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四十六章 左小右我看见了什么
    :

    左小右第二天醒来的时候脖子有些膈,好像枕在了什么东西上。

    夜睿?左小右又惊又喜,他还没有手。

    轻轻地翻过身,想要提醒他快走,可是甫一转身,就看了一脸的络腮胡子。

    啊!

    左小右差点尖叫出声,连忙捂住自己的嘴,缓缓地移动着息的脑袋,一点点地从萧夜的手臂上离开。可是到底还是惊动了他。

    “早上好,我的夫人。”又是那一口标准的英式英语。被胡子包裹的脸平静而温柔,那蓝色的眸子里闪着一抹柔情。又全然不是昨夜那变/态的模样。

    “早,早上好。”左小右没有从他的变/态模样切换过来,笑容有些僵硬,“昨晚睡得好吗?”

    说着顺势就坐了起来,庆幸的是她虽然被换了睡衣,但是还算衣着整齐。

    应该是夜睿换的。左小右松了一口气。

    “我昨天晚上……”萧夜仿佛对昨夜充满了惶恐,看着她十分担心地问,“你没事吗?”

    左小右连忙摇头,“没事,没事。”想到那夸张的自/渎器,脸色有些白,岔开话题,“我们先起床吧。”

    “好。”这时的萧夜又是十分克制的模样,他几次欲言又止地看向左小右最后什么都没有说,只是默默穿好衣物去了洗漱间。

    左小右看着萧夜的背影脑海里闪过一抹不可思议地想法,萧夜难道是双重人格的人?一个人的身体里装着两个人的灵魂。一个死板克制,一个邪恶淫/色?

    如果是那样的话,或许,更好办一点。因为白天的萧夜虽然死板,但人还是很好说话的。

    眸光转了转,左小右换好衣服也跟着进了盥洗室,在他旁边跟他一同洗漱。偶尔抬头看向镜子的时候,刚好会看到萧夜飞快低头逃避的模样,像极了恋爱期羞涩少爷的样子。

    “你,是不是不喜欢我?”左小右终于忍不住看着他问,“其实,要娶我的,从来都不是你,是不是?萧夜?”

    “什,什么?我先去上班了。”萧夜目光一闪,几乎是逃也似地离开了盥洗室。

    左小右刚刚不过一诈,但是显然,萧夜真的双重人格的人,而且他自己明显就知道。

    白天由萧夜支配,那晚上的那个人是谁呢?这两个人格里,谁才是说了算的那个,她的条件要跟谁去谈?!

    萧夜的城堡非常巨大,是夜睿居的四五倍,更是克莱斯家族的两倍。

    萧夜上班后,左小右便直接回了克莱斯家族。

    刚一进门,就立刻扑倒在佐薰的怀里呜呜痛哭起来,“妈妈,我们让萧夜提前履行合约行不行,我受不了,我真的受不了。别说一百天了,就是十天,我都熬不过去。妈妈,我好害怕,我会死的,我真的会死的。呜呜……”左小右嚎啕痛哭着。

    萧夜体内的双重人格到底是谁说了算,由佐薰出面试探,是最好不过的。

    “小右怎么回事?他打你了么?”不等佐薰问话,辰亦勋第一反应就是认为左小右被家暴了。

    那种事如此私/密,她又如何能话说得那样明白,只是看着佐薰,十分惊恐地垂下头去,“萧夜的两任前妻,不是被他打死的。”抬头看向佐薰,小/脸别过一旁十分苍白可怜,“是被他玩死的。”

    在那种高强度的自/渎器刺激下,人持续在一个高/潮点无法下来的时候,就会心脏超负荷而亡。

    萧夜的女人,是被真真被当成玩物玩死的。

    这一句话,虽不明确,但夜文龙和辰亦勋同是男人,又经历风尘,又怎么会不知道那话里的意思。

    夜文龙并没有多在意,在她眼里左小右不过是佐薰的一枚棋子,棋子的死活对他来说关系不大,所以他只是轻叹一声并没多话。

    而辰亦勋却立刻脸色大变,看向左小右,咬牙道,“今晚我陪你过去,他要再欺负你……”

    “你怎么样?”辰亦勋的话还没说完,佐薰就已经接过话头,嗔笑着看了他一眼,“你要闯进人家夫妻的房间阻止么?”

    辰亦勋一时语塞,毕竟确实是人家闺房之事,他闯进去算什么?!

    “可是,那也不能让小右被他那样糟蹋了。”辰亦勋十分不忿。昨天夜睿在左小右的婚宴上大闹,是他去追的,他没有把人抓/住让人跑了,本来就很窝囊了,现在左小右被萧夜欺负,他还是什么都不能做。那种丧气和无力感让他有些绝望。

    一生不能得到她,连守护她都没有资格么?

    “好了,这间是夫妻之事。”佐薰拍了拍左小右的手,柔声宽慰着,“有些人是爱玩些,花样多。但是他毕竟只侍候你,并没有在外面惹下情债。”看着左小右眼里的失望,她轻笑道,“不过,既然你担心,妈妈改日便去看看你,跟萧夜说说这事。”

    左小右这才松了一口气,一脸感激地看着佐薰,“谢谢妈妈。”

    临走的时候,佐薰突然道,“既然你已经结婚了,再去别苑已经不方便,往后便让小澈搬回主家来吧,周四你过来看他。”

    “谢谢妈妈。”左小右笑容满面,心里却恨得要命。

    这哪里方便她看小澈,分明是拿小澈来要挟她。

    她本来是想等事件一起,便让左少卿趁乱将小澈抢走。但是人一旦回了主家,将来事发小澈便更危险了。

    这些年她并不是没有想过让左少卿将人劫走,但是左少卿并没有同意。告诉她佐薰现在用小澈和她做一个彼此的牵制,用小澈牵制左小右,用左小右牵制小澈成为她的继承人。

    而且,一旦有一天小澈消失了,那最大的怀疑对像就是左小右,这就意味着左小右的五年失忆,白装了。

    一切都纠结成了一团。

    左小右回到萧夜的城堡又是晚上,这回她早早做好了准备,刚进房间便沐浴,等萧夜进房间的时候,主动的走了过去,抱住了他。然后三秒后,看着他咻然倒在床/上。

    “左小右,我看见了什么?”熟悉的声音在窗外响起,“你在谋杀亲夫么?”

    左小右回过头,就看见夜睿站在窗外巨大的梧桐树杆上,正趴着琉璃一脸戏谑地看着自己。

    :如果我说夜睿的势力从来没有消失过,你们信么……节日快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