽然是自己的亲生/母亲,辰亦勋却更愿意跟佐薰亲近,他一点都不喜欢自己母亲那戾气外漏的样子。

    “好了,吃饭就别说这种扫兴的事了。”佐薰看了佐兰一眼,“这也就今天文龙不在,这要让他听见了,又该不好了。”

    佐兰不以为然地嗤了一声,“真不知道姐姐在想什么,都这么多年了……”

    左小右不想的这种长辈之间事,便放下餐具冲他们一鞠躬,“我吃饭了,妈妈,兰姨,姨夫,表哥,你们慢用。”

    “等等,我也吃饱了。”辰亦勋放下餐具,跟了出去。

    晚上的风很怡人,却没有旁边女子那样清丽秀诱人。

    辰亦勋看着她近日越发换发的神采,心里一阵阵空荡。

    “表哥,艾莎还好么?”左小右随意地问。

    “没有生命危险,但是可能这辈子只能坐轮椅了。”辰亦勋有些叹息,“陈岳变成了植物人,什么时候能醒来也是未知。”

    左小右“哦”了一声没有很多伤感,看向辰亦勋,“我去后面小厨房,你也要去吗?”

    “你刚刚没吃饱吗?”辰亦勋惊疑地问。

    “哪里吃过?!”左小右睁大了眼睛,“兰姨那样说我,我能吃下饭吗?”

    “抱歉。我妈妈,她就是在家强势习惯了。你不要往心里去。”辰亦勋斯文的脸上闪过一抹愧疚。这就是他不愿意回辰家的原因。佐兰总能让所有人都尴尬下不来台,还自以为优越。原来只是在辰家这样,这些年竟然在家族里也这样。

    “不用抱歉。”左小右不以为然地挥挥手,“听后院的爷爷奶奶们说,兰姨可能会是明年的家族大执事。到时候,我和妈妈都要搬到后院。”顿了顿,“可能还要搬出去呢。”

    克莱斯家族里佐薰和佐兰的族长之争终于已经浮到了明面上,这也是佐薰不断促成左小右和萧夜婚礼的一个原因。她要在这一年内,弥补回前两年的所有损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